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Walk Together.(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好吧我知道虽然我写了番外,在民那心中我的人性值也只剩0.5%了。

而且写了也是流水账,也醉,6000+的流水账!待我去哭一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泰哥,咱们一个月没见,你现在忽然叫我出来难道只是为了打声招呼?”

 

泰辅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定定看着对面的静奈,有点失态。

眼前的人微微蹙眉,瞪着水灵灵的眼睛,佯装嗔怒的撒娇之态,和小时候一模一样。但现在,她不止是自己可爱的妹妹了,还是已嫁作人妇的户神桑。

婚礼那天还没撑到合照就逃跑了。

说好的默默守护的决心在事实来到之际,毫无预警而水到渠成地分崩离析,散成每日准时的“有奖竞猜”——

以后,该怎么面对她?

 

唉。

怎么办啊有明泰辅?

 

眼睛像被涂了胶水一样,慌张移开视线时一转动便是撕扯的痛,泰辅立马低下头笑了笑作掩饰。

想想现在这个窘况,泰辅不禁觉得自己对有明功一也真是尽心尽力了。

 

“嘛——其实是关于哥哥的事,想找你商量……”

 

静奈停下了搅咖啡的手。

 

“怎么了?”

 

“嘛——”

 

泰辅歪了歪脑袋。

 

“昨天在George Clooney见到他了,还有……波多野桑。”

 

“啊……波多野桑啊,好久不见了呢……”

静奈乍听没发现什么,但看着泰辅微妙的表情,恍了一秒似乎又get到了什么,示意泰辅说下去。

 

“所以怎么了?”

 

泰辅看着妹妹水灵灵的大眼睛,突然把整张脸的褶子都皱了起来。

 

“啊……怎么说呢……我刚推门进去,只是站在门边啦,所以也可能是看错了吧……”

 

“所以是什么啦!”

 

静奈不止一次地怀疑讲话磨叽是有明家的家族遗传。

 

“嘛……就是呢,我看见,他们两人嘛……”

 

“嗯——”

 

“在吧台嘛……”

 

“嗯——”

 

大眼瞪大眼三秒钟后,找不到其他表达方法的泰辅只好用回最质朴的语言。

 

“Kiss嘛……”

 

 

“嗯?!!”

 

 

看到静奈惊讶的表情泰辅突然又有些不忍心——这个事实对妹妹来说会不会太突然了?

敬仰崇拜了二十年、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哥哥原来……

啊不过这倒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家伙竟然那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了,原来是不需要,亏我还帮忙借店里的碟!

唉。

泰辅叹了口气。

勉强着拿出做哥哥的样子来,安慰静奈道:“嘛,其实,如果是哥哥自己的选……”

 

“哥哥竟然没有告诉我们?!”

 

“诶?”

 

“瞒着我们多久了……”

 

眼前妹妹虽然懊恼但似乎没有崩溃前兆,泰辅咬了咬嘴唇想,这情况我该放下心中的大石吗?

 

 

其实不可能是看错了。

昨晚,大概所有巧合都凑到了一起——

难得早下班想去George Clooney找哥哥说个事儿,顺便吃个宵夜,难得想像小时候那样调皮吓一下哥哥,于是难得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

然后看到那两人隔着吧台亲吻着,难得哥哥会容忍客人把盖饭晾着不趁热吃,也难得那个一向冷静的人会像只撒娇的小猫。

 

还是说这其中的某件事其实是高频的?

 

 

呜哇——

 

 

静奈看着泰辅纠结的样子终于意识到——难道泰哥哥之前一直没发觉吗?当年为了欺诈而多次潜入医院,其实也不可能不余痕迹的,静奈早就猜到,大概是波多野把事情压了下去。从那人突然地就变成了George Clooney的常客,再到功一自首前的冬夜,因为一通胡闹的电话就二话不说地跑了过来——你以为George Clooney的东西有多好吃啊?!

