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6.(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民那那那那请原谅我的流水账。

---------------------------------

说是要忘记,实际上那人的影子每时每刻都能轻松解密进入大脑,还以一种主人的姿态自居,自然得正确。不小心就把两人的故事重演了几遍。波多野发现这样潦草结尾似乎是有必然性的,从那场欺诈开始,一切都像个恶作剧。

说到底,自己到底算什么?

波多野为这个问题苦笑了好几遍。果然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情不自禁随心而行了。

那件衬衫在阳台飘了三天,波多野最终是把它重洗了一遍。而那张留言便利贴,还好好的待在饭桌上。剩下六罐啤酒似乎没有被想起过。就像要证明自己无愁可消一样,波多野尽量让一切看起来正常如旧。

直到第三天的下午接到静奈的电话,才不得不正视那个叫有明功一的人已经走进他生命里的事实。

“波多野さん?最近好吗?”

“静奈さん。结婚了真是恭喜呢!”

那么自然简直要佩服自己了。

“谢谢……波多野さん……”电话那头的人显得有些犹豫,两年前静奈向自己解释功一的突然离开之后,两人也没怎么碰过面,只是偶尔电话联系相互问一句。说起来也有点奇怪,明明自己的身份只是“哥哥的熟客”,却像互有着某种责任一般主动连接起来了……那个整天担心着羁绊消失的人,何尝不是把自己拉进了他的生活?

“那个,听哥哥说婚礼那几天借宿波多野さん家,他现在还在吗?”

“啊,三天前就走了哦。”

像计划好一切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哦。

“欸?怎么会……”

“怎么了?”

“波多野さん,其实……自婚礼结束以后,我们就联系不到哥哥了。泰辅昨天回横须贺找过,但也没有,邻居说有明洋食店已经好几天没开了……我有点担心……”

“……”

该如何告诉这位新婚さん“你哥哥喜欢你所以他正失恋”?波多野果断选择隐瞒。

“的确很麻烦呢……”

“……波多野さん……你有办法找到哥哥吗?”

“……可是你和泰辅都没办法了,我也……”

“波多野さん不一样啊!”

“欸……?”

“ ……波多野さん……也把哥哥看作重要的人吧?”

“嘛……”

“哥哥也,也把波多野さん看作很重要的人啊!”

“……”

波多野心下滞了一秒。

其实你才是最重要的……

掌握着这个秘密的波多野此刻生起了一丝不甘与怒意,虽说就算他戳穿,静奈也不可能和功一有什么发展,但此时此刻的隐瞒又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的快感。

似乎也算是只有他知道的功一。

只是这样就会感到窃喜。

真是抖M。

于是百感交集汇成一片河水,以思念的形式翻涌而出。波多野在他离开的第三天发出了第一条简讯。

“去吃甜点吧,现在。”

 

“去喝酒吧,现在。”

功一一手举着杯子一手拿着电话,微醺的眼睛笑得闪闪发亮。

静奈马上夺过电话来想电话那头的人说“抱歉抱歉哥哥他喝醉了”,一边招呼泰辅扶住差点摔下一子的人。

还未挂断的电话就这么被置之不理了。

功一自首的前一天晚上。

只有有明家族和林让二さん的George Clooney。

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伤心的聚会,隐去那些荒诞的轰烈事迹,把从小到大的糗事掏出来互相拆台,十四年的时光恍恍成了一夜间的下酒菜。

毕竟都要继续下去的嘛。于是心照不宣地没有说出那句话。

“人生は、寂しなあ。”

可是当那个人拍拍大衣提着公文包毫无预警,又似乎顺其自然地出现时,功一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是太悲观了。

静奈忽然冷下调子在自己耳边咬道,“总觉得,波多野さん……很在意哥哥呢……”

功一舒舒眉头有些得意想说“是吧~”但下一秒心思转了个弯,与静奈的目光一对,似乎确定了什么。

干笑了一声,“胡说什么呢……”

最后还是快快推了波多野出门。

那人好不容易沾了点暖气有被推出来有些无奈,“喂说好的喝酒呢?”

“啊……”转了转眼睛,突然心血来潮,似乎也是为了掩饰尴尬,“我要去横须贺喝!”

于是车就开到了横须贺。

在车里开窗吹冷风,酒醒了些。功一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取闹,但碍于面子还是颐指气使地指着路,迂迂回回地便到了小时候看星星的那片草地。

后来的记忆有些模糊,大概是自己各种灌酒然后像个欧巴桑似的絮絮叨叨吧。不知道有没有乘着酒兴骄傲地说起自首的事呢?让一个正直好青年跟欺诈犯沾上关系,说起来真是有点抱歉呢。

不过想到波多野的随叫随到和此刻躺在草地上不厌其烦的样子,眼皮打架的功一心想“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喜欢我吧”,不禁吃吃地笑了起来。

伴着头痛再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自己被搬到了车子的副驾驶座,身上还盖着波多野的大衣。衣服的主人就在旁边维持着手环绕在胸前姿势安静地沉睡。

意识还有些迷糊的功一看着那人微张的嘴巴,下意识地抓紧了大衣。

“太温柔了点吧这人……”

喃喃自语着竟突然一阵鼻酸,从心底翻涌起来的一汪温暖的水,暖得让人想要落泪。

 

后来,是波多野的醒来,功一的假寐,和在GeorgeClooney门前,仿佛明天还会再见的“再见”。

后来的后来,是打定主意的后会无期,漫长的两年,混沌又丢不下的牵挂,和在相似的夜里的再见。

似乎是命运安排好的猝不及防。但再回想起种种细节,似乎都是两个人默契的追随,一步一步,互相牵引。

 

于是,窝在GeorgeClooney二楼沙发上的功一,在看到波多野的简讯时,浅色的瞳仁颤了颤,然后利索地关掉屏幕缩回被窝。

只说了一声:

“笨蛋。”

----------------

我是要写傻白雷的男人啊!!

我真的要完结了不开玩笑。请轻拍。


评论
热度(65)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