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4(上).(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考虑再三还是分开发吧

上周果然被骂了我就是个M吧?!

所以这周写得有点多……嘛……这章好像流水账。

…………………………………………………………………………………………………………

第二天一早功一是被闹钟吵醒的。

发现自己好好地睡在客房,也估摸得出一定是成功醉酒被扛进来的,而这个闹钟绝对也是波多野的杰作。

其可修……

最后的借口也没有了……

功一忍着隐隐的头痛下床洗漱。发现主人似乎还没起床,就用冰箱里所剩的材料做了早饭。换好西装后果然还是觉得心里很不爽,便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波多野的房间。

“喂,调那么早的闹钟你倒是起床啊!”

“嗯?……”

波多野大概本来就醒了,睁开眼翻了个身来看着不礼貌的客人。

“我说,你就那么计较我去不去婚礼?”功一也懒得拐弯抹角。

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人,皱了皱眉,招了招手,

“过来一下。”

 “干嘛?”

说着还是走近床边猫下腰来。

“喂有没有听我讲话啊……”

波多野只是自顾自的半支起腰伸手去理功一的领带。柔顺的黑发下探出纤长的睫毛,隐隐显露的眼眸带着困倦的冷淡,却显得认真甚至专注。温柔得……令人发指。

正当功一有些慌张不知把目光投向哪里时,波多野像说“你怎么没有完成报表”似的回答道:

“你就那么不愿意参加自己妹妹的婚礼?”

其可修×2

看来杀人灭口只是迟早的事了。

“所以说,与你无关吧……”

功一打开波多野的手退开一步转身要走。

波多野躺下去把手藏回被窝,面上仍是淡淡的。

“代我向静奈祝贺。”

脑里马上回响起昨夜迷糊中听到的“静奈”、“静奈”、“静奈”……

“嘁,你谁啊 ‘静奈’也是你叫的?”

“哦,是啊这样不礼貌……”

波多野似乎认真地想了想,眨了眨眼又翻了个身。

 “该叫户神桑是吧?”

……

某两个字眼像一记闷拳一样砸得心里一阵钝痛。

うるさい…

一时间空气凝结,功一挤不出言语,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门,提上包离开了公寓。

 

春日的早晨还有些凉,缩着身子快步前行,在已有不少变更的街道穿梭。

直至在电车中回顾起今早的对话,才微微察觉波多野竟是少有地低气压。

被扰清梦生气了?

嘛……自己确实太自我了,毕竟是客人。

但直觉告诉他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该叫户神桑是吧?”

攻击性的话绝对占两人交谈的大多数,但那句话却似乎带着另一股意味……似乎是波多野不屑用的卑鄙招数。

户神桑……

这个词汇在功一的脑中翻腾不止,逐渐上泛起一阵晕眩和不甘。

啊啊,做哥哥的怎么可以这样呢?

数数还差两个站,功一心里命令自己笑起来。毕竟是结婚的日子,这么苦着脸,会给静奈带来麻烦的。

这么想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

是泰辅。

刚刚找到了一点支撑的情绪瞬时又漂浮了起来,功一不知该笑该哭。

呐呐,还有个更可怜的家伙呢。

 

因为要补回昨天的班,波多野下午回了趟综合医。

坐诊结束时已经五点半,泡了杯咖啡,似乎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今天早上功一泡好的茶。

今天讲的话会不会太过了?

心软的下一刻波多野就开始骂自己孬。

喜欢的人告诉自己他喜欢别人。

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不过……是静奈的话……意外,又似乎无比合理。没有血缘关系,从小一起长大,静奈又是个漂亮懂事的孩子……换做是自己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呢……

波多野忍不住在心里苦笑。

又开始沮丧了真不像自己。

“终于开窍了?”

橘步美拿着茶杯经过波多野身后。

“诶?”

波多野转过身去。

“今天的三点钟甜点。”

橘步美停下脚步,想着这人能有什么特别的解释。

“啊,完全忘了!”

