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芝居练习

现实向。手动将时间轴拖回月九时期。六月前开的脑洞,一直没敢把结尾写下手。突然心血来潮结了。

节目录制完毕后二宫在乐屋翘着小白腿歇了会儿。

相叶紧随着走进来后在背后若有若无地发出了一声略重的鼻息,不知是笑,还是单纯的敏感。

“最近的服装师…也太…”

二宫平静地咽了口水,深知对方指的是什么,拍了拍裸露的半截大腿。

“そですね……这叫小学生ぽい吗?”

相叶终于干脆地笑了笑,“そですね!明明吐槽起来是大叔ぽい。”

“喂我可……”

“但是……”

同时开口。二宫回过头去向着镜子里的相叶撑起眼皮下目线示意让他先说,一瞬间镜里镜外的人四目相对,毫无痕迹般,相叶只是移开目光,侧开脑袋想了想什么,然后挎起包朝镜子里的二宫说:“去你家?”

 

 

 

吃过夜宵后二宫问来客要不要留宿,那人收拾着桌子应了一声“啊那就打扰了哦”。

二宫洗了个澡后换相叶去洗,坐在地板上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地打开了电视握起了手柄。

便心下笑了笑。

这次也是“吃饭──打游戏──看漫画──晚安"这种安定不变的流程吧。

中学生一样。

 

——但如果是中学的话十八年都无法毕业哎呀也是大变。

 

虽然总被说永远十七岁什么的,但二宫觉得自己三十岁的痕迹挺重的,大概也是心态问题,即使越发地没皮没脸,撒娇买卖萌什么的也无法那么坦然了。而这个人明明比自己还大半年,却能顶着褶子毫不心虚地贩卖元气,不愧superidol名头,似乎下一秒就能得心应手地讲出月九里浪漫的台词。

 

そですね・・・・・・

 

能让人感到浪漫的人吗…

 

——然而这个人的月九根本没有爱情线。

 

他兀自笑出了声。

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出来的相叶看见电视里游戏的菜单界面,绕了弯去拿吹风机,道:“笑什么呢?你先开始吧别等我。”

吹风机呼呼地响了起来。

二宫提高声量问道:“我说,最近的多拉马拍摄,还好吗?”

相叶大概也还是听不清的,盯着二宫读口型,然后应了一句“大丈夫”。

二宫看着他点了点头,也没指望他听见地嘟哝了一句“あ、そう”。

转身按下了游戏的开始键。

 

他又依稀想起多年前,每次年下的自己为年上的相叶收拾烂摊子时,心里那丝轻飘飘的得意和满足。他不否认,刚认识相叶的时候心里真的感慨过──怎么会有那么笨的人啊?!但时间推移,果然年上有年上的智慧,了解的人大概都会为他的聪明感慨──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吧──认真几分,放过几分,总很有分寸。让他在这个人世间,显得如此恰到好处。

 

——那说到底,会养成为他操心的习惯,究竟是他笨,还是自己多事啊…

 

就这么一心二用地冲着关,吹风机的声音忽然停下,还没等二宫回头,头顶就响起了相叶的声音。

“但是,nino…”

几乎感觉到热气在头顶上方浮动,二宫一激灵先按了暂停,还犹豫着要不要吐个槽我家地板再好你好歹也走出点声音来,身后的人突然猫下腰钻到了面前,瞪圆了他的小鹿眼,哭丧着脸,就差没有土下座。

“陪我排明天的戏吧,拜托了!”

 

二宫盯着眼前的人,反应了两秒,继而眯起了眼。

 

 

——32岁失格。

 

用眼睫毛买萌的人,32岁失格!

    

 

相叶相信自己拿出剧本时的表情是十分正直的。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老师来演健太啦。”相叶拉着二宫在沙发前的地板坐下。

“诶,健太不应该是你嘛。”

“いやいや,我想见识一下老师的嘴炮,やっぱり,说那些大义凛然的台词时,总觉得还不够诚恳的样子啊…”相叶把剧本双手递上。

二宫低着头接过,笑了笑。

“所以是说我爱跑火车嘛?全然高兴不起来…”

“…嘛,这么说是…”虽然不是本意但似乎很有道理,相叶笑了起来,想解释点什么,却被二宫打断了。

“但是相叶桑的话…怎么说也会有很正义的样子吧…眼睛看起来就是从没撒过谎的样子……”

这段自言自语般的话让相叶一时有些茫然,只见得眼前的人低着头翻看着剧本,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也不知这话有几分认真。

——这种话,似乎在哪个番组也说过吧?

在电视上听到多年老友对自己如此的评价,相叶当时只觉那人小巧整齐的齿列幻化成了一个个轰鸣而驰的火车厢。

 

什么嘛……

 

虽然时刻记得帮助自己的形象经营,确实是体贴的友人的典范。

 

——但对于我的狡猾,nino明明比谁都了解的吧?

