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热海(牙医×小刑警)R

换回旧版老芙特感觉又能自由飞翔了。上上月果然立了flagorz
 @Survival 交作业!!

题目是牙医AX牙不好的宅男N

嗯从标题看来我是离题万丈了……

果咩私设较多,有niku但繁琐情节更多¥&#%……且A的诊所是秘密服务黑 道人士的所以……反正……慎食。 

 

“啪嗒。”

二宫从掌机的白光中抬起头,铁皮屋檐轻轻抖了抖,踩出只干瘦的黑猫,三两步走进了黑暗里。

啧。

牙医诊所边隅的墙壁隔着衣料把手逼硌得生疼,脚下未干的雨水又让人浑身身不自在,他最终是关了掌机,揉揉眼睛。

 

——上头明明说过会派个搭档的,怎么着都半个月了还不见影?害自己现在蹲点还没人替个班。

 

被派到这条商店街已经快一个月了。赶巧,这一个月来山田组毫无动静。

天知道二宫有多想速战速决,分配下来的那个狭小潮湿的四曡半空间简直让他好几次怀疑自己已经成了条腐臭的鱼。倒也不是上头抠门,那屋子要转两个弯才能到这个诊所,但楼上窗口却正好就对着诊所二楼——存在着完全与牙齿无关的另一个诊室的地方。

二宫进过诊所,一楼,装牙疼。跟普通的私人诊所没什么不同,就一点不大正常——那个唯一的医生——笑起来跟朵用力过猛的太阳花似的——明目张胆地给他开了好些个药,明目张胆地收了好些个钱。

二宫满心抑郁无处抒发,只能盯着名片上的名字默念:“アイ——八嘎野郎——”

 

“咿——啪!”

诊所的门一张一落,终于走出了一个人影,灯光下还可见满身尘土,半个衣袖吊着,手缠着绷带。

二宫拢拢耳麦。

“出来了。10点钟方向。”

耳机那头传来一声毫无波澜的“了解”。二宫静静看那小混混模样的人一瘸一拐直到进了巷子,摘下了耳麦。

 

没我什么事了。

 

上头得到线报说蹲了一个月的山田组今晚可能有动静,不过现在看来——只有一个人受伤——八成是个人恩怨罢了。今晚的任务估计是没什么结果,倒是上头得更加紧提防内部的人了……

二宫抹了把脸从角落里走出来,恰要经过诊所跟前却又听到门开了,他一惊,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个牙医。

“晚上好!”

还未褪去一身白大褂,看起来不像是要下班的样子。

都凌晨一点了诶……二宫苦笑点头作回应,转身欲走。突然被一个力量猛地往后拽了一下,出于职业的警觉,他反身便是一个挥拳,正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要刹车,却见拳头只是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掌心——

“是要复诊吧?”

相叶医生诚恳地问。

 

“诶?”

 

“因为——在外面等好久了的样子……”

 

二宫倒吸了一口气。

 

——什么意思?被……发现了?

 

相叶没给他思考的时间,合上五指轻轻拢起那只拳头,“啪嗒”打开了诊所的门。

 

$

 

该做点什么才能让两人的喘息听起来不那么像是情事后满足的心意相通的回味。

但屋子里清洁的消毒水味和浊腻的气味不肯相融,证明着刚才的一切激烈昂然。

感觉锁骨落下了一个吻。

我怎么不知道这满身汗有什么好吃?

他闭起眼睛不知是思索还是休眠。

“我的裤子,你就这么扔到地上了?”

相叶一愣。

“嗯。”

“艹……”

二宫推开身上的人就要下地,相叶一把摁住他,自己转身下床去捡起了他的牛仔裤,从左边口袋一掏,拿出了他的掌机。

“找这个?”

二宫没说话,一手夺过,检查了起来。

还好,完全没事。

正松了口气,一个物体飞到了自己胸前,二宫拿起来一看,是一台用密实袋装好的AU手机。

二宫看向相叶,只见对方一笑,心里便确定了。

是那个小混混的手机!

“你……”

“就当见面礼吧!”

二宫久久迟疑,只能诚实地“蛤”了一声,然后相叶便趁他愣住的时刻脱了白大褂,一身轻松地再度翻上床来,明媚地笑了起来。

“请多指教——我在警校的时候见过你。”

“蛤?!”

二宫看着瞬间笑到没有眼白的人恍惚记起了些什么……

半个月前上头派人来通知他会有搭档来协助,在咖啡厅的的名片卡上留了关键字——

“相場”。

……

Aiba……

 

“Aiba?!”

 

“Hai!Ninomiya~”

 

二宫深刻体会到了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奥义。

 

相叶当然是没有察觉这一切,把热热的体温覆上二宫,讨赏一般说:“反正都可以交差了那就再来一次吧!”

二宫屈腿向他小腹一个暴击。

“唔!……”

相叶拱起腰来捂住肚子,就让那人钻空翻身下了床。

他看着他捡起衣服时突兀起来的肩胛,舔了舔嘴唇。

 

啧。

算了。

未来的日子还长。

——————————

一个月前写好的,改了太多遍,我已经失去了味觉……民那还是当正经警匪动作戏看吧。


不多发一篇了顺便这儿说一下,【成人礼】终于也是修复了……之前一直忘记orz……片刻到底个什么玩法,这阅读量是哪儿来的!?

评论(13)
热度(256)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