期待不悲不喜,无奈不生不死
最近坑品糟糕,且可视范围内只有变坏的走势

贵族×武诚治

作为一个好写手当然要在过节时更画稿啊。西皮是唯一生产力。
不。
其实是被今天的笃震撼了不画画冷静一下可能会激动到七窍流血而死。

啊最近的脑洞里有背后写字的情节!是不是应该仗着心想事成的劲儿想点更赤鸡的(×

图源weibo@nomiyuiii

-竹马- 红桃A

2017上海高考语文卷偏题作文范例


 感觉今年就上海的还比较注重考思辨,挺喜欢,就拿来写了写,果然考场作文写多了,老想点题,差点忘了好好搞西皮。

对扑克牌占卜一窍不通就乱编的。


——————————————


持续在酒吧暗中观察自己跟小女生做所谓的扑克牌占卜一个小时,那个褐色顺毛的高挑男子终于是过来搭话了。

二宫把牌轻轻一握收得齐齐整整,扬起公式微笑,“这位先生,魔术和占卜,不知你对哪种比较感兴趣?”

二宫不是专业的魔术师更不是什么神棍,但凭着自己的爱好专长,下班后常到酒吧来靠着表演勾搭形形色色的人,一开始就是图个乐子,后来发现扑克牌占卜...

去影院再看一遍竹内姐姐的残秽。

中途去麦当劳打了个笃卡。
一口气买两个才发现我是一个人去的。
也好。
一口黄一口绿,翻来覆去辗转纠缠黄绿交融,把雪霜化为热流把距离化为乌有…
好甜啊。太齁了。
[托腮]

-竹马- 听说书童的职责是跟主人斗智斗勇 1.

又拉奇奇怪怪的郎,开前路叵测的坑了。随手(题目可见)的甜(或许)饼。

贵族×夏木胜幸(危险放课后)

这角色也算是个小侦探啦www

————————————

终于被摘下眼罩之后夏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刚才被扔上车时指甲划到的座椅皮革有没有什么痕迹。

幸好没花,可不能给人再抓什么小尾巴。

第二件事是扑倒窗边看车子是开到了什么地方,然而映入眼帘都是陌生。

不是东京对鸟取的陌生,而是日本对英国,二十一世纪对十七世纪的陌生。他们现在置身在一个大型公园一般的地方,不,应该说是庭园风景绝妙的聚落,建筑风格颇像欧洲宫廷样式,此起彼伏,层层叠叠。

不是吧?不管那个死御前住的是哪栋,我...

戒不掉

试玩了一下片刻的词卡。昨天抽到不能戒掉你。这种题目。不扯西皮还能扯啥。

=====

对于二宫和也来说,戒不掉的东西有很多。
比方说游戏和烟。
正好都是俗世里被又爱又恨的,当然,恨者理由更冠冕堂皇,所以可以直接说他戒不掉的这些东西,是应该被戒掉的。
但他是二宫和也。世界观素称清新奇特,本质上则是只要是我能跑的火车,都是真理。
或许也不全是火车。
毕竟他眸子里清淡得像只装着座活死人墓般,用不企图沾染人间欢乐的语调说反正人生就这点乐趣的时候,听者会忽然理解一切人世无奈放纵这点即春享乐,还大有释放自己的轻松。
他想要坚持的恶习谁也拦不住。
所以对于二宫和也来说,不需戒掉的东西有很多。
比方说相叶雅纪。

对于相叶...

签名签了老福特ID不知道有没有眼尖的看见(字丑这个因素影响比较大
PS.今天悟出了个道理,大大都是美的。

-竹马- 静谧年月 2.

久不动手没想到填起来的是这个。

到处是雷。很不现实的现实向。丧尸方面基本沿用海外多拉马的设定了,且假定人们本来对丧尸没有任何概念,这样。

————

垂在血泊里的手细微但高频率地震颤着,脉搏的鼓动在耳膜上重击,倚坐在墙角的相叶想要控制住过快的呼吸,肺部却痉挛般用力交换着气体,每一下都牵扯起整个胸腔的疼痛。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这次他们应该只用了十五分钟不到。解决这座三层别墅里余留的死体,将这里占为己有。

这是一座独立建在郊外农田边接近森林地带的房子,前方有树林遮蔽,后方农田空阔隔离公路又利于观察;除此之外,西洋式建筑比和式要稳固多了。对相叶和二宫来说再适合不过。

刚来时他们看别墅的...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