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红桃A

2017上海高考语文卷偏题作文范例

 

 感觉今年就上海的还比较注重考思辨,挺喜欢,就拿来写了写,果然考场作文写多了,老想点题,差点忘了好好搞西皮。

对扑克牌占卜一窍不通就乱编的。

——————————————

 

持续在酒吧暗中观察自己跟小女生做所谓的扑克牌占卜一个小时,那个褐色顺毛的高挑男子终于是过来搭话了。

二宫把牌轻轻一握收得齐齐整整,扬起公式微笑,“这位先生,魔术和占卜,不知你对哪种比较感兴趣?”

二宫不是专业的魔术师更不是什么神棍,但凭着自己的爱好专长,下班后常到酒吧来靠着表演勾搭形形色色的人,一开始就是图个乐子,后来发现扑克牌占卜更有人气,顺便以此混杯酒喝。

眼前的男人叫相叶,淡蓝色衬衫解了颗扣子,长袖挽到手肘下一寸,和二宫一样是下班后不想回家面对空荡房间的普通白领摸样。他没有在刚才的女孩们的位置坐下,而是走到了二宫的右边。

他眉眼处蒙上吧台的灯投下来的影子,却有挡不住的明媚,“魔术……倒是见识过了,占卜的话……先生看起来却也不像是会占卜的人啊”

二宫腹诽,刚才都看那么久了。

当然脸上还是客套的,他做出被逗笑的样子,“依先生这话,我该蓄上三十公分的胡子,带个三十公分的帽子吗?”

 

相叶看着他,也无声笑了起来,给他点了一杯酒。

 

一杯亚历山大被直接推到他左手边。二宫淡瞥一眼,什么玩意儿,哄女孩子的酒啊。

“先生不是不相信占卜吗?”

相叶无视他的问题话锋一转,“那你呢,你信吗?”

这问题被问到过,其实问这问题一般不是因为对方真的想知道二宫的想法,而是他们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相信。

“占卜只是一种预测,像是出战前的情报收集,而情报有真有假,现实更是变化万千。”

“那也就是说其实不准咯?”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二宫摸摸鼻子有些不满,眉毛一扬,“对于未来多点准备总是好的。”

相叶偏偏脑袋,“就这么凭直觉走下去不也挺有趣吗。”

二宫轻笑,“一盘棋尚不容一步走错,何况人生。”

相叶仿佛没听出二宫的不快似的,身子欺向前去,“这么说来,先生有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吗?”

二宫一愣,笑出齿列。

谁没有不知天高地厚地凭着直觉勇往直前过呢。

说来惭愧,这小小占卜测不出什么生死大事,但当初之所以能有一腔热血,不就是因为知道就算奋不顾身也不会真的死掉吗,殊不知人生里比死艰难的事多了去了,走投无路、进退两难、妥协、空虚、念念不忘,仿佛看得见尽头却走不到终点的归路。

 

“看来先生是坦坦荡荡地活到了现在啊,真是羡慕。”

 

“倒也不是,我有后悔的事哦,有件事情,的确让我一直想啊,如果能早点料到就好了……后悔得好像真的会死掉一样……”相叶用手撑起脑袋,侧看二宫眼里那丝变幻的光彩,“呐,请帮我占卜吧。”

许是错觉,二宫觉着这话在他说来,慵懒任性,仿佛在某个停电的夏日午后,满身大汗地向恋人索要拥抱时说的“帮我降降温吧”一样。

心脏悄悄躁动起来,一股热流颤颤巍巍地攀上头脑,他好像终于发现了,除了这条漫长的归路,他早已无处安身。二宫眼色一沉,沉默着娴熟地洗了牌,反面朝上摊开在桌面:“选一张喜欢的吧。”

相叶依言抽出一张,正要转过来看看,却被二宫一手夹住了牌,他舔舔嘴唇,说:“先生,这一步需要先让我看看的。”

相叶欲言又止,点点头,看二宫把牌收回去,仅看一眼,眉头紧了紧。

二宫把牌翻过正面,放到相叶面前。

 

“是红桃A呢先生……

“象征重遇故人,旧情复燃。”

 

两方的笑容渐渐凝固了起来,在暖黄的灯光下像被雨打湿的水彩。

相叶坐正,把反面朝上的牌收起,再正面摊开,指尖扫过半轮,抽出了牌列里的一张。

又是红桃A。

与仍放在桌上的另一张红桃A别无二致。

“比起占卜,果然还是魔术比较上手呢。”

相叶捏着牌,轻轻地说。

“二宫先生。”

被点到名字的人忽然又卸去了眼底的阴沉,愉快地笑了起来。

“你手心的汗都把我的牌弄脏了啊,相叶先生。”

被戳穿的人一怔,无奈地笑,他把手里的牌递给二宫,语气淡然,眼里却细细碎碎地闪着水光,“这是我帮二宫先生占的,真是巧了呢。二宫先生觉得……会灵验吗?”

二宫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眸子,接过那张红桃A,欺身上前,说:

“信,则灵哦。”

——————————

来自去年语文比数学还低的girl

忙到魔幻的日子里只想要一点留言。

评论(7)
热度(75)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