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纷纭 1.

听说sho酱想看一个关于Akira和Natsuko的连续剧所以

监督N

偶像A

tag打成这样是因为互攻肯定有但还不确定谁先下手


——————————

商谈完毕,夏子只见二宫和也前一秒还对着监制笑盈盈的脸一转身就黑了。

但生意事只是开胃菜,豪吹不破的牛皮和灌不完的酒才是主食。待赞助商的人终于肯散场,已是凌晨。夏子踮着高跟鞋跟着越走越快的二宫,穿过色彩迷幻的前厅,那人一直到停车场都一言不发,一路上夏子“蹬蹬蹬”的脚步声引来不少目光,大概旁人看着还以为他们是对小情侣,女方做错事了,男方生气呢。

其实夏子是二宫的助理。

当然,加上这么个前提的话,现下看来二宫一定是个冷酷爱刁难的坏老板。可再其实,刚才的酒都是二宫帮她挡的。

她跟了二宫五年。这时间够二宫从他的处女作开始,完成了三部电影的制作。也够让他的酒量来了个质的飞跃。不过夏子知道,别看他走得稳稳当当,三杯下肚时皮肤已经转成派大星色了,恐怕这会儿胃里正翻腾着呢,指不定后半夜怎么难受。

开了后座的门让二宫瘫下去,夏子上了驾驶座。

“先睡一会儿吧,路程有点远。”

后边没什么声响,估计梦里的马里奥都已经通第一关了。开到半途,才突然冒出来一句不知什么话,大概是口齿不清的脏话,夏子往镜子一瞅,吓一跳,前路白光正好照着二宫的脸,那人已坐直了身,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醒了?胃痛?”

二宫凝视几秒,眼神软了下去,揉了把脸,说没事。

“快到了,先别在车上打游戏,免得更想吐。”

那人撅撅嘴,又躺了回去。

夏子知道二宫这笑这酒赔得不痛快。很不痛快。

本已磋商好的制片人杀个回马枪说赞助商那边有条件,直接说定了新片男二的人选——相叶雅纪,K社人气偶像,演技烂泥扶不上墙。

当然很难要求一部影片里每位演员都有专业表现,二宫更是一向对这不大在意的。

从24岁的处女作开始,快节奏的神展开,情感传达精准的镜头语言,让他的影片拥有雷厉风行的个人风格,吸引了不少粉丝。不过,能让它们在小成本片票房中名列前茅的,少不了卡司,阵容不会太强,但总有一两个当红鲜肉加持。这就包含了对演技这种东西的妥协。

但这次不同。

这次的影片是完全不同以往的文艺慢片。夏子看出来了,二宫对它投入了满满的证明自我的野心。二宫的电影口碑两极,爱的人爱它在潇洒的嬉笑怒骂间带着哲思和人情,厌的人厌它依赖光怪陆离的故事制造噱头迎合猎奇心理、镜头剪辑通俗单一跟连多差不多一个水准。眼下第四部影片,二宫亟需打破既有印象,让大家看到他的实力。

于是相叶雅纪的出现,便可谓一阵arashi。

单是他的偶像身份便会招致人们对这是部文艺片而不是商业片的怀疑,更何况其出了名的感人演技。不过选文艺片和这问题可谓相伴相生,正是因为业内对二宫的转型态度消极,赞助难找,才被K社钻了这么个空子吧……本来还挺喜欢的小哥,难得将要一起共事了,夏子心里却五味杂陈。

下个路口就到了。夏子安慰二宫:“其实片子里男一男二戏份差不多嘛,你就将原来男二安排成特别助演,把男三的位置调上男二呗。”

二宫声音闷闷的,说:“男三只有五句词,要我敢让他们爱豆演这角儿,他们肯定敢从脚本下手扭转乾坤。”

“……到了。”夏子停了车,叹气,“那要不然你就特别调教一下吧,说不定别人手里的烂石头到二宫监督手里就被点石成金了?”

“啧。”二宫咋咋舌,下了车,“明天来拿新脚本。”

“诶?又改了?!”

