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甜点店欺诈事件 2.(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嗯……好像已经跟甜点店没有关系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果然越写越觉得我还是嫩了点

其实觉得剧里波多野桑的温柔有点不真实,所以大概会改一下……

今天的我仍然如此话唠

+++++++++++++++

两人只是简单地吃了拉面。时间不早了,波多野大概也放弃了约会的具体计划。本想送有村さん回家,但对方坚决表示坐地铁就好。于是两人向着地铁站漫步而去。

    在繁华的城市中心地带难得有这样清净的小路。晚风奏响枝叶,“沙沙”的窃窃私语让空气都显得安然。
   “拉面真不错啊。”
   “嗯。”
   “那,有村さん是不是原谅我了呢?”
   功一捏起嗓子故作娇嗔:“一碗拉面就打发我了?波多野さん可是迟到了三个小时啊~”
    波多野不急不緩地绽开笑容,
   “但有村さん还是到医院等我了不是吗? ”
   “!”
    晚饭中意外地跟波多野聊得开,功一暗暗反省着自己对波多野太容易掉以轻心,又开始思忖下一步该如何进行。
    “有村さん,是一个人住吗?”
    “啊?是啊。”功一回过神来,“为了工作,很早就搬出家里了。”
   之前功一谎称自己是个设计公司的普通工薪族——不过怀揣着当设计师的梦想,努力地学习中。
    “哦……会寂寞吧。工作一忙起来,就很难跟家人相聚了。”
    家人……
    这个词汇对功一的意义,珍贵而沉重。
    “是啊……我的姐姐和哥哥一年前去加拿大了。”
    “那父母呢?是在老家住吗? ”
    你的父母呢?
    这个问题,十四年来被问了多少次?
    功一不禁扯了扯嘴角,望向深黑的夜空。
    “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十四年前。”
    波多野停住了脚步,眉间凝重起来,看着功一的眼神黏着上一层微妙的情绪。
    功一见状,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打开了可怜模式,无奈摇摇头,停在波多野身旁,勉强笑了笑。
    “寂寞什么的,谁都会有的嘛,也只是偶尔啦。偶尔。”
    “有村さん。”

波多野沙哑的嗓音突然透着不假思索的坚决。
    “嗯?”
     功一被波多野忽然严肃起来的语调吓了一跳。
    “可以叫你一子吗? ”
    “……はい!”
    “那,一子さん……”
    波多野直视面前满脸疑惑的人,倒恢复了一贯如水的沉静:

“请跟我交往吧。”
    “欸……”
    被紧紧注视着的人颤了颤。
    路灯柔和的橘黄色灯光里,那人的眼眸没有了平日的深不见底,此刻,像琥珀一般清澈。

 

这种话,怎样才能轻易地说出口?不,与其说是“轻易”,不如说是“寻常”或“自然”。好像食物经过足够的烹调后,就应该放在碟子里装盘展示一样,那么理所当然地进行下一步。两个从平行到交织的人,如何顺其自然地找到陌生与熟稔的转折点?为什么能够笃定地说出这种社交礼仪般的话语呢?功一一直不明白。

一段关系的确立,包含着感情与承诺,衍生而来的便是责任。他不想,也不敢轻率地再与其他人建立联系。或许他还停留在十四年前的那一天,就此深深绊住,只能在泥沼中越陷越深。

也忘了最后是怎样在地铁站告别,功一的记忆只在波多野提出交往的那一刻盘旋。

最后是故作矜持地说再考虑。虽然对手自动加快进度是件好事,但功一总有点不安——好像一不小心,真的成了被拖着走的一方。

那个看起来温柔礼貌的人,实际上城府不浅吧?每一句话都有力地牵制对手的下一着。

    果然是翻云覆雨的医者啊。
    是个好对手。

    交换了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当然,是功一专门办的新手机。
    一番思量后,功一在第二天发了一则简讯:
    波多野さん,周末有空吗?

    想必波多野也能猜到,这是对他提出交往的回应。
    最后约好周日在甜点店碰面。

    不禁感叹,虽然自己也是模仿静奈来扮演女生的,但这么快的进度……静奈也不一定做得到吧……果然是可怜模式让人生怜?功一摸着下巴,嘲讽地笑了笑。切,男人啊。
    还有两天。
    功一用所有休息时间来置办了一套设备并研究伪造债权证书的技巧。高山在周六出院,不出意外的话,下周五,静奈就可以向他提出买债券的事了。
    周日早晨五点睡了会儿,八点起床,梳洗打扮用了一个小时,功一强打起精神来出门迎战。
    到达甜点店的时候,那个黑色顺毛的人一身清爽的休闲装扮,插着口袋在门口静静等待,一副大学生的模样。如果真的像表面上这么好骗就好了。功一咂咂嘴。
    简单地问候过后,波多野也没有提起交往的事,情绪很高地请功一上了车。果然是喜欢主导的人。
   大概随机应变就好了吧?看着波多野满眼的欣悦,功一心里也泛起一丝期待。是对战局,还是对约会?
   “到了! ”    

      纳尼?

      功一从车窗看到眼前的五颜六色的建筑和伫立在遥远之处的白色摩天轮,犹疑了两秒才下了车——这是……游乐园?
    好土包的约会安排。
    波多野在功一反悔前已经买好票将人拉进场。
    于是手就这么自然地牵到了一起——可恶,果然是计划通!
   “波多野さん……”
    “嗯?”
    波多野似乎终于发现了功一的不满,停下了脚步,“……一子さん,不喜欢游乐园么? ”
    “嗯……与其说不喜欢……”
    “果然一子さん没有来过游乐园吧? ”
    “嗯?确实没有……”
    波多野笑了起来,“正是因为觉得一子さん大概没有机会来游乐园,所以想带你来——想成为第一个和你来游乐园的人呢。”
    功一怔忡。
    的确,父母的逝去使功一的童年也过早地丧失,记忆里还没有过游乐园的痕迹,甚至人生也早与玩乐无关。
    仅以父母在十四年前逝去这样的信息,就能推想出没有来过游乐园,然后在弥补童年缺憾中进攻……

    功一分明看到眼前明媚的笑容里,透着胸有成竹的狡黠。
不过也只能且走且瞧了。功一藏起腹诽,任波多野牵着走入人群。

    

    说真的,即使是童年的遗憾,二十六岁男子有明功一也很难对游乐园产生什么兴趣。况且满地都是身后跟着家人的小孩,看得功一满心郁闷。
    波多野指着逐个项目问“想玩这个吗”,功一只能频频尴尬地摇头。

    且不说没兴趣——那些过山车,海盗船什么的,也太挑战假发的极限了吧!?
    無理, 無理 無理 無理 無理!

    波多野也不强求,最后两人选了看起来虚有其表的鬼屋。

    嗯……其实两个大男人玩,真的毫无情趣……

    不过觉悟高如功一,自然懂得如何把握机会——比如在踏进鬼屋第一步时,就加重了握手的力度。

+++++++++++++++++

十分需要大家的意见与建议中

感觉脑洞不够用了

啊啊啊,要抒发一下对颠沛流离桑的崇拜

《只愿遇见你在不远的未来》

赛高.

评论(5)
热度(70)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