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成人礼(上)

拖了两个月的第一篇作业。接好! @舞驾四郎  

不是很正宗的年下师生。点文基本都说要niku,那我也只好用我的实力把你们吓跑了www(大概连老芙特都硬不起来……啊,加个雷慎
_____________

仪式结束后跟着熙攘的人流走到神社门前,才发现稀落地下着雪。相叶收了收和服的领口,伸长了脖子张望。

“相叶くん!”

相叶扭头向喧嚷中格外清亮的声音寻去。啊,找到了,蓝色西服黑色大衣和针织围巾,誓要穿足一个冬天的人。

相叶扭着身子艰难地横穿人群,迫不及待的想招个手,却见那人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手来伸到后颈去。

不由得一怔。

一定是刚才捂衣服的小动作被看了去吧?是要把围巾解下来给我戴吗?

優しなあ〜さすがせんせい。相叶忍住笑意吸了吸鼻子,脚步加快起来。

 

“マサキ!”

“诶!?”

母亲的脸突然挡住了大半视线,紧接着温和恬软的大围脖就包裹住了脑袋。

父亲和裕介随后而至,拥抱和糊脸纷至沓来。

“喂!!”

“啊啊!你个笨蛋也成年了啊!”

“臭小子!怎么说你爸的儿子呢!“

“就是啊我好歹是哥哥啊喂!“

“是啊,还是个大人了。“

“是啊孩子他妈……孩子终于长大了……“

“诶爸别哭啊!!”

说着说着四个人简直要抱在一起,相叶趁着父亲的大手放过了他的脑袋,抬起眼来找二宫。

只隔着一道人海,几个跨步的距离,那人没有走过来,低着头摁着手机,另只手还伸在脖子后面,挠痒状,手肘抬得高高的。

几乎同时包里的手机动了动,相叶掏出来一看,正是二宫的邮件。

“感谢20岁的民那给我一个假日哟~我要好好享受先告辞了<( ̄︶ ̄)↗”
ちょっと待ってよ!!

相叶抬头,只见那人眼睛亮晶晶的,朝他挥了挥手机,张大嘴巴和着白雾做了几个口型,等他解读出来是“おめでとう”时,已经被人群掩埋。

 

相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证书,用袖子遮住了落下的小雪片。

 

一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二十岁的相叶雅纪,正式成为一名成年人。

 

$

 

来祝贺的亲戚朋友很多,晚饭时相叶家干脆在桂花楼摆了席。父亲很高兴,啤酒烧酒全上了,众人纷纷说要灌相叶酒。相叶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烧酒。

喝彩和掌声响起。

父亲不甘示弱般也灌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开始口若悬河。来宾也没几个清醒的,牛皮越吹越响最后哭作一团。父亲被裕介拖进房间时仍不忘再说两次已经重复了一整晚的话。

 

“一定要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啊……”

 

我当然会啦。相叶默念着想。

 

只留了盏壁灯,相叶独自在厅里收拾着一片狼藉。都快十点了吧。他无奈地把啤酒罐放进收集袋。

其实相叶那么果断地选烧酒是因为……啤酒什么早就尝过了。他记得很清楚是在高中时候,那天家里没人,二宫又取消了补习,百无聊赖蔓长成深深的空虚,便刻意地想做点什么特别的事。

灌着清凉的液体猜测着他不能来补习的原因……学校总不用加班吧,那是约会咯——哦……不,或许只是家里急事吧?是吧?拜托是吧!

苦涩的味道先于啤酒的香气印刻在相叶的脑里。

总是能用直球把他的二宫せんせー打得耳根通红,但说实在的,相叶心里并没有那么自信。历经尘世软磨硬泡的大人啊……还要是心思九曲回肠的他的二宫せんせー啊。

今天二宫默默离开的身影始终在眼里挥之不去。

明明,最想要让他看到自己正式成人的样子的啊……

 

相叶抬眼看看时间,抿了抿嘴唇。

还赶得上终电。

 

一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二十岁的相叶雅纪,正式成为一名成年人。

 

与他的恋人的距离,仍然是无法变更的九年。

 

$

 

在玩游戏和改教案之间艰难地选择了后者的二宫自认为是个还算成熟的大人。

答应了那家伙会去成人礼,便远远地看了仪式,不料回忆起往事,看到那小子闪烁的笑颜时,心绪不争气地有些摆荡太过。

相叶是在高二转到他执教的班的,初见时不爱言语,还染着一头黄毛,多少让人猜测是否有不良少年的历史。

第一次常规检测,相叶的国文成绩一塌糊涂。二宫想着转学考那么难都能过,常规小测应该不在话下,一定是失误。而在第二次检测的成绩出来之后,他毅然决定了破例开小灶。

毫不含糊,每天放学后一个小时,刷题讲解刷题循环往复。相叶从不反抗,每次得了点小表扬总笑得特别灿烂,整齐的大白牙与那一头刺眼的黄毛简直相映成趣。

就这么过了大半个学期。临近期考时二宫对他说:“呐,我们打个赌,这次考试还不及格的话,去把头发染成黑色。”

相叶从题海中抬起头来,眨了眨眼。

“那要是及格了呢?”