更何况,那天自己终于忍不住说出来时——

“总觉得,波多野さん……很在意哥哥呢……”

功一得意的表情只晃了一瞬,领会到更深一层的意味后便敛了神色,眼里却不自觉雀跃起一丝笑意。

其实只是迟早的事吧。

静奈摇摇头,抿了口咖啡。

 

“泰哥哥,你觉得这算怎样?”

 

“嗯?嘛……我想,我没误会吧……”

 

“那你想怎样?拆穿?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额……我认为我们或许,应该跟哥哥谈一谈,确认一下?”

 

“可是,为什么他自己不跟我们交代?明明是一家人嘛!”

 

“那……或许,还不确定嘛……”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确定?”

静奈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着眼前这堆褶子哭笑不得,神经大条也是有明家的家族遗传病嘛?

 

“真可怜呐~迟钝的男人……”

 

“!”

 

 

 究竟是谁比较迟钝啊?!

 

 几乎脱口而出。

泰辅脸上的褶子收起了一瞬间,但下一秒又绽得更深。

 

原来还能那么自然的讲话嘛。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哦?今天没有便当?”

 

高木经过波多野的位置时,瞄到了这个刚打卡的青年端端正正地坐在办公桌前,双眼看着交握摆在桌上的手,专心致志地发呆。

 

“喂!”

 

“诶?!”

 

一大早就没元气的青年终于回过神来,转过身来一看是高木又默默地转了回去。

 

“不就是没有爱心便当嘛至于吗?”

 

“啊?啊……啊啊,都说了别叫它爱心便当了……”

 

高木桑敏锐地感测到,自己出马的时候到了。

 

“呐,又吵架了?”

 

之所以说“又”,一个月前自己作死似乎导致波多野和小女友不和,于是不得不低眉顺眼

低声下气了两个星期,高木桑感觉这小子三年一遇的臭脸还历历在目。

 

“嘛……也不算吵架……”

 

“那是怎么了?”

 

“嘛,这就不用高木桑你操心了!”

 

眼看高木桑的情感专家模式又开启了,波多野打了个颤,赶紧赔笑脸把人支使走。

 

“啊,萩原找你来着!”

 

“?”

 

高木一脸怀疑,最终还是腹诽着“翅膀硬了啊小子!”放下了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

 

波多野看着门关上,叹了口气。

其实现在他多想有个人来指点迷津……但这次的问题说出来就能直接颠覆高木对自己的“女友”的认识。

 

同居……
姑且如此说吧,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有功一做的便当,所以同事们眼中,波多野每天都在秀恩爱。
但其实待波多野仔细想想,两人现在虽然是住到了一起,但却并不像是恋人,嘛,好像连炮友都不是,那便只是合租的室友,不,房子还是自己的。
功一不再是小老板,暂时回到了George Clooney投奔林桑,还要利用空闲的时间找工作,每天可谓起早贪黑。所以,看到那人回到家时的疲惫神色,波多野也总不好说什么了。

昨晚早下班便到George Clooney解决晚饭,顺便强迫某人暂停找工作的任务一天下班准时回家。最后虽然波多野还是没法把话说开,好好处理一下两人关系停滞于暧昧的问题,但好歹甜度适中的气氛延续了一夜,两人都挺受用。
大概是因此而有了信心——那家伙只是傲娇,恋人模式打开得比较慢,那就慢慢来吧。

第二天一早起来看见功一围着个围裙在厨房正包裹着便当盒,心脏瞬时塌软了一块,便径直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那个小身板。

怀里的人一副习以为常的做派,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利索地打了个结,便顺势转身递给身后的人。

 

“快去洗把脸吃早餐!”

 

“嗯。”

 

“那就松手。”

 

“嗯。”

 

“……”

 

波多野只是将头埋进功一的颈窝,似乎要用体温把微凉的脸颊烘热。

怀里的人似乎也乖了下来。

 

“真好啊……”

 

“嗯?”

