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2. (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画风果然是回不去了,对不起,宫藤

————————————————

波多野停下脚步,似乎就是为了等那个瘦削的身躯跌入自己的怀中,顺其自然地,却有出乎意料的触感。干燥的发丝扫过嘴边,带来雨夜里唯一的一分清爽,当胸膛的撞击后一点点被填充满时,波多野心里的挥之不去的感觉终于明朗起来。

“总有人能分担的。”

波多野用空余的左手揽过功一的肩膀,拇指在肩上轻轻摩挲了一下。却停在深入悱恻之前。

感受不到怀中人此时的情绪。

 “……波多野さん……”

“嗯。”

“别拿哄女生的招数对付我!”

“欸?”

手被扳开,在其胸前停止了一下,

“十点三十八。”

随后被放下。

“不早了。”

转过身来看着对面有些愣神的人。

突然拉开了距离,让波多野陷入迷惑,条件反射般顺着他的话地回了声“那我回去了。”

“你也早点休息。”

“留下吧。”

音轨错误重叠般,波多野不得不停在此间检查程序。

功一被看得有些懵。

“喂我难得那么热情好客。”

心脏里充盈着血液的正确感。

在少年般清澈的眼神的注视下,波多野不禁感到一阵暖意钻进身体,沿着每个细胞攀升,最后在脸上绽开一个蛮带褶子的笑容。

“不了,明天还要上班。

“……哦?明天是工作日啊……干这行没休息日啊。”功一吸吸鼻子背过身去,“那回去拿车吧你。”

跟了上去。

“去我家吧! ”

“啊? ”功一回头。

“刚才在店里看到了请柬,下周,静奈的婚礼。你会去的吧?在我家落脚也很方便。”

功一怔了怔。回过头去大步向前。

“哦。”

回应轻盈而实在,让人怀疑是过于真实的幻觉。

地面上的雨水像碎玻璃一样反射的光,路灯映在功一头发上的栗色,那双琥珀色瞳里氤氲着的水汽,今夜的一切似乎都以灼伤眼眸的力度存在于波多野今后的记忆中。

 

“其实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对方不再主动纠缠,我都不会介意的。”

“噗。”

终于记起向高木さん解释几天前的闹剧,得到的回应真让波多野赞叹自己对朋友的了解之深。

“不过……怪不得呢……”

“嗯?”波多野喝了口茶。

“恋爱了吧? ”

“……”凭借在综合医两年的历练,波多野已能处变不惊平静地咽下,“判断依据?”

高木把手抱在胸前,露出自信的笑容,

“最近总是见你心不在焉,看手机的次数明显增多,连调戏机器都少了——最重要的的一点,能在非休息日的深夜陪你玩真心话大冒险的,难道不是女朋友?”

“……”

波多野也不禁为这段深厚的友谊震惊,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没交代某人的性别。

高木稍稍靠近,放低声量:“可爱吗? ”

看着高木一脸期待的样子,波多野憋住嘲笑满脸甜蜜地回答道:“很可爱哦! ”

“唉……”高木一脸遗憾地拉开距离,“算了你小子会谈恋爱也算贡献了个医学奇迹吧……”

波多野笑骂了声“喂!”无奈摇摇头。

如果是跟那家伙,倒真的是奇迹了。

脑海中浮现出某人看着自己吃饭时嫌弃的脸,刘海有点乱眼神无时无刻不带着少年的桀骜,和两年前一样。本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事实上却是将功一的凌厉和固执浸泡柔软,逐渐在波多野心里呈现出本被深藏的脆弱与温柔。

啊啊,果然是男生的话画风一下子就诡异起来了。

 

周六和机器调了班,提早回家收拾了一下,想了半天不知道那人会不会不喜欢自家随意无风格的装潢,最后还是挠头自嘲准备晚饭。结果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反复几轮,接近九点钟时某人终于简单地提着包轻轻说了句“打扰了”就走了进屋。

“怎么那么晚?吃饭了吗? ”

“胡乱吃了点。不想浪费一分一秒的营业额。”

“……我准备了晚饭。”

“……”功一大概是明白了,“……你可以先吃的……”

波多野深知要这个人说句“不好意思”有多难,自己本来也不计较,况且这个掩饰尴尬地四处打量着的人此刻站在自己家的地毯上,组合得几乎美妙。于是将包裹撤到一边,把人拉到饭桌,傻笑着说“终于轮到我来做饭了。”

“……那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边吃边侃,拖拉了一个小时。收拾锅碗瓢盆又差点打起架来,眼看着也十点多了,波多野让功一快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你有带衣服吧? ”

“当然。”

“浴室在那边。”

功一拿好衣服往波多野指向的地方走去。

波多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西装也准备了吗?”

“嗯。”

“有点期待呢。”

“嘁。”

紧随着是表示不屑的关门声。

关门声之后寂静了片刻,整个屋子似乎都失去了氧气,但很快又悉悉索索滴滴嗒嗒地响起了凌乱的水声。

波多野在沙发上翻了两本杂志,不知何时停了手发起呆来,五分钟后,虽然已经洗了澡还是忍不住夺门而出。

下了电梯才长长的呼了口气,像把所有对一个二十八岁男子的牙白想法通通吐尽。

不过,果然,还是牙白,很牙白!

波多野甩甩头踏出公寓,加快脚步企图辟除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结果背后沁了一层汗也只是给图像打了个码。

最后是绕到了便利店,不自觉地便买了一打啤酒。

喝个烂醉睡大街吧不回去了。

逃避的念头一闪而过,波多野不禁笑自己久违的胆怯。

简直是个思春期少年嘛!

最后还是蹭回了家,毕竟不能晾着客人不管,而且说到底那明明是自己家,自己倒像被赶出来了似的也太丢脸。

穿过玄关便嗅到与自己家完全不匹配的烟草味。沙发上躺着人,一头乱毛还没干,穿着白色运动衫蜷成刺猬样,手里还握着自己在家备用的听诊器,似乎已经在这个房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定位。

……

波多野移开视线扶额,迟移了一秒又忍不住瞥了一眼,终于是叹了口气把酒放在柜子上然后径直走到沙发前半跪下。

于是猫似的薄唇来到了视线中心。

尝试着靠近,每一寸伴随着感情的愈发明晰。

功一有节奏的气息助长了波多野的侥幸与冒险之心,似乎爱情电影里的百用不厌的桥段,波多野自嘲了一下,还是甘愿当个偷吻的幼稚少年,享受慢慢贴近的一世纪般的漫长。

“せんせい……”

近在咫尺的人突然喃喃地开了口,波多野一颤,马上拉开了距离。

但并没有睁眼。

只是梦话?

波多野试探着轻轻揉了揉功一的头毛。

“喂!”

果然是醒了,却淡定地依旧闭着眼。

波多野有点懊恼。

这家伙一直在装睡吗?

“都三十几岁了,也该有个立派的大人的样子了吧? ”

“……”

功一终于慢慢睁开眼,近距离中,那双看似不骄不躁的瞳孔分明衬托着胜利者的窃喜。

波多野怔了怔,随后歪起嘴角笑了起来。

“那我们就来做点大人的事吧……”

——————————————————

来周更不更呢……考试拜翔哥是不够的.

评论(4)
热度(66)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