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7.(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完结啦啊啊啊啊……打得急有bug请提

¥¥¥¥¥¥¥¥¥¥¥¥¥¥¥¥¥¥


每隔半个小时检查一次手机,直到十一点十分睡前也没有收到回复。
波多野想了想那句“去吃甜点吧”,“还自顾自地加了个“现在”,一厢情愿的亲昵简直傻透了。
要是自己收到也不会想理睬吧?毕竟已经不是随意胡闹的关系了。
打开通讯录,滑动到k行,手指在“有明功一”处顿住。
过了半分钟手指颤了颤。

波多野定了定神,最后还是对伤感的分手氛围无能为力,轻轻按下了“删除”。

所以第二天中午收到那个熟悉的号码发来的简讯时,他第一反应是这个号码跟那人的好像。
但看到内容后马上肯定了。
“借你家住一段时间。”
那么欠揍的语气不是他还有谁?
波多野盯着这一行字发起了呆,隐隐怀疑从小到大都能轻松攻克难题的资优生设定只是自己的错觉。
“今天的份——”

突然高木的笑脸和一盒巧克力曲奇在眼前放大。

“嗯。”
自从被拆穿了暴露他人秘密的罪行后,高木每天都准备好甜点赔罪兼讨好,波多野近日来的低气压让他憋得都快窒息了,心里猜测大概是他一时多嘴害小两口吵架了,多少有些愧疚。

“高木桑……”

“嗯!”

刚准备走开又被叫住的人恭敬得就差行礼。

“帮我看一下这个……”

说着抬起了手机。

没有署名,但凭波多野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完全可以料想是谁发来的。

短短一句话,高木桑读完马上舒了口气。呼……原来没有吵架啊……

“这是什么意思啊?”
“诶?”这还要问?“同居的意思啊。”

波多野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人几天前就在我家借住,可是突然就离开了,现在还不知所踪呢。”

“……”高木看着眼前的小年轻,心里为自己多年在情场如鱼得水的经验轻笑一声,语重心长地留下 “欲擒故纵。”四字,拍了拍某人的肩膀。

“……”

波多野当然相信如果那人想玩策略的话,一定能把握得很好,但自己大概连个欺诈的下手对象都算不上。

对那个人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最终没有回复。

自知自己并没有豁出去做什么勇敢的事,没有多努力地去追求那种微小的可能,但想想这段关系的荒谬,大概也没有像傻子一样奋不顾身的必要了吧。

波多野关了手机,搭上高木去吃中午饭,像往常一样。

无论如何要快点步回正轨啦。当那人没有来过就好。

波多野对自己说。

 

解决了午饭后小憩了一阵,2:00开始坐诊,用奇奇怪怪的方法寻找病症,认真而不失幽默地解释病理,看着病患眼中的不安渐渐化为信任。工作中的身份要求他冷静谨慎,而这个熟悉的区域似乎让他平静下了心神。

还是工作是比较像自己。

在送走今天的第五位病患后,波多野趁着间隙揉了揉太阳穴。

复又喝了杯茶。大约过了两分钟,还未有人进来。

波多野起身正想出门去喊下一位,门突然被打开了。

“せんせい。”

于是那人穿着几万年不变的蓝色格子衫,拖着个黑色的行李箱,在波多野决定把他划出人生的两个小时后,就这么出现在小小的诊室里。

永远直不起来的背,总是微微撅起来的下唇,一贯疲惫的神色。

是他。

波多野想起那夜的久别重逢,似乎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句话的感觉。而现在,心里一团糟烂像浆糊一样的东西亦然是膨胀的随时会爆开,但波多野轻轻咬了咬牙,什么也不想说。

“看到简讯了吗?”

功一关上门,把行李箱的杆子收起来,又提到墙边放好,慢条斯理地像是回到家收拾整顿似的,似乎这四天的失踪和四天前的热烈碰撞都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就是那个让你牵肠挂肚心灰意冷的人啊……自己到底是没事找s还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曾经觉得这种人有点可爱啊?

“嗯。”

“那,钥匙。”

功一走到波多野跟前,一手摊开。

波多野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他的话。

“为什么突然要留在东京?“

“……”

那人抬起眼来无比明澈地看着波多野。

“我一直在GeorgeClooney啊。”

波多野心里一惊,原来在那么近的地方,一找就能找到。

“那为什么不跟他们联系?”

“他们?啊,这几天快被他们的简讯活埋了啊……”

“好好回答我的话,有明功一!”

对面的人颤了颤,眼睛闪烁了一下,垂下了头。

“嘛……我想静下来想点事情。”

一瞬间波多野差点脱口而出“什么事情”,但话到嘴边还是被还未消的怒气压了下去。

“那说一声不行吗?玩失踪让家人那么担心,太任性了。”

功一突然抬起头来有些吃惊地盯着波多野,目光酝酿了两秒似乎成了怒意,但不知为何又忽然别过了脸去,扯了扯嘴角,呢喃了一句“不是留言了吗……”

波多野看着眼前人别扭的样子,一阵熟悉感暖暖的缠上了心头,但想到这人所谓的留言,顿时又来了气。

“ 只有‘多谢款待’不是吗?”