 

“像现在这样……”

 

“噗,一大早的……”

 

“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整一抖M……”

 

“才不是。”

 

波多野感觉到怀中人红透的耳朵,笑了起来,使坏道:

 

“一子可是很温柔的妻子哦!~”

 

“……”

 

功一的呼吸滞了一下,沉默了下来。

还未等波多野意识到气氛忽然的凝滞,功一已不着痕迹地离开了怀抱,一瞬间满怀的都是湿冷的空气。

 

“开个玩笑啦……”

 

波多野说着正想去抓住功一的手,功一转身面对他,却充斥着距离感。

 

“呐,波多野卓巳……”

 

被叫到名字的人听着不轻不重的语气,一时不知该放心还是紧张,迷茫着自己的玩笑是不是踩了地雷。

只见功一低头站在面前,刘海遮住了双眼,只隐隐看见两篇薄唇抿了抿,道:

 

“果然还是喜欢女生吧?”

 

“……”

 

波多野怔了怔。这话,似乎也无从反驳——大概是说对了的。毕竟这31年来,有29年都是喜欢女生的。可波多野觉得这话要说出来了大概只会引来误会,加上还是头一次知道,功一原来一直在意着这个问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功一笑了笑。

 

“也真是废话——理所当然的吧?”

 

“……”

 

说实话波多野很不喜欢功一现下的态度。每当害怕的时候,就会变成刺猬,以尖利的刺咄咄逼人,硬是作出一副受害却无所谓的样子。波多野好多次想说对我也要藏起软肉吗?只顾着保护自己既不怕伤人吗?

而那人显然没有丝毫自觉。

 

“果然,还是可爱的女生比较好吧?”

 

“是啊。”

 

说这话波多野知道自己并不是冲动。

 

“……”

 

功一愣了一下,又笑了起来,拍了拍波多野的肩膀,解下了围裙从他身侧离开。

波多野也笑了笑,心想该来的总会来的。

 

“但你有什么资格说呢这个?”

 

“……”

 

感觉到功一的脚步停了下来。

 

“你不也是喜欢女生的吗?还是你的妹妹。”

 

 

坐在办公室里摸鱼的青年冷静地将故事在脑中重播了一遍,也记不清最后功一一句话也没说地离开时有没有砸门,好像当时沉浸在自己乱糟糟的情绪里,也忘了去看那人是什么个表情。

其实即使是现在这个冷静的头脑,也没有后悔当时说出那句话。

毕竟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已经盘亘在心里那么久,早就该解决了。

不是说在意功一喜欢的是女生,也不是说不能接受他喜欢自己的妹妹——推其根本,还是现在这种不明朗的关系让波多野心存疑虑——或许,他还喜欢着静奈吧?

自己到底算什么?

这个还是要弄明白的。

 

 

泰辅今天依旧是早早地下了班。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道,心里忽然有些感慨,George Clooney也真是个不可或缺的存在,只要想去,就一定有人在等着自己似的。

其实也不是按捺不住啦。

泰辅对自己说。是真的有事要跟哥哥商量!——顺便就打探一下感情生活咯。

 

而接下来的事情。

让泰辅有些怀疑是不是昨天的事件重演了。

果然有某件事是高频的。

只是从透明橱窗看到的安静的George Clooney中,两人隔着吧台,久久地伫立着。

气氛有些僵。

泰辅趴着冰冷的玻璃观战,不,观看,不,偷看时(……),心里打了个颤——这也太像小情侣吵架前的宁静了。

半晌,波多野终于说了什么。

无奈隔着玻璃,泰辅什么也听不见。

但只见功一抬起了头来,嘴里骂着什么就给了波多野一记拍头杀。

不过没成功,对手敏捷地抬起手来拦截,漂亮!

波多野紧接着又神色淡然地说了些什么,两人目光对峙良久,功一终于轻轻吐了几个字,缩回了手。

气氛似乎缓和了不少,泰辅有些混乱,天啊这都没吵起来这么理智真的是CP吗?

 

“你在干什么?”

 

耳边突然想起阴森森的声音,泰辅心虚,吓得差点“哇”地喊了出来,扭头一看,林桑的大饼脸又给了一记惊吓。

 

“你哥有什么好偷看的?”

