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永いやまい 3.

*借失语症梗 2.

怎么又变周更了(躺。

——————————

球棒又一次挥空。挥棒带出的疾啸风声刺耳得很,二宫盯着发球机叹了口气。

“今天状态不太好哦nino,放松点嘛!”

一旁观看的相叶毫不含糊,给二宫递上水瓶,又揉肩膀又拍手臂,妥妥地当ACE伺候着。二宫被揉得痒,笑了起来,把球棒递给相叶,示意自己不玩了。

相叶皱皱眉,只得接过来,扭扭脖子耸耸肩膀,气势满满地说:“好吧,让我来帮你教训一下这个坏机器!”

二宫笑得更无奈,这分明是哄小孩的招数嘛。

昨天看完医生知道了二宫是因“压力”而失声,相叶今天又把人强行从床上捞起来带到了棒球练习场,说是要监督他舒缓压力。

二宫当然是拒绝过的。

他飞速在手机里打字抗议,“我觉得打游戏最减……”可惜还没打完就被相叶看见了,导致手机也被没收。

 

“哐!”

相叶旗开得胜,快速回身跟二宫击了个掌再迎接第二球,又击中了。

黑色眼眸瞄准目标的时候没了平日的温良,隐隐还闪烁着些戾气,鼻尖上渐渐沁出的汗水亮晶晶的,肢体动作总是展到最大,一点不浪费生得漂亮的纤长肢干。衬上他那件恰到好处地架在结实肩背上的格子衫,二宫恍恍怀疑自己穿越了十年时光,仿佛现下只是又一个无所事事的漫长夏休。

击掌被拍得通红的左手还有点发烫,二宫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该死,为什么还是不能说话呢……

 

今早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二宫真的慌了。难道一定要让对方接收到告白的心意才作数吗?这是要他明明白白地让相叶知道他喜欢他,还是躲避他甚至永远离开他以掩埋心意?

二宫不是会计较运气好坏的人,可现下的却不得不了。明明过往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他本来打算让这个秘密继续烂在心里,然后他跟相叶当一辈子朋友,最多图一点儿让相叶将来的妻子也羡慕的亲厚。但这个病破坏了一切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平衡——他可能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二宫一向可以毫不自谦地说自己之于相叶是特别的,非友情亲情爱情可以简单概括。但他现在算是看清了,他一点也不想要这种没用的“特别”,他要命地妒忌跟相叶交往过的莺莺燕燕,可以用肤浅的“他属于我”来标榜身份。

花了十几年,他只是玩了一个明知已经对他设置了无法通关的限制的游戏。他想起两年前忙婚活的时期最后一任女友跟他说过:“二宫和也,你知道吗,我在你的眼里看不见未来。看不见我的,也看不见你自己的。”

他开始迷惑,可能他真的走错了,还纵容自己将错就错拖延到现在,病入膏肓无药可解,一直站在现实与梦境之间,却不属于任何一边。

 

“Nino真的不要再试试吗?”

相叶打完十五球,中了十一个,看起来心情大好,点点汗水滴在他的白色内衬上,透出胸膛的肤色。

二宫揉揉脸,把脸埋在手里重重摇了摇头,突然走到相叶背后,伸出食指在他背上仓促地写了两笔,但仅是两笔,就停下了。

相叶的后背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放松,他琢磨了一下笔顺,脑袋一歪,说“su?是吧?su什么?”

背后的二宫捏住自己的鼻子,仿佛把一切烦恼委屈愤怒一件件憋回去似的,在相叶回头之前咧开嘴笑出了副他最擅长的调皮可爱的模样。

 

下午相叶继续带着二宫放松身心,二宫也没拒绝,最后便去了电影院。看的是票房口碑都不错的SF漫改,银幕频频投射出荧荧蓝光,二宫偶尔借拿可乐侧身瞥一眼,只见相叶看得目不转睛。

他们平时也会在家里看碟,一般是科幻、动作、喜剧,恐怖的两人都怕,战争的温情的相叶会哭,二宫绝对会直接过滤掉。除此之外两人倒还阴差阳错地在影院看过一部爱情片,讲的是纠缠十年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故事。

戏里女生调侃着说道,真是巧了,每次我失恋的时候你都在热恋,每次你结束一段我就找到新生,我们的空窗期好象永远都撞不到一起诶。

当时二宫听得身旁的相叶凑过来悄悄说,“诶,我们也是诶。”

二宫一怔,说所以呢。

“啊,”相叶忽然害羞了似的,“就,怕你会寂寞啊。 ”

“别说得好像纳了小妾对正室很抱歉一样。”二宫白眼一翻,趁着银幕暗下来的两秒释放了一下嘴角的笑意。

 

没看到一半爆米花就被吃完了,相叶换成托腮姿势,二宫猜测他大概是看困了。直到最后都没有太大惊喜,两人走出场,二宫却发现相叶也并无倦容,只是平日他无论如何多烂的片也能找到些闪光点,今天却只言片语带过了电影,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似的。

不过跟一个说不了话的人议论也没什么趣。

两人顺道去买食材,相叶的兴致这才又回来了,于是当晚二宫享受到了一大桌相叶亲自下厨的成果。

他们像往常一样手肘蹭着手肘入席,伴着综艺下饭。其实原本电视机线接的问题,坐在饭桌吃就看不着电视,相叶倒觉着没什么,但见二宫挺郁闷,就找人重新搭了。然后他借口说我也要看电视,由原来跟二宫打对面变成了并排坐,幸而两人一左一右开弓,倒也不碍事。

只是现下二宫没什么心思看番组,嘴里嚼着可乐饼,心里可惜了自己现在食不知味,侧头看看相叶,才发现他也吃得没滋没味儿的。二宫用手肘怼怼他,给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相叶扬扬眉毛,读懂了二宫的问题,笑笑道:“嘛,突然想起了去年还是前年一起去看的那部电影,nino还有印象吗?是部爱情片吧?”

二宫抿抿嘴,点了头。

“我忘记他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了欸,你记得吗?”

二宫心下一颤。

他也忘了。只记得后来他们的空窗期,终究是撞上了。

相叶的目光直接而纯粹地望过来,二宫似乎能感觉到不同以往的热度,他不敢妄测,但此刻脑海中仿佛被仅剩的一个念头填塞满了完全转动不了。

正胶着着,二宫的手机突然响了,几乎同时两人的视线在铃声里分散开来。二宫急忙起身去接。

“Nino,急事。”是松本,语气冷硬,二宫一听,进入待命的工作状态,“会社电脑被黑了,Y议员事件的决定性照片没了,你那有备份对吧?”

二宫紧蹙起眉心。那是他们小组蹲了大半个月才拍到的证据,原定在明天送去印刷的新刊上登。现在电脑被黑八成是走漏了消息,且松本虽不说,他也能想到丢失的资料绝不止这一样,怕是在边召集人手赶工边设法抢救。

二宫揉揉太阳穴,说:“有,新刊稿子倒数第二版我也存了,要不你还是等我一下吧,我这就回去……”

突然他的声音弱了下来,弱到停息。半晌后,他挂断了电话。

身后响起相叶的声音。

“Nino,你……能讲话了?”

二宫觉得眉心皱得发疼,但还是没忍住让泪水猛然注下,滚烫地灼伤眼眶,冰冷地流向胸口。

  

   

   

————

 最近在准备考驾照。正经的那种。

日常求评论~

评论(12)
热度(149)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