“……”果然没有。

满脑子都是功一昨晚的冲击性发言,一整天都心不在焉了。波多野拿起手边包装完好的慕斯蛋糕,歪了歪脑袋,伸去给机器,“那借花献佛好了。”

橘步美用天生的嫌弃脸予以回应,顺便补上一句:

“看来什么三点钟甜点也不是那么重要嘛。”

“诶?……”

随口而出的吐槽似乎道中了玄机。

当然重要啊……

只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东西了。

波多野微微低下了眼帘。

“……喂有必要难过吗?”

橘步美皱眉想波多野是不是又接错电路了,突然对面的人就打开了开关,咋咋呼呼地指着自己的茶杯:

“快看,茶叶梗立起来了!”

“……”

“今晚会有什么好事情呢?诶,橘桑难道要请我吃饭吗?”

“并不会。而且这是我的茶,关你什么事?”

“哎呀见者有份嘛~”

“……”

 

波多野信命运。特别是一年前那个人的逝去,让他深深意识到,有些事情确实是努力了也无力回天的。

所以干脆顺随命运把他带到他该去的地方。

而此刻波多野感应到了那个地方。

但是信命免不了要遭作弄。连续拨了几通电话没有人接,连泰辅也联系不上,唯一剩下的途径就是静奈,怀揣着秘密的波多野不禁敏感了几分,也就没有联系。
于是只好赶到了举办婚礼的神社,但果不其然人去楼空。

会不会直接回去横须贺了?
这种猜测不由得让波多野有些气急。但功一的行李还在自己家里,他又没有钥匙,想来走不了。
最后毫无办法只好开回家。
带着一股脑儿糟乱心情回到公寓门口时,却看见一位穿着西装猫着背的男子靠在门边。
 似乎忽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见波多野,吸了吸鼻子说了声“回来了?”
本来一肚子闷气想要好好来个了结,在触及那人心如死灰般的眼神时,恶气瞬间化为了柔风。
“等很久了吗?”
“还好。”
掏出钥匙开了门,却又不禁窃喜自己没有在门外放备用钥匙,让这家伙受受罪倒也解气。
“怎么没有接电话?”
“没电了。”
“……”果然是这种缘故,自己还巴巴地担心了那么久,“进来吧。”
开了灯,已经七点多,才想起来还没吃晚饭,问功一吃了没,对方含糊地应了句“算是吃过了”。
一个人吃无趣,波多野干脆泡个泡面充数。
功一连外套都没有脱,窝进沙发里发呆,神色与其说是凄凉不如说是木然,透漏着孩子般受伤的无辜,却还有化不开的,近乎沧桑的疲惫。
心心念念着的人此刻正为别人惝恍若失,心里自然颇不是滋味。波多野看着在自己家里毫无防备的功一,有些不甘又有些气恼,真想什么都不管了把人吃干抹净再说。
但可惜没了那份年少莽撞,波多野在一旁的沙发坐下,开口说出的还是不痛不痒的“大丈夫?”
“大丈夫。”
比想象中快了几拍。

这种时候还逞强真不可爱。
“你倒看看你一副幽灵的样子……”
“都说了没有!”
功一吼道。
波多野吓得愣了愣。

“……别这样,把事情憋在心里一个人胡思乱想是没有用的……”

“呵呵,不不不。你真的误会了。”

功一忽然神经质般地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户神选的神社很不错,婚礼的行程安排得很周到,果然是个很可靠的人。看到新人行三献之仪的时候,还真有点感动呢……还有,婚礼最后新娘要读写给父母的信,知道吧?小静是写给我和泰辅哦!虽然有点害羞呢,但是老子这么糟烂的人生里头一回那么骄傲啊!”
波多野一时没缓过来,刘海挡住了眼睛,但可以想象功一此刻的表情,大概与昨晚喝醉之后无异。

看来。

静奈真的是个特别的存在。


 $$$$$$$$ 对不起民那!由于我的操作失误。周六才能更下章了。。。土下座!

评论(3)
热度(69)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