 

顾不得解释,泰辅只顾着各种“嘘——”和双手合十“噢捏钙”。

 

林桑摇摇头推门进去,波多野对他说了什么,又对功一笑了笑,功一边白了个眼,边解开围裙。两人跟林桑挥了挥手便走了出来。

惊魂未定的泰辅见状,马上轻盈地拐进暗处藏了起来。

 

 

 

下午三点钟,甜点就在手边了,波多野只是顺手看了个短信便停在此间再无动作。

 

“看来甜食时间从定番撤出指日可待了。”

 

橘步美经过时丢一句。

高木听了笑了笑。

波多野很肯定今天早上的状况,即使不算是吵架,也比吵架要严重得多——这种时候,那个人竟然会主动讲和?

 

“今晚八点,George Clooney。”

 

“喂!”

 

忘了关屏幕,高木探过头来无耻地把短信内容朗读了一遍,摸了还皱了皱眉。

唉,算了,还是请教下前辈吧。

 

“高木桑,你说人家都拉下脸来了我是不是也不能太计较了啊?”

 

“这种语气也能看成‘拉下脸’你抖M吧?”

 

“……”

 

“コウちゃん?你女朋友名字挺特别的。”

 

“喂!”


 

 

最后想来想去不还是在八点钟准时出现在George Clooney。

捱饭点的时候波多野捧着辘辘饥肠想,之所以约在八点,大约是因为那时饭市将过,客人比较少——适合谈事情——也可能是适合大吵一架——不过要分手的话还是选家里好,摔完盘子打完架揣上行李就能走,也不用他收拾。嗯,如果是有明功一的话,一定会打好算盘的。

所以既然是约在George Clooney——

波多野心里舒了口气。

推门走进去时店里还有两三桌客人,波多野像往常一样坐在吧台前第三个位置。

 

“一份林氏盖饭。”

 

带着围裙忙前忙后的人头也不抬。

 

“好的请稍等。”

 

半晌后热腾腾的林氏盖饭端到了自己面前。波多野趁着功一靠近的两秒钟企图捕捉他的情绪,奈何那人低着头,什么也无法察觉。

叹了口气。

 

“我开动了。”

 

自从功一再次回到George Clooney工作,林氏盖饭成了招牌菜。功一似乎不再避讳往事,这也让波多野欣慰。看着眼前猫着背认真做着料理的人,波多野不禁有些小触动——这个人已经在前进了。陪着他前进的人,是我呢。

消灭掉盖饭后波多野环视了一下餐厅,还有一桌客人吃完了舍不得走,谈笑风生。

波多野看了看时间,才过了半个小时,又发起了呆。

 

“喂。”

 

“诶?”

 

终于忙完一轮的功一清闲下手来,看着一手托腮撑着吧台的人,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声。

 

“不盯着我会死吗?”

 

“……”

 

波多野腹诽了一句,说“是”你就会让我盯了?但好不容易那人主动说句话,他也不敢贫,视线在店里打了个转,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人身上。

 

“给我罐啤酒吧。”

 

“没有。”

 

“啊喏,冷藏柜里不是有吗?我看到了哦。”

 

“不卖。”

 

“……”

 

功一理直气壮地回绝后抄起抹布抹起吧台来,故意扫过波多野的手臂让他只好缩起手来。

 

孩子气。

 

波多野苦笑了一下。

 

“那我先走了。”

 

“喂。”

 

功一的动作停了停,跟着就洗了洗抹布晾到一边,来到波多野面前双手撑着吧台,用毫不输人的上目线回看过去。

 

“先谈谈今天早上的事情吧。”

 

“……好。还是别拖泥带水的好。”

 

战火似乎重燃了。

波多野恍惚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和这个人的对峙,从来也不是事关生死殃及社稷的,却能有硝烟四起的体验,棋逢对手的畅快。

明明经常被说好脾气的。真是把所有好胜心都花在这个人身上了。

 

“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

 

波多野是真不知道——据他观察让功一不爽的话应该有两句。

 

“第二句!”

 

“哦。”

 

波多野感叹了一下彼此的默契,但又一思索,第二句话……该解释的人不是自己吧?

