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甜点店欺诈事件(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1

有明功一欺诈攻略(并不是

嘛嘛,纯粹是喜欢这两个角色,功一真是初心

好像没人写这对吧?波多野小腹黑的一面和只对2の3黑的爱拔很契合呢

有明功一(ありあけこういち)→有村一子(ありむらいちこ)

不知可能接受?


       下午五点十分,新开业的人气甜点店。

       选了靠窗的角落,刚好可以从落地窗窥探目标的距离。抿了口咖啡,还是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为了今天的会面,从每一句台词,到穿着的小配件,有明功一都花足心思,结果熬夜爆肝只睡了两个小时。

       不过想到这,功一不禁对自己的搭配感到得意。白色蕾丝花边背心,茶色针织中袖开衫,深红色长裙,褐色细带女士手表搭水晶链,用于遮掩喉结印花纱质围巾,再加上栗色微卷长发,侧梳到右肩,垂至胸前——不愧是研究了一摞杂志的成果,连自己都觉得可爱了呢。

       “哥哥果然是好这口啊。”

       收到定妆照后的静奈如此回复道。

       “我也是为了迎合那个29岁男人的口味啊!”

       功一有些羞愤。自己一个大男人频频以女人身份出没于一家甜点店,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啊。

       话说回来,这件事还不是静奈提议的?

       策划报复静奈的前任上司高山之时,静奈曾潜入一家刚开业的综合医院伪装护士,在高山住院期间照顾他。由于必须频频在医院里出入,静奈逐渐观察到医院的异状——总是强调什么高科技,说一堆专业名词,唬得患者一愣一愣的,实际效果如何倒是不得而知了。但看那里的医者,不是行为怪异也是有隐藏怪癖的,特别是那个每天下午三点,就算将患者置之不理,也一定要吃甜点的人。

       “我竟然被叫去买甜点了!”当时静奈是这样说的,“面对面都没发现我不是工作人员也就算了,只顾火急火燎地找巧克力草莓饼干,把自己的下午茶看得那么重要的医者,怎么会以患者为上!?”

       现下的医疗问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根本上大概还是利欲熏心所致,不为救人,只为钱财。真正仁心仁术的医者大概也不存在了吧?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劫富济贫就是“功一三人组”的“道”。只是这个“贫”是自己就是了。

       这个名为波多野卓巳的医者无疑是功一下一个目标的最好选择。

       策划刚开始时,高山还未出院,静奈既要照顾他,又不能与医院里的工作人员接触太多,以免暴露了身份。但如果将时间消磨在高山一人身上,又好像有点浪费。

       所以,在泰辅的提议下,功一只好将剧本的女主角改成了自己。

       今天的约会虽然是波多野提出邀约的,自然也是功一一手引导的结果。

       写剧本前,功一曾抽时间到医院里潜伏过,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小时,对静奈所述的现象已深有体会。特别是那个波多野卓巳,见到他笑得满脸褶子调戏女医师的样子,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样的人了吧?

       嘛,虽然要讨好这种人实在太为难自己,但是至少这样一来,骗他的钱也不会太内疚了嘛。

       第一次见就是在这家甜点店。

       故意和他在同一时间踏入店里,同时点同一款蛋糕,柜台前的异口同声,自然地带出四目相对,和害羞而友好的笑容。 

       那还只是“萍水相逢”。

       第二次见面,大概时隔两天,功一在波多野之后走进店里。他读到了波多野停住拿着马卡龙的手时,眼底的一丝惊喜。

       哼,上钩了。功一暗笑。

       波多野主动地递上了名片,礼貌地询问了功一的名字。

       “一子。有村一子。”

       “一子?”

       “很奇怪吗?”

        “啊不是!……很有趣哦。”

       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状。


       虽然至今未明“一子”有趣在哪。但波多野敢于打直球把自己约出来,也使计划进度加快了不少,功一还是很满意的。

      功一不禁感叹,最近的衣冠禽兽们难道是藏得越来越深了么?若不是早知他的真面目,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黑色顺毛、彬彬有礼的人,会是个虚伪的医者。

       倒像什么邻家大哥哥之类的?

