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一切阴差阳错都是命中注定(上)

本来我是要很严肃地探讨单恋的

1

心脏即将跳出胸腔的声音,力度大得似乎能从下午三点半一直回响到午夜。

500mL的透明水瓶,白色盖子上有一圈黄色边,纵使化成灰二宫都认得——玲子的周边他可是样样都入手了。痴汉般地。

所以下体育课后在发现这个可爱的本物不知为何地出现在自己桌上,而课室里还吵哄哄完全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角落时,二宫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于是鬼使神差般地,宅男用尽毕生功力一个箭步上前,抄起水瓶,拉开椅子,丢进抽屉——一气呵成。随即坐下用身子挡住抽屉,眼睛滴溜溜地扫视了课室两遍。没有任何目光投向这个犯罪现场。

这可是玲子的水瓶啊……

嘴角忍不住上扬。

简直像马里奥一样轻捷灵巧,完美的犯罪……

 

并不是!!

凌晨两点,人生中第一次失眠的二宫在第五次回忆今天这个激动人心的小剧场后,第五次剧烈地摇头——

然后满脑子都是那个叫相叶雅纪的人在门口闪过的身影。

 

2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玲子的呢?二宫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眉眼也好、笑容也好、微微的内八也好、温柔型学霸也好,玲子的一切,都完全符合二宫的二次元理想型形象。

在学校里,像二宫这样的人不少,明里暗里追随玲子的人广泛分布于高一至高三,甚至方圆百里外的高校,有撮热血的男生还建了 FAN CLUB,每日跟踪记录玲子的最新动态。

嘛,年少轻狂之时有个女神可追,也是件浪漫的事。但这群人,注定是要承受寂寞的。

因为有那么一个人,叫相叶雅纪。

因为相叶雅纪,是玲子的彼氏。

二宫和他除了同在一个社团外没什么交集,但道听途说便知道了不少。

——对女生来说绝对是风云人物的人,可男前可治愈,篮球队主力,摄影协会会长的未来接班人——好吧其实二宫心知肚明得很,根本就是看脸罢了——对男生来说绝对过于秀气的脸。

不过,无论如何,他是玲子的彼氏,这是事实。而且根据他每天放学都来找玲子一起吃饭的情况来看,感情进展稳定。

 

那么,问题来了。

昨天第一节课下课后,相叶从自己班门口走过时……有没有目击到一枚痴汉藏起了玲子的水瓶呢……如果答案为肯定,身为彼氏,他会怎么做呢?

 

二宫在看到相叶闪过的身影后,是马上想要把水瓶偷偷放回去的,毕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坐在周围的同学好巧不巧地都回来了,还包括班里最大嘴巴的女生,二宫的指尖悄悄地碰了碰那瓶水,果然下一秒就放弃了。

拖着拖着一个下午就过去了,虽然据观察,玲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好像完全没察觉似的,但二宫还是在打放学铃后飞快地把水瓶藏进包里马上就逃走了。

最终玲子的瓶子被放在了房间的窗台上。

 

而现在,凌晨三点,躺在床上的二宫在黑暗中歪着脑袋看了它一眼,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桌上啊,神様!

这下好了,说不定相叶雅纪什么都看到了,还男友力十足地告诫玲子远离那个叫二宫和也的痴汉,或许还会加上句“别害怕,有我在!”。

啊~~~面倒くさい!

一夜无眠,二宫划了几次十字小声祈祷:拜托告诉我,我对那家伙开启了隐身技能。

 

 

但第二天参加影协的会议时,相叶在与自己的目光对上后绽开的笑容,很快就打碎了神様在二宫心中的高大形象。

世人眼里恰到好处的笑容。

但二宫只觉得意味深长,顿时打了个寒战,溜到会长身边勾肩搭背假装兴致盎然地聊了起来。

其实加入影协完全是因为玲子的加入。虽然后来二宫也得知了,玲子加入影协完全是因为相叶的加入——二宫偶尔也有些迷惑,是不是应该把“眼光好”加入到女神的标准中去。

二宫和相叶也不熟,这个运动型的人,意外地好像挺怕生,不怎么主动跟人讲话,一群人的时候看他挺热情,但总觉得三两个人的时候大概会就对谁都淡淡的。

会议主要就是交代今天要赶个作业,以“我最喜爱的校园”为题拍摄一组照片,校报社急征,愤世嫉俗的社长对这样的题目很不待见,没讲两句就散了会。

二宫正庆幸着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谁知前脚刚迈开,就被叫住了。

“二宫君!”