 

“不是吗?你喜欢静奈对吧?”

 

“开什么玩笑啊!”

 

功一的声量霎时提高了,从严肃的眉目来看,的确是认真地生气了。

波多野有些迷惑,但还是不免不忿。

 

“是你自己说的哦,静奈婚礼前一天你喝醉之后说的。”

 

“静奈就算不是亲生的好歹也是我妹妹好吧?就算说‘喜欢她’,也不可能是那种喜欢啊!”

 

波多野扯起一边嘴角笑了笑。

 

“或许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呢,酒后吐真言嘛。”

 

“屁!我自己喜欢谁我会不知道?!”

 

“那你喜欢谁?”

 

“……”

 

功一扬起手来就是一记拍头杀。

波多野自知语气有些欠揍早有准备,抬手抓住了功一的手臂。

发怒的柴犬终于停下了狂吠,但可以看见微微眯起眼睛,紧紧咬牙暗吼的攻势。

波多野惩罚般在手上又施了点力,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

说好的谈谈呢,怎么打起来了?

波多野叹了口气。

 

“我不在乎这个。你是不是喜欢过静奈,是不是还是喜欢可爱的女生,我都不在乎。问题不在这里。”

 

确定对面的人怒气稍有收敛,波多野接着说下去。

 

“我是喜欢女生的没错。这大概是你有明功一也改变不了的。以前我想过,你真是一个意外。但现在我觉得,你是一个特例。”

 

 

不是一方自作主张地闯入另一方的人生,而是对于这个异邦人,我豁免他的一切犯规。

 

 

想要进攻的柴犬一时找不到下手之处,只好别过脸去,把小臂从那只发烫得可怕的手中抽了出来。

也或许是淡如清汤的话语意外地温暖。

 

 

 

泰辅看着两人从店里走出来,并排而行,却很有距离。

 

啊~搞不懂。

 

看着人渐行渐远,泰辅狠下心来干脆大着胆子尾随而行。

 

“呐……”

 

开口的是波多野。

 

“嗯?”

 

功一懒洋洋地回应。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管。我只想知道现在,现在的你的想法。”

 

来了!

 

“……”

 

“嘭”

 

正听到紧张之处,泰辅只顾伸长脖子,一不小心绊着了垃圾桶,发出一声轻响。

牙白!

泰辅立马侧身蹲下企图将自己隐藏起来。

一瞬间万籁俱静,但脚步声似乎很快又重新响起了。

呼……

泰辅从垃圾桶旁探出脑袋来,望向两人的身影。

不知何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填满,泰辅隐隐地看见,两只十指紧扣的手,随着脚步轻晃。

啊……

呵。

原来如此嘛原来如此嘛。

泰辅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又看了看渐渐消失在坡道的身影,怎么也忍不住笑。

本来要跟哥哥交代一下缓刑期快过了的事情呐,唉,算了再说吧。

 

不错嘛。大家都在向前走啊。

 

——————————————

 

在“嘭”的一声轻响之后波多野下意识地回头去看,惊讶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自己的手就突然被捞走了。

还十分娴熟地就被另一只手紧扣住了。

波多野看着那人云淡风轻的侧脸一时忘了呼吸,但猛地又想起了什么,道:

“诶,我刚才好像看见泰辅在后面。”

功一看都不看一眼旁边的人,只是没什么目标物地看着前方,几乎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声:

 

“我当然知道。笨蛋。”

 

 

TBC?

++++++++++++++++++++++

——“诶,为什么不让我喝酒?”

 

——“你喝酒谁开车送我回家?!”

 

End.

 

是的。

番外也,end了。

快来褒美我糊我个熊脸~

其实这文写到这……嘛,也真的只能到这了。

龟波气功和竹马确实挺不同的呢,不过森赛的直球啊,一子的傲娇啊,两人之间的安适感啊,幼稚的较量啊等等,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实喜欢竹马,大概就是祈祷着一次对斗转星移的挑战吧。


评论(7)
热度(96)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