“随你想一个愿望。”

半个月后,相叶毫不客气地拿着卷子来讨奖励,二宫才察觉他人畜无害的笑容里早已预料的得意——

“せんせい、

“以后也给我补习吧——

“去我家。”

 

$

 

“叮咚。”

刚泡好一杯咖啡,揣摩着最近越发爱回忆往事,是不是真的老了,二宫顺着门铃声打开门,脑海中的人竟然就出现在眼前。一瞬间他愣了愣,原来不是老了压根就是做梦了。

那人喘得说不上话来,也没理会奔跑中凌乱起来的在冬日里显得过薄的外套,只直勾勾地看着二宫,湿漉漉的前发张牙舞爪地摊在额头,差点滴出水来。

二宫回过神来,把他身后的门带上,伸出空着的右手去把他的刘海拨回一边,撅了撅嘴巴。

“冬天也能跑出这个汗量,你个笨……”

“せんせい!

相叶没让他把话说完,目光在幽暗的玄关变得异常明亮起来。

 “我成年了!”

 

“……”

 

掷地有声。二宫想。

 

$

 

一开始二宫也很难接收这孩子的脑电波。

 

过二十七之后就开始被家里催得紧,二宫简直连和子妈妈的电话都害怕。

校园祭将至之时二宫被委命给学校晚会的舞台剧出剧本,手头又有篇论文还没写完,熬了一夜,第二天上补习时趴在相叶的书桌上睡了个死。

再苦战了一天,终于完工。但刚想着能轻松几天,负责舞台剧的老师就拿着那沓说厚不厚的稿纸往手心拍得响亮,“不够积极”“情节不够跌宕”“不适合舞台剧”……一堆理由汇回最后一句“再改改”,二宫“啊”“是呢”点头应着,接过稿纸后心绪又兜了一圈,最终是抿抿嘴笑说“好”。

连着两天上古文,没几个学生爱听,变着法子跑火车来吸引注意力一向是他的强项。只是那天说“下课”时如释重负的感觉尤其明确。

他趁着其他人都在上课的时间偷偷上天台抽支烟。手机震动,收到了来自和子妈妈的邮件,是通知这个周末和某家人吃饭的行程。

烟圈飘向晴空下的白云,却一转眼就被风吹散了。

有时还是不由得会陷入深深的疲惫,不是劳累,而是感知不到所做的一切意味何在的空乏。

哪里是尽头?二宫心里苦笑。已经过了思考这种问题的年纪了吧。

“老师……”

一听就能辨认出来的声音。二宫惊讶地回头。

“相叶雅纪,都上课了你还来这儿要我记你逃课吗?”

“原来老师真的会抽烟啊我猜对了……”

相叶没听见似的径自走过去,抽出了二宫手里的烟往嘴里放。二宫来不及防备,只见得他叼起自己抽过的烟,嘴唇撅起来吮了吮,才终于找好感觉般吸了一口。二宫没由来的为这个动作别开了脸,竟忘了制止。

相叶吐了口烟,咧了咧嘴还给了二宫,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老师你眼里的血丝好吓人。”

“那你就别让我操心了快回去上……”

“那让我陪老师翘节课啦。”

说完相叶兀自笑了起来,似乎也兀自同意了这个征求。

关于为什么会答应这么没有逻辑的事情二宫一直想不清。现在看来,他为人师表的原则好像早就被相叶破坏得所剩无几了。

 

$

然后……老芙特硬了。(ง •̀_•́)ง

比较早看到的亲应该见证了这一心酸的历程,
土下座!实验结果,子博也是经不起诱惑的!!梅开二度,调戏失败。😭
(这就是我分了上下的前因后果)等吃的民那抱歉,来周再战。
PS.厚个脸皮求不老歌邀请码π_π
 

第一次发文好像就是在去年的黄金周……嗯。本来有写完欺诈事件就撒手的打算的……好像越陷越深了……

又要回学校啦大家快来跟我说说话!!

顺带说一句,点文尽量都写,但,可,能,会,拖,很,久(土下座

评论(13)
热度(83)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