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永いやまい 5. (完结)

*借用失语症梗 4

内含一辆BB学步车,但还是不挑战老福特了……

——————

 

 

 

气味诡异的廉价香水味迎面扑来,身后是迅速落锁的声音,二宫终于回过神来了似的企图挣开钳住自己手腕的手,却被那手顺着力道窜上掌心,十指交错,更用力地握紧。

滚烫的汗液沾上手心,激烈的推搡间掌纹细细摩挲,痒痒的,直挠上心窝。

于是刚搭好的线路又火花四溅地崩开了,二宫颤抖着,只能任近在咫尺的相叶又把距离再拉近点,再一点,最后让它消失在了颈项之间。

 
 
  

猝不及防的重遇是在和松本约定的居酒屋。本来还奇怪怎么一向守时的松本迟迟没个踪影,顺着开门声扭头一望却见另一个熟悉的高瘦身影。

 

相叶径直走向二宫,眼睛里平静无痕。二宫这便明白自己是被松本卖了。但他费这么些功夫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在漫长对视里先败下阵来,二宫说不了话,只能苦笑点点头权当朋友间的问候。

相叶却没回应,把二宫的礼节晾在一边,低下头去酝酿半晌,突然掏出手机来打了些什么。时隔一秒二宫的手机震了震,他解锁打开,是相叶发的line。

 

“我也无法对你说话了。”

 

突然之间对文字识别能力失去了所有信心一般,二宫把短短一句话反覆看了三遍,瞪大了眼看向相叶。

只见相叶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挠挠后颈,用唇语说了句“搞砸了呢”,笑得苦兮兮的。

心跳心疼交杂混乱着,相叶恐怕不会知道此刻二宫有多想把整个银河系都塞到他手心,但理智尚存一息,又没收了二宫行动的资格。

不应该是他。

就算收集到全宇宙,交到他手里的人也不应该是他。

 

真的,搞砸了啊……

 

电视机的声音忽然攫住焦灼怔忡的人。

“近日,备受关注的暗恋失语症的相关研究取得新进展,昨日下午帝都大学正式宣布已有一名女性患者通过治疗达到痊愈,详细报导……”

 

两人对视一眼,一热一冷,都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二宫抢先,蹬开椅子往桌上砸张钞票,一把扯过相叶的手腕跑出了店。

他们乘上了前往帝都大学的电车。

沉默地并肩坐在车厢,迎着晚风跑了一路,满脸疲惫,在人群中像正在亡命天涯般,狼狈极了。

二宫知道,看懂自己的打算的瞬间,相叶就变了个脸色。他伤他的心了。但他自己何尝不疼,喜欢已久的人竟然站在自己面前把心掏出来给自己了,他却要推回去,还顺道帮忙把心门锁紧。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不用看也知道是相叶发来了消息,二宫不予理会,堂而皇之掏出手机来直接关机。

顿时感觉身边的人动作停止了一下。但相叶没气馁,转而掏出纸笔,飞快地写下一个个问句,接二连三递到二宫面前。

“为什么要治疗”

 

“为什么不告诉我”

 

“说出来不就解决了吗”

 

“你不喜欢我吗”

 

二宫看着看着冷笑了起来。

你真的想知道吗?你真的不知道吗?!如果现下能说话他一定会更咄咄逼人地回问相叶这两句话。他一把抓住又要送上新问题的本子,嘶啦嘶啦几下把笔迹凌乱的纸张撕下来揉成团扔回相叶身上,谁知却在抬眼投去怒视的中途被遮蔽了全部视线。

 

嘴唇贴上了一片干燥轻柔。

 

却只是短暂轻触,像仅仅为了给时间按下个暂停键好让二宫愣住乖乖地看着自己。于是相叶终于得了余裕,缓缓用嘴唇描摹出了二个音节。

 

ス。

 

キ。

 

二宫无法感知自己此刻的表情如何,但他看到相叶的眉眼渐渐漫出笑意,便知自己现在一定呆滞得可笑。无奈他只觉满脑子就剩下拥挤的粉红泡沫不断地膨胀爆裂,一个个发出可爱的吧唧声。

 

看,就两个字而已,但说出来了就是不一样的。

 

提示音响起,电车停在了陌生的站点,相叶看着发愣的二宫,完全没在意周围的乘客不动声色的打量,得意忘形般牵起他的手跑下了站。

 

“不去医院了。”

 

他能说话了。说得悦耳动听,勾人心神。

 

 

 

思维被淹没在直接越界的肢体接触间,磕磕碰碰翻来覆去都摸不到床沿,索性摔进并不算柔软的地毯,不浪费一分一秒去纠缠。

二宫觉得自己还是恶劣的。

能走进来,终归是有所期待。

 




仿佛为了什么节庆似的,两人心安理得地请了一上午的假,于是能一起出来吃个悠哉游哉的早饭。

叫不一样的定食交换着尝,喝不下的味增汤相叶自觉地端到自己的盘里。二宫擦擦嘴巴看着吃得只留给他一个发旋的相叶,突然觉得有点亏,好像恋人限定的兑奖券在朋友阶段已经用了大半了,现在再用也只是延续习惯。

似感觉到了二宫的目光似的,相叶抬起头来看他一眼,忽然咧开嘴笑了。

“笑什么?”二宫没好气地说着,却在发现相叶眼里暧昧火花的同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想起今早起来穿衣服的时候莫名迷离的气氛,明明三个小时前还光溜溜得坦坦荡荡,好整以暇的时候却反而害羞得小鹿乱撞。

 

好吧。到底是不一样了。彻底地不一样了。

 

两人对视着干干地傻笑了好半晌,相叶忽低垂了下眼帘,复又掀起,笑意里多了分认真,“Nino,别再替我选择了哦,我想要的只有你。”

二宫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耳朵,咬紧嘴唇镇定了下心神,才憋足了力气回道:“那请相叶桑也克制点,别又在公众场合乱亲人。”

听罢相叶的笑又回到了刚才没羞没臊的样子,一把拉过二宫的手来十指交错紧紧握住,翻来转去誓要欣赏出朵花来般,嘴里无赖地说:
“这可就由不得我了。”

毕竟有时候爱情就像恼人的病症,不知根难寻源,突然而至,操控起身体和灵魂,实非我等凡夫俗子能逃避左右的吧。

二宫不说话思索了一会儿,悄悄回握住了他的病友的手。

 

 

 

End.

————————

由于几乎全文N视角,在这补点可能需要的A视角:

爱拔仅凭NINO一次疏忽就那么确定NINO是患了失语症,是因为他其实本来就有怀疑过,在第一章里面他忽然说要陪NINO一起出门就是想在途中碰到第三者的时候求证一下,结果没成功,然后NINO装真哑巴,他就信了。但也因为是有过怀疑再重新信任,所以在NINO暴露之后他更加震惊和失落,敏感纤细的一面就占了上风,他觉得NINO宁愿离开也不肯告白可能是由于以这份感情为耻,于是他也不敢去打扰。直到NINO醉酒打来电话产生两个转折,一是他发现自己无法对NINO说话,二是NINO做出离开的选择其实也是痛苦的。于是认清心意且有了信心,决定去找他。

时隔多年填完了一个坑。嘎。开心。

还是那句,日常求评论~

评论(14)
热度(172)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