 

于是相叶似赌气一般没有回应什么。

 

“啊,有跟寺尾桑的戏啊…”二宫喃喃起来。

“……是啊,果然是老戏骨,对起戏来,总觉得有很安心的感觉。”

“嗯…好久不见了呢…”

二宫突然想起了什么般“欸”了一声,抬起头来。

“所以这月九真的没有爱情线了吗?”

“嗯?”相叶突然被那人水汪汪的眼睛看得一怔,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只好顺着他的话做出教科书般不服气的样子,“什么啦,明日香不是喜欢健太嘛?”

“诶……”

二宫怀疑地皱了皱眉,“全剧终了都还没告白呢,人家大概是迷途知返了吧。”

“喂!”相叶有些苦笑不得,嘴皮子功夫果然斗不过,“这是,怎么说,脚本的特色,嗯,这也是这部剧的亮点之一。”

二宫“嗯?”了一声装作不解,饶有兴趣地看相叶又要怎么连自己都骗不过地胡说八道。

谁知相叶直直向他看了过来,捏捏下巴,还真讲出了点所以然来——

 

“呐你看,恋爱最美好的样子,不就是在确定关系前的……暧昧嘛?”

 

二宫怔了怔。

 

——一瞬间他几乎要相信,这家伙看穿的比他想象中多得多。

 

 

 

直截了当地挪开了视线。

二宫拿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ふふ”地笑了起来,“相叶桑真是行家。”

相叶似乎为自己的发言有些羞耻,也夸张地笑了出来。

——满脸褶子的笑法果然很影响画风啊。

“嘛……关键是,”二宫抽了抽鼻子,话锋一转,“这可是月九欸……”

“嗯?所以?”

“所以……单恋是没有ラブラブ的……”二宫甩了甩手里的人剧本,“全剧终都只是靠了靠肩膀,真的大丈夫?”

“这个啊……”相叶眨眨眼想了两秒,喃喃道,“nino有看剧吗……”

“有。所以感谢你的脚本,被剧透的那么体无完肤我想也不用再追了……”

“喂,现在是不是才播到第四话?”

“对但我已经说了我不会再……”

“是是是!”

相叶打断他故意的碎念,忽然被启发般眼睛蒙上了一层光,弯弯地笑了起来。

“那我干脆再剧透一点好了——”

“纳……”

“其实不只是靠肩膀的——还有这样!!”

二宫还未反应过来,只见相叶变成一个黑影猛的压了上来,一个天旋地转两人便叠着摔在了地上。

咚。

地板冰凉,突然袭击有没有防备,硌到了后背。

“疼的啊八嘎!”

二宫扒住身上人的臂弯倒吸了口气,却只见相叶从他的颈边抬起头来,刘海乱七八糟,笑得乱七八糟。

 

“ドキドキ的情节还是有的啦!”

 

自家沐浴露的香气像被打翻了一般流溢而出。

把相叶温软的气息晕的更稠密似的。

二宫这才发觉耳郭清晰震颤着的是心跳的频率。

什么啊……

——话也说得乱七八糟。

——所以dokidoki屁啦。

只是被影响着心跳也有点乱七八糟罢了。

 

二宫别开眼皱了皱眉,赶紧找到话题的出口。

“俗套什么的我就懒得说了,啧,英九华桑也是挺辛苦,诶,不对,我又不是明日香,刚才不是让我来演健太吗?你这演的谁啦?”

“欸……”

一个音节又带出一段温热的气息,浮在两人短短的距离间久久不散。继而一阵沉默让重新看向相叶的二宫在平旷的四目相对间就没了逃开的借口和时机。

相叶微微撑起眉毛,略带疑惑的无辜眼神让二宫一瞬间恍了神。

时光猝不及防的倒流到十几岁的光阴般,他想起那时候他们也曾在那么近的距离注视对方。

也无可避免般想起,那个随恶作剧而来的,硌到牙齿而只有疼痛的吻。

 

他在相叶此刻投下的阴影里看着他。早已褪去婴儿肥,最近更是瘦的脸颊凹陷的相叶。没有谁比自己更清楚他的改变。

 

这个立派的大人可不是属于自己的笨蛋了。

 

可是几乎同时,读心术般的,胶着了半晌的空气忽然被相叶的气息搅开。

“我是相叶雅纪。”

 

“……”

二宫看见那双漆黑瞳孔中的自己一瞬间没隐藏住的惊诧。

他无心恋战般闭上了眼。

 

果然。

当年被问及初吻时也是……下意识地便看向了相叶,对视后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隐藏不住的时刻,有那么多那么多。

明明早就看穿了吧。

我们的距离,其实早就不存在了的。

只是十八年的陪伴,足以练成收放自如的放纵。

别人眼中难以撒谎,而难以在演技上有所突破的相叶桑啊……

二宫翘起嘴角,睁开了眼。那家伙也跟着咧开了褶子,蹦出一串跳跃的笑声。

一爪子拍过去。

 

“快演戏啦——”

——————


所以这是一个……讲心照不宣的小故事(?)

评论
热度(121)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