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戾气 1.

在又忙又丧两个月后醒觉一个宇宙真理:忙完这一轮,你就能去忙下一轮了!

……

于是决定破罐破摔想到什么写什么,写了什么放什么吧,是的,这就是没有大纲,写着开心的。

大学生NA,2X,二相。

——————————

二宫和也作为一个根不正苗不红的御宅族,日常拒绝一切打工除外的社会实践活动,直到大二才第一次当了回志愿者,还是在有千円酬劳的前提下顶替同学去的。好不容易一天工作结束了,大家嚷嚷着要去聚个餐。

 

一进店里就是招摇的烤肉香气和笑闹声,他们选了个靠里的位置,与前后两桌之间以屏风相隔。二宫坐在了最外面。

 

席间多是来自同一组织的,二宫基本不认识,仿佛被隔在另一个世界。其实他要想融入进去的话倒也轻而易举,只是他一天观察下来,好青年们的氛围并不适合他,明明谦逊却透着高人一等的气场,明明毛都没长齐张口闭口就是江山社稷。他觉得止步于点头之交挺好。

 

无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在别人把酒言欢的时候低头玩游戏,二宫悄悄张望四周,忽然听到了点后面那桌传来的声音。

 

大概是两个喝high的青年男子,一个哭哭啼啼被甩了多伤心多伤心的,另一个好言相劝不要紧前途光明。二宫正想着一个大男人得被什么仙子甩了才会哭成这样,却就听见了这么一句:

 

“他就是会喜欢那种女人的肤浅男人嘛,哪里值得你掉眼泪啊!”

 

……原来如此。

 

结果被甩的那个哭得更凶了:“可是他已经那么好了,我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人啊!”

 

劝慰的倒也毫不动摇,一大锅鸡汤劈头盖脸:“你怎么就知道了呢,啊?!你的人生才开始几年啊?你要相信一定有一个人在等着你,而现在这些波折都是为了让你自己变成更棒的人好坦坦荡荡地去迎接你的Mr.Right……”

 

“前辈!”

 

二宫微微一惊,没想到同性的前辈会那么耐心地开导一个同性恋的后辈啊,该说是温柔还是……

 

“前辈你也是过来人啊,圈里零多一少前辈都还没轮得上呢谁等我啦呜呜呜呜……”

 

……原来是好姐妹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被叫前辈的人终于是没了底气,重重叹了口气。二宫正暗暗吐槽这位的声线跟身份的反差,忽闻身侧骚动,扭头一看,席间一位好青年喝高了,一个没站稳直直往后倒了下去,身后的屏风紧随着也是哐当一声,后面儿那桌随即传来两声惊呼。

 

二宫暗道不好,赶紧走过隔壁把屏风扶起来,这才看见刚才谈话的两个青年。

 

也是学生样子,一个棕发细长条儿,似乎没有受伤,他扶稳了屏风之后就赶紧去看另一个趴在桌上的金发少年的情况。

 

“大丈夫?”二宫走上前去询问,只见喝得双颊通红的细长条儿恨不得一个拳头挥上来的表情:“你看着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

 

二宫眉头一皱感觉摊上事儿了,正想解释,那边金发少年抬起头来拉住了细长条儿,“前辈我还好……”

 

一瞬间两人对上了眼,金发少年哭得双眼通红,二宫顿时肯定了他就是被甩的后辈,现在还莫名其妙磕了脑袋,不由得有些许同情。

 

这时好青年们都跟着过来道歉,关切地看金发少年的状况,直接自报家门说愿意赔偿,细长条儿一听学校名,说“原来是同校的”,神色马上收敛了很多,似乎有意放过,谁知这时金发少年却忽然捂着后脑勺来了一句:

 

“我觉得以防万一还是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

 

众人愣了一愣,但好青年们当然不会拒绝这种请求,正想牵起少年离开,却被拒绝了。

 

“前辈们都喝了不少吧,就别陪我折腾了,相叶前辈你也是,不用管我了先回去吧,我想请那位看起来没有喝酒的同学陪我去,可以吗?”

 

少年手掌一摊指向二宫和也,眼里一改颓丧,熠熠生辉。

 

 

 

所幸白天没课。

 

第二天是周一,二宫一觉睡到中午才醒,在被窝里昏昏沉沉地念叨了几句,翻身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是下午,晚上有节选修,二宫随便填了填肚子,把要用的资料收拾一下,提早了点去教室。

 

选修的神经语言学,课件全英文,二宫企图复习一下无果,大概睡太久反而毫无精神,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啧。二宫想起昨晚的糟心事,深觉自己躲避麻烦的天性其实是极好的防御机制,昨天一定是被志愿活动好青年们传染了什么虚伪的热忱,才会陪那个倒霉的家伙去医院折腾到半夜的。

 

二宫趴下去想着干脆再睡一会儿,忽然听得身边的座位被拉开了。

 

选这课的人不多,现在空着的座位还有大半,而且也没有二宫认识的人同选这课。他疑惑地睁眼一看,瞬时瞪圆了。

 

是昨天那个细长条儿。

 

二宫偷偷看他坐下来掏出手机打开了line,用户名:Aiba Masaki。

 

一种莫名的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评论(4)
热度(77)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