相叶标志性的鸭公嗓喊得二宫登时腿软。

蹦着欢脱的刘海跑到了自己跟前,依旧挂着笑容:“那个……可以帮个忙吗?”

诶?帮忙?最近流行的约架暗示?

抽屉连躺着的水瓶“duang”地出现在脑海,二宫顿时觉得在这位彼氏さん面前,自己心虚得像只被发现了小土球里所藏之物的屎壳郎,连忙讪讪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便踮起了脚起跑。

“二宫君!”

又是一声呼唤。但不同于相叶的鸭公嗓,是风铃般清脆明朗的声线,二宫条件反射地便停下步子回过头来,果然是玲子没错。

“诶?什,什么事?”

“二宫君,其实是这样的……”玲子与相叶并排走向自己,带着春日般微暖的笑容,“这次任务太突然了,我和相叶君恰好都没有带相机,所以……可不可以……”

“可以。”二宫脱口而出。

“诶?”玲子显然对这么愉快的决定感到惊讶, “我是说,我们三个人为小组一起拍哦……”

“嗯,可以。”你说什么都可以。二宫在心里补充说明。

“太好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玲子高兴地笑起来,二宫看得满心幸福,连连摆手说“小事情小事情~”,但得瑟了不到三秒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看向了相叶。牙白……

只见相叶却还保持着温温的笑意,说:“那我们放学后见。”

 

4

最终决定先去生物园旁边的小树林取景。三人并排而行,玲子在中间,但整个磁场明显向相叶一边倾斜。二宫不禁偷偷瞥了一眼相叶,那家伙脸上仍是云淡风轻。二宫心里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隐隐有些酸那是一种——确切的安稳感吧。心里清楚有一个人是属于他自己的。

 下午五点半的阳光穿过繁密的叶子洒在三人身上,有些许氤氲。在池塘里自生自灭的荷花,和不知堆积了几季的落叶,让原本清净的小树林,显得更为寂寞。

“这坏境挺舒服的。”玲子官方地评价了一句,又靠近相叶压低声说:“以前都没一起来过呢……”

      相叶笑了笑,对二宫说:“可以先让我照一张吗?”

      二宫把相机递给了他。

      相叶和玲子马上找到了状态,时抬手时下蹲地找适合的角度。

      果然是同类人。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发呆发到眼看就要掉进池塘里的二宫被拍了一下肩。相叶把相机递给他,说:“该你了。”

      二宫接过相机,装着找灵感似的开始在池塘与树木间慢悠悠地转。其实摄影真不是他的兴趣或专长,若不是为了有多点机会接近玲子,他才不会加入影协,呵,不过加入了又怎样?好像只是见证着玲子和另一个人的故事啊。二宫心里笑了笑。

没关系。

喜欢却不要得到。

这才是二宫流的单恋哲学。

      玲子又马上栖在了相叶身旁。枝叶斑驳的投影铺在他们身上,反光的白校服却十分耀眼。此情此景,似乎只要是这两个人,就可以永恒了。

      二宫定定看着眼前的画面,只觉得面前两人的背影令人目眩,一时竟忘了失落,甚至没有妒忌。

      “  咔嚓。 ”   不自觉地摁下了快门。

      留下了玲子干净清瘦的背影,却也恰巧捕捉到相叶回头的目光。

总觉得相叶的视线刺穿镜头别有深意地看着自己,二宫一下子回过神来,马上拿开相机。结果三次元里的相叶明明温和而略有一丝羞怯。

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怎么了?”玲子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气流变化,转过头来只见两人诡异地相顾无言。