“对啊……”

那人小声却一派理所当然。波多野的怒火终于是被引燃,又是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从来不懂自己的心情的样子。挥霍自己的温柔的样子。

 “对什么?!‘多谢款待’算什么啊?就算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但是,有明功一,谁允许你把我家看做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到底把我当什么?排遣寂寞的工具?用完就……”

“我开动了!”

积聚了两年的情绪一泻而出,那人在密密麻麻的字符中缩起脑袋,尖着嗓子丢出简短的句子。

“……”

波多野骤然停下,看着功一像战败的小柴犬一样不甘心地缩了起来,一时没了话语,明明自己才是应该委屈的人你倒是更委屈,还有,“我开动了”是什么……但下一秒目光落在那人憋红的耳朵上,心里不禁是迟疑了。

功一直视波多野的目光,似乎故意与自己羞红的脸较劲,用温水般沉稳的声音冷静说道:

“‘我开动了’。所以……”

嘴角扬起一抹可谓逞强的笑意,波多野一时看得有些恍若梦境。

“多谢款待。”

结尾的气音挑起了类似那夜的迷离。波多野恍惚记起了两人出卖理智交缠时的细节,于是眼前的人与黑暗中诱人的脸重叠,眼里都流露着怯怯的暖意。

 

其实功一并不是那么有情趣玩这种字谜的,留这句话是给自己留一个余地。

说不定,它真的永远都只是字面上那样的,社交礼仪的恭敬回应。

功一对自己认真的发言还算满意。对面的人愣了三秒钟,功一几乎从他微微颤抖的瞳孔里漫游了一圈星空,终于那人是哭笑不得地轻轻“蛤?”了一声。

功一忍不住笑了起来,却也不再回应他的困惑,越过他走到衣架边,拿起波多野大衣的一只袖子把玩起来。

“我说你就那么喜欢戏剧性啊?”

波多野有些无奈,走上前去。

功一的手在大衣的呢绒上游走,脸却往波多野凑了凑,得意洋洋地说了声“彼此彼此“。

近距离间下巴被捏住了。

不得不抬起头仰视那人,功一心里轻笑一声,眼里却透着欲拒还迎的暧昧。

果然上当了。

“你知道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功一心里直翻白眼,面上还是竭尽全力邪魅地笑了笑,几乎轻不可闻地说了声“知道的哦”,而手早就窜到了大衣的衣兜,猛地碰到了冰冷的钥匙。

找到装备!

功一正要在心里放音效,突然手背上传来温热,紧接着就包裹住了自己的整一只手。

波多野的笑容昭示了自己的任务失败。

“那么急着回家吗?”

功一企图挣开手却不料被握得更紧,修长的指节在自己的指缝间灵活地穿过。什么嘛……

“没有没有,你忘了这是哪儿啦せんせい?我可是来看病的啊。”

“啊是呢。”波多野转了转眼珠子,认真地点点头,“那先做个直肠检查吧。”

功一顿时冷下了脸。

“波多野你能再恶心?”

“能。”

静奈倾吐恋爱烦恼的样子骤然浮现——果然呐,到手之后的态度可完全不同了。

功一只能略带嫌弃地看着露出了野兽本性的兔子眼等待下文。

“什么时候知道的?“

波多野看着他的样子倒也不恼,说到这时顿了顿。

“我喜欢你的事?”

别一秒变画风啊混蛋!

功一瞬时觉得浑身血液都冲上了头,脸颊烫得冒烟,想要闪躲,却被波多野平静如水的眸子死死钉住。

什么时候呢……

坐摩天轮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一句醉话赶到GeorgeClooney的时候;在夜里无人的街道从背后抱住自己的时候;细致地帮自己整理领带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故意撩拨而暴躁的时候;还是那个清晨里一句挽留也没有说,只是手指在发丝间厮磨不愿离开的时候……

功一别过头去,小声挪揄道:“不知道。”

随后感觉到嘴唇上被轻轻一啄,可还未反应过来便空落了。循着轨迹找那双唇,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肩头。波多野把黑色顺毛埋进功一的颈窝,一只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腰。

世界上所有的温暖似乎都在这一瞬间涌进了东京综合医的这个小小的诊室,冲开了三月初春的微凉。

波多野的另一只手,在呢绒大衣的口袋里,与功一的汉堡手十指紧扣。

他忽然笑了笑,“呐,来东京长住的话,不心疼你的营业额吗?”

“切,有明洋食店,我已经还给户神了。”

波多野心脏微微一颤,暗想,那大概要借住一辈子了。


——————————

是的就是这样了

如果我有人性的话会更番外的。


 又到了看温柔时刻的季节~ 如果说长泽是我女神会不会被喷_

评论(5)
热度(104)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