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5.(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嘛……为了保持前后画风的一致,把肉渣剁成肉屑,把肉屑榨成了肉汁……

$$$$$$$$$$$$$$$$$$$$$


寂寞是魔鬼。

对于那一刹那鬼使神差般地抓住波多野的手的举动,恍惚间功一如此对自己解释。

但看着波多野自下攀上时的吞咽动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东西在悄然变化。这才想到此刻压在身上的不仅是朋友关系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在刑期间对这种事情有所耳闻且极为排斥,但此刻……波多野的手轻轻捏了捏功一的脸,像惩罚不专心的人。

“……不用这样的……”莫名有些过意不去。

“嗯?”也不知波多野是不是明知故问。

“你……不觉得恶心?”

“会吗?……”波多野笑了笑。“要不要试试。”

功一一愣正要说“才不要”,便被柔软的唇封住了语言。

波多野口腔中残留的浑浊液体被搅动到舌根,带着腥膻的气味被强硬地侵入。一瞬间迸发出炙热的火花,烫得胸口一颤,身体里的洪水猛兽终于是势不可挡地冲出了胸腔,化成直截了当的索求与无法放开的怀抱。

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这个怀抱……

最后一丝羞耻心也被舔舐干净。

落在波多野身上的吻,抚摸着脊柱的凹陷的双手,骂着很痛时的哭腔夹杂呻吟,不愿离开滚烫的颈窝的自己,一切似乎早被预料,又隐隐带着超出功一意料的趋势。

当波多野在耳边温柔地说“我开动了”的时候,暗骂了自己一声“真是自虐”,但心底的另一个声音悄悄地飘起来——是这个人的话,似乎可以接受……

浸在橘黄色灯光中的房间里,今夜蔓延出的浊浪轰鸣,隐藏起巨大的悲伤,将两人笼罩于一片安定的温暖中。

 

如果第二天早晨先醒来的是功一,故事或许会因他的果断跑路结束得干脆利落。

但不幸先醒来的是波多野。

不透光的窗帘被拉了起来,刚睁开眼时的一片昏暗让功一错觉还停留在午夜。

但身边空无一人,门缝下透进灯光,闹钟显示着七点四十分。

有些绝望地叹了口气。

溜不掉了。

揉了揉眼睛,波多野的棉质T恤传来主人的气味,清洁而温润,于是夜里的一切历历在目,肩头瘦削的触感,胸膛的热度,默契的继续,超越了理智后,似乎是升入天堂,也仿佛走向深渊。

功一知道,他和波多野一直在玩游戏。

在波多野面前,自己总会不自觉地任性。

他知道那个人总会陪他冒险。

 

但他知道他不能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隐隐听到了脚步声。功一赶忙闭紧了眼睛。
门被轻轻推开。
功一压制着咚咚的心跳一生悬命地装睡,忽然感到被角被掖了掖。

正为这种女生的体贴待遇百感交集,又察觉到了面前的阴影,可以想见波多野正半蹲在床边。
干什么啊?
功一默念五遍坚持就是胜利,敌不动我不动。
于是寂静了二十秒钟,再无丝毫动静。
我想多了?
忍不住睁开眼,便对上了波多野有些惊讶的眼神。
“醒了?”
想起昨晚和这个人的种种亲密举动,功一顿时红了耳根,恼羞成怒道:“大清早的干嘛吓人啊!”
一张嘴便知道牙白,剧情走向又乱了。
波多野识破了什么似的,笑起来道了句“早上好!”,末又补了句“睡得好吗?”
正中羞愤之处,功一的脸更烫了几分,说好或不好都只有被占便宜的份,眯起眼恶狠狠地瞪了瞪波多野,想挤一句“うるさい”,但考虑到现下的形式,心里绕了个弯,还是以大局为重,冷静地说了句“早上好。”

波多野的目光尖锐了一瞬,但马上换回浅浅的笑意,“我把你的脏衣服都洗了,天气有点潮湿,大概明天才能干,不急着走吧?”

功一愣住了。

自己心下正想着如何逃脱,又被眼前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波多野さん……”

“‘卓巳’不是喊得很顺口吗?”

功一登时气恼想大吼一声不要再提昨晚的事,却见波多野笑得不见眼白,眼里闪烁着微光,如流星雨般遥远清冷,戏谑的语调里不小心流露出一丝失落。

他是认真的。

忽然心口一紧几乎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

功一回避那串明朗得有些咄咄逼人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说。

“已经决定了吗?”

“……”

“嘛……先不要告诉我。”

波多野淡淡地说完,俯身向前,抚着功一的颈项,在唇上蜻蜓点水般一吻,指节顺到发间流连了几秒,最终是宠溺地在眉心亲了一口结束了短暂的旖旎。

功一在一片柔软和发丝的瘙痒中未来得及回神,波多野便已转身走向门口。

“今晚就吃汉堡肉吧!如果功一君能给我做林氏盖饭就最好了。我去上班咯。”

仿佛已没有力气顾及的关门声。

波多野的背影在明暗之间模糊的刹那,在功一心里久久留滞,蔓延开一摊浓稠的伤感,刺激得心脏有些灼热的疼。

 

 

当怀里的人配合着自己的频率摆动时,波多野竟隐隐觉得有些感动。

那个人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三点钟甜点的美妙,就像他不会知道自己之于波多野的定义。

偶尔按下暂停键跳脱生活,安定的冒险。

波多野有些不甘。

但告别早就做好了,所以今天早上他没有说再见。

回到家后,玄关处少了一双鞋子,那人的衬衫还在阳台微微飘摇,饭桌上摆着还冒着热气的林氏盖饭,一旁还有一张便利贴,看似认真地写着“多谢款待”。

一切冷漠无声地宣告着结局。

昨夜的亲密和温度仿佛都只是幻觉。

波多野扯了扯嘴角,对心中早有预料的自觉做出冷静的回应。

算了算了,人家本来就有喜欢的女生嘛,何况自己是男人啊这种故事本来就没什么未来的,再说也是成年人了,寂寞空虚使然的缱绻,不用太认真,散了就算了很快就会忘的……

编织着释然的借口,波多野云淡风轻地细细品尝盖饭,偶有一阵咖喱的辛辣,冲得胸腔一阵颤抖。


$$$$$$$$$$$$$$$$$$$$$$$


这难道不是完结的节奏~



评论(7)
热度(83)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