“哦,呃,我拍好了。”二宫移开视线,低头关上了相机,“那个,我先回去了。呃,照片的话……”

“请发到我的邮箱吧……“玲子说着从包里掏出纸笔。

诶?好像不小心要到邮箱地址了耶……二宫从上一秒的灰霾里探出头来,感受到了世界的美好。

可正当他偷偷观察着玲子握笔的手势时,自己的左手却突然被捞走了。抬头一看,只见相叶正拿着笔在自己的手臂上写下一串英文加数字。

“发给我就行了,我再发给玲子。”

二宫应声缩回了灰霾之中,感受到了世界深深的恶意。

 

 

5

本来是三人一同离开,过了两条街,玲子在岔路口告别。相叶没有送玲子,跟二宫一起走,二宫想着他大概也要搭电车,便只好认命了。

一路无话。

二宫有意无意地便和他拉开了一小段距离,想着什么时候兵戎相见了他好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是为什么……当电车的门缓缓合上,为什么这人还跟着?!

因为摄影而耗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正好是下班的高峰期。二宫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终于找到了容身之处站稳下来,回头看相叶也笨手笨脚地跟随着,终于按捺不住,壮起胆子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不料一旁有个大叔正嚎着嗓讲电话,笑得嘎嘎嘎,相叶似乎听不清,大声地说了个“什么?”分贝立马盖过了大叔。

二宫立刻感受到了周围激光般的目线,腹诽了一句“欺软怕硬”,只能无奈地靠近相叶,把脸凑到他耳边说:“我说你干嘛坐这条线!”

相叶没有看他,十分流利地说:“我也是坐这条线回家的,在你的下一个站下车。”

“蛤?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嗯……你没注意到而已吧……我,我有见到过你的哦。”

什么鬼?二宫心里蔑视了一下这个不严谨的谎言。不过也不怪相叶,他不知道,在玲子的FAN CLUB网站上有那么一栋专为他建的楼——有详细到他有几根腿毛的档案。家住何方简直不在话下,按这条线路大概几百年都回不去。而且如果没记错,相叶好像是骑车为多。

当然这话二宫也不好说出口。

一下子又回归了沉默。列车的轻微晃动下,两人的手臂一下一下的轻碰着。

太奇怪了。

今日的相叶。

平日里甚至会回避交谈的相叶,今天居然一反常态的主动靠近,是个什么图谋?二宫试图找找其中能有什么蹊跷……低头酝酿半晌,思来想去,果然最有可能的契机,还是昨晚的偷窃事件——果然被发现了吧……

二宫顿时又有点恼怒,你要知道了你倒是说出来啊,我又没说不认,干嘛这么扭捏!

一抬头恰又对上了相叶正看着自己的目线,二宫皱了皱眉头,又把脸凑了过去,心想着要来场爷们儿点的谈判。相叶注意到了身高差似的,贴心地把耳朵侧了过去。

正好到站,车厢内一拨人群涌动起来,二宫刚说了半句“你是不是知道……”,突然背后被疑似手肘的物体用力顶了一下,瞬时往前倒了下去,栽进了一片温热中。

二宫骂了一声“谁啊!”,转而感觉脸透过校服熟悉的触感碰到了另一层温度,这才意识到他倒进了相叶的怀里。他心下觉得还没开局就失了气势有些糗,连忙撑着相叶的肩膀想起来,却发现相叶的手摁住了自己的手臂。二宫更是一惊,马上使力挣脱开来,抬头怒视相叶。

“你干什么啊?!”

话一出口,还没等相叶反驳二宫自己就后悔了,方圆两米内的乘客,目光都有意无意地瞥了过来。

二宫顿时有冲出去卧轨的冲动,只能寄望相叶说句“重死了好痛!”之类的来解围,却见相叶无视他的求救,红着脸别开了视线,小鹿似的眼睛游移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般挤走了所有眼白,压抑着嘴角的弧度,只毫无诚意地说句“对不起……”

 

二宫无奈。

为自己,也为玲子。

这孩子看起来治愈,其实是真蠢啊。

评论(6)
热度(142)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