       作为长子,在父母去世后,肩负着弟弟妹妹的未来和报仇的使命,这十四年来,大概没有哪个“哥哥”会比他更憋屈。他的生命,早就融在了责任中,甚至没有权利说“自己”。

       但有一个哥哥……是什么感觉呢?

       功一不是没想过,或许,那样也不错。

       但功一清楚,这种假设根本连深入一点的价值都没有。

      

       将剧本又从头到尾地过一遍,其实这跟前两次欺诈走的都是一个套路,策划邂逅,相识,在对方被迷得七荤八素之时,告诉对方自己因什么重要的事急于用钱,顺利的话就只等汇款了。
       今天只是吃个饭,好难创造机会啊,不过旁敲侧击地提醒他我缺钱的境况倒是可以的……

       从陌生人到能借钱的关系,究竟需要怎样发展?说真的功一也没有把握能有什么发展,对方别发现自己是个男的就谢天谢地了。但难道是女性的话就要有大进展吗?那会不会在自己注意不到的片场,静奈也吃过亏!?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妹控的心顿时被抽空了血。看来自己出马是个正确的决定。 

       功一把已经冷掉了的咖啡大口灌下肚,算是定定惊。看了下老式挂钟,六点十五分。 约定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分,迟到四十五分钟应该不是一个合格的医者的时间观念所允许的吧? 亏我还请假提早来。 

       续了杯咖啡,坚决不点甜品,厚着脸皮赖到了七点。功一终于是抵不过店员桑的目线和每分每秒工资逝去的心痛,决定到医院去找找。 

       虽然不大相信这人是因为工作而违约,但如果他真的还在医院逗留,此时来个突袭,大概会很惊喜吧? 

 

       “哥哥你怎么来了?”

       首先找到了静奈。冷艳的浓妆加上护士服的样子,看得功一愣住了。

       此时静奈也暗暗佩服她老哥竟然真的敢穿着女装到处走。

       “波多野放鸽子了,他还在吗?” 

       “哦。好像今天下午接诊了一位重症患者,那几个怪才在开会讨论治疗方案。”

       “哦?”真的是为了工作啊……“他在……”

       “那边的办公室。大概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哦。“静奈一直麻利地收拾着医务车,看来真把自己当护士桑了。

       妹控的心顿时又开始失血,忍不住开始了长篇大论的自我保护知识教育。

       “哥哥!”

       静奈打住他的话,无奈地将他推去办公室门前,

      “啊不,是姐姐——在这儿等着吧!我们的当家花旦!”

       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窥探到那个黑色顺毛的人与另一个白大褂争论的样子,似乎有些严肃。

       看起来还要一点时间啊。

       不好被太多人看见,功一还是决定在医院楼下大堂等候。

 

       八点四十六分。

       一袭黑色西装的波多野冲出电梯,径直奔向门口。

       “波多野さん!”

       那人顿时停了脚步,颤着呆毛回了头,漆黑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有村さん?”

       但下一秒眼白就消失了,某人双手合十,皱着鼻子,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边跨步走近功一。

      “真的很对不起有村さん!今天临时有个很重要的会议,一时忘了约定,本来想通知你的但我好像没有你的联系方式……真的很抱歉!”

       看着面前慌乱解释的人,功一暗笑着皱起了眉,带着怒气道:“波多野さん日理万机,也是没办法的事嘛。”
       “啊,不不,无论如何,没有按时赴约就是我的错了……还让你等那么久……啊,有村さん该不会还没吃晚饭吧?”
       “是的呢。“功一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波多野顿时又皱起了脸,“这可真是糟糕哪……”
      “那波多野さん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饭呢?”
      功一的言语在思量前便自然带出,差点忘了捏嗓子。
      波多野怔了怔,随即微笑了起来,

     “はい!”

      眼里的暖意漫溢成宁静的星空。




++++++++++++++++++++++++++

好像进展比较慢……不急不急(喂

我是不是太爱碎碎念了……(会说这种话的人当然是

最后

日更能否攒人品呢?~(有人看再说吧!

 



评论(16)
热度(145)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