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永いやまい 2.

*借用失语症梗 1.

沉迷背太太环节repo被官方击沉产粮缓慢

这篇的nino可能是我写过的最别扭的……总有种感觉,nino是最不愿带爱拔桑去冒险(?)的,除非爱拔桑撒娇耍赖 霸道总裁起来,否则就只想把全世界的幸福安逸都塞给爱拔桑的那种……我在说什么……撒……

————


二宫没跟相叶说明自己得了这个玄乎的病,不想说也不能说。

他直接在相叶面前装一个普通的哑巴,还让松本一块儿录了个视频,他在那比手画脚,松本在一边猜他的意思,顺带抓住这个骂不还口的机会,深刻地批评了他开例会时偷偷玩游戏的行为。

相叶看上去是真信了,加上还在赶稿子,在家待着的时间不多,这事儿瞒着瞒着就瞒了一个星期。直到周六的早晨,二宫的脑袋还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地听到了谁在说,

“Nino,快醒醒!我弄好稿子了一起去看医生吧我预约了!”

正要捂上耳朵继续睡,二宫整理了一下听到的内容。

嗯……?看医生?!

 

从被相叶把三明治塞进嘴里再到拉进电车,二宫都还没想出什么好借口中途开溜,特别是现在他的手腕还被相叶钳着,像即将被拉进局里的逃犯。

电车里仍人潮拥挤,他们站在门边手臂紧紧相贴,二宫心虚,往旁边躲,结果他躲一下相叶就拉一下,推推搡搡间被相叶不知轻重地拽住的手,好巧不巧抵到了相叶的裆部。

二宫脸颊一热,恼羞成怒,手指一拈一弹,于是如愿以偿地观赏到相叶的变脸大法。

顿时两人一同弯腰扭成一团,一个疼的,一个笑的,也不管旁边的乘客不知发生了什么看得满头黑线。

二宫涨红了脸才憋住笑,到底怕自己捉弄得太过,用眼神问了句“大丈夫?”。

相叶见了,却不知理解成了什么,忽然展开皱着的脸说:

“吓死我了,好久不见nino开这种玩笑了,还以为你觉得我幼稚呢,刚开始的时候超寂寞的……”

许是因为相叶疼得眼带泪花,二宫看得愣了神。

他明白相叶的意思,他们两个body touch派在学生时代,男生之间的玩笑一点没少开,但自住在了一起之后,就没了这种玩闹。二宫没想到相叶原来一直都察觉得到他以为划得不落痕迹的距离,更没想到单是现下相叶说起这件事的委屈语气已经能让他满心柔软。

“不过这种事小孩子做就当玩玩,大叔做就会被当变态了……”

二宫眼神一凛,一爪子拍了上去。

 

单独进了诊室二宫便跟医生开门见山说了自己的真实情况,末了表示想请医生开个假药方,就按着咽喉问题开点药。医生倒也听明白了,但没同意,建议他去心理科瞧瞧。

“诶?”

医生解释道:“现在这个病症备受心理学界关注,有专家猜测病症只是心理作用,长期暗恋,情感压抑,导致患者在听到这个传闻后会对自己心理暗示,从而就真的不能说话了,虽然目前还没有实例证明,但你去心理科看看说不定还就治好了。”

二宫听着,暗想这么说来他不就是相思成疾吗?

这词蹦出来的一瞬间他心头有些不悦。他知道自己心里大抵还是孤高清冷的,对人事的沉迷从来是掂量好了分寸,虽然早知这个病已经是自己对相叶有意的证据,但今天这样被挑明立场归进了卑微渺小的苦恋者行列,还是让他突如其来地,有些不甘。

真的有那么喜欢那个笨蛋吗?“相思成疾”什么的……也太糗了……

 

不管怎样,能解决这个麻烦当然是好事。但二宫到了心理科各样查一遍,结果显示压力指数并不高。

医生边记录结果边说:“很少见你这样的啊……”

“欸?”二宫紧张起来。

医生沉吟一会儿,“一般暗恋失语症患者精神状况都非常糟糕,尽管表面还风平浪静,但心理上已经将自己逼到了绝境,但你的结果看来与没有患病的人一样正常,而这种正常却偏偏是反常的,就像是已经患过这病,获得了抗体一样,习以为常了。”

二宫怔忡了一下,只得苦笑。那么多年了,是该习惯了的。

最后不得已还是故技重施,请求医生开了抗抑郁的药,在病因那里写上工作压力。

走出诊室便见相叶担心的脸,二宫边走去取药的区域等候,边用相叶的手机给他汇报诊断结果。相叶着急,凑过去二宫边打字他边看,看到“工作压力”几个字终于松了口气,二宫感应到了似的,写道:“所以说只要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就行了”。

等了一会儿却没相叶的回应,二宫扭头,发现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抬起来打字的手臂上,上面有一道刺眼的疤痕,是大学时在棒球队训练时被一垒垒包上的钢丝划到的,他记得当时看见血流出来的时候,脑子里还没反映出来疼痛,就被从二三垒之间的外野冲过来的相叶拉去了保健室。

相叶伸手,轻轻碰了碰那道疤痕,喃喃道:“明明我就在离你那么近的地方啊,一直都在啊……为什么总是保护不了你呢……”

二宫看见相叶黯淡得深沉的目光,忽然感觉手上的触感放大了几百倍,噼里啪啦地传到心里,带动起心跳过快的频率。

 

离开医院后相叶以减压为由拉着二宫去理发,结果双双剪了清爽的短毛,回程路上吸引到的眼球增加不少。

相叶走在二宫身旁,突然有些不忿地说:“嫌だなー为什么nino剪短了看起来那么嫩,我看起来就那么……”

二宫得意地用眼神斜睨向他,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相叶把手绕道后脑勺铲铲发尾,叹了口气:“那么撩。”结果说完就害羞地自己捂起了脸说“啊哈子卡西!”,路也走不动了似的停下来镇静镇静心神。

无法开口吐槽的二宫在一旁哭笑不得,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这个笨蛋在黄昏树影下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舒服,于是伸手上去拉开他捂脸的手,对他灿烂的笑脸用唇语说了句“笨蛋”,然后也掩抑不住地笑了起来。

他可能真的喜欢这个人喜欢得要命。

这个念头突然清晰到尖锐。说不出什么深刻的理由,或许只是因为长的好看,最多不过是因为他能不遗弃他这个心性冷漠的人类。可能就是这样肤浅的喜欢吧,却仅是想到就整颗心都涨满,手足无措,只能像寻找氧气一样寻找他的身影。

可是这种心情翻滚出了浓烈的酸楚。如何是好呢?他再也没有办法堂堂正正地、心甘情愿地当好朋友这个角色了。

二宫松开相叶的手,下了一个决心。

 

只要以相叶读不懂的方式来告白,就可以解除这个可怜的病症了吧?

 

第二天早晨相叶起来时,发现摆在书桌上的书籍装帧设计稿上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黄色笔写着,

“すきだよ。”

但在“す”和“き”中间用绿色笔加了个“て”,像在课本上乱涂乱画似的。

“‘很棒哦’?”

相叶愣愣地盯着字看了一会儿,笑了起来。

“谢谢。”


——————

便利贴如图




——————



定番求评论~




评论(21)
热度(203)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