二宫没回答,走入了夜色中。

 

二宫的电影喜欢用现成小说改编,但原著到他手里往往都得面目全非,完全变成了他自己的东西——也是最适合市场的东西。

这次选择的是一年前出版的一个绘本,叫《听说》,挺畅销,画者倒不是重点,吸引大家的是给它配上文字的作家樱井翔,严肃文学界青年领军人物突然玩了把小清新,诗般的语言字字都是绕指柔,可把大家吓了一跳。那混迹国外的画家刚回国,还没什么名声,也被一并关注了,大野智这个名字进入了越来越多人的视野。

原作较抽象,带有忧伤,但讲究童话般的绮丽,倒也显得温暖。

于是脚本刚出来的时候夏子都快哭了,连二宫以往作品中乐天知命的态度都没了,各种愿非所得得非所愿,郁闷得不要不要的。

抽象的故事具象开来,成了一段掺着boy’s love的三角恋。男二一年前因意外去世,男一没有参加葬礼,一年后的忌日里,男一去墓前献花,遇到了男二的妻子,她坦言其实从遗物中发现了男二对男一的珍视,猜到了他们曾经的关系。男一由此讲起了与男二的故事,也是无独有偶的那种离经叛道之后因现实压力与误会猜忌最终分离的情节,而男二的妻子也讲起了与男二相识相守的经历,安稳而平淡。

夏子的第一句评语是:“监督你是不是缺爱啊?”

二宫的回答是:“没爱,也不缺,因为不需要。”

“何必呢到底?”夏子郁闷地合上脚本,“已逝的人只能活在生者的记忆中,但每一个人眼中的男二都是不同的,零碎的。之于男二来说这是遗憾的,他存在的痕迹太渺茫;而之于其他人来说,也是遗憾的,没有人拥有过完整的他……你这到底,是何必呢!!”

“嗯?”二宫挑挑眉,“你终于没把除皱针打到脑袋上啦?”

 

再去二宫的公寓是在第二天晚上的饭点,这点是二宫定的,就是要方便让夏子顺便把晚饭捎上。

早餐和午餐被无视是可以猜到的,但神情严肃地看综艺这一点任是谁也猜不到。

“动物园?!相叶桑?!”

“便当放下,嘴巴合起来。”二宫把原脚本和一沓稿纸扫到夏子面前,“有劳了。”

夏子哗啦啦翻了几下,修改字数真是十分可观,大概有元脚本的三分之一了。夏子扶额,只能坐下来开始看。

综艺没停,偶尔传来几声标志性的鬼畜笑声,夏子抬头瞄两眼,只见二宫捧着便当却没动勺子,看得目不转睛。

“看啦,一到相叶桑身边就跑开了。”

“喂喂!太过分了这孩子!”

“哈哈哈哈……”

哪有人被嫌弃还笑得那么开心的,小狗都能欺负他呢真是……我也好想欺负!!夏子满脸荡漾出春光。

“认真点。”二宫嫌弃脸。

二十分钟后夏子看完了,再看二宫,饭只吃了一半,无奈道:“一天没吃东西你也不会饿吗?”

“看完了?”二宫合了笔记本。

“嗯……”夏子整理好稿子,歪了歪脑袋,“总觉得……”

“嗯?”二宫蹙眉。

“监督你这一天都做什么去了怎么突然就满腔都是爱了?”

枕头攻击*1。

“哎呀哈哈哈……”夏子空手接枕,继而笑了起来,“说真的说真的,这样一改我很喜欢。男二不那么张扬叛逆了,体贴隐忍的个性让他温柔而疏离,这样的他更迷人,也让他和男一过往的小疯狂显得更弥足珍贵;而且他们的关系是男二提出要结束的,而不是那么多阴差阳错,更现实;还有,男二与妻子的故事没那么寡淡,充满小幸福……整个故事看下来,便更像是男二使男一和妻子的人生都圆满起来了……”

“……”二宫看着便当盒,皱眉,“哦?”

“嗯!”夏子点头,“不过监督,你怎么会突然大改啊,明明演员都快选好了……”

二宫彻底放弃了剩下的半盘饭,喝了口茶,说:“还不是为了那个爱豆,原来的男二他驾驭不了。”

“嗯?”夏子瞪眼,“真就给他啦?”

“还能怎么样?”

“诶,那难道相叶桑不是更适合健气一点的角色吗?”

“……”二宫挠腿。

“……”夏子疑惑。

“……”二宫继续挠。

诶,我怎么就成聊天黑洞了?

二宫突然停手,“男一选好了,就你哥。”

“啥?!”

“是叫Akira吧?Akira酱之前来面试了哦,你正好不在。”

“诶?!”

“我看了下他去年的出道作,不错嘛,那酷炫狂拽的小眼神跟我真像啊。”

“嘶——”

夏子突然一个激灵又哗啦啦翻起了剧本。

“找什么?”

“监督——”一分钟后她抬起悲怆的脸,“我不想看我哥亲我喜欢的男人——”

 

“嗯。是要亲男人的戏。”

乐屋里就两个大男人,经纪人松本润这正直言辞一出,气氛就凝固了起来。

“所以……事务所也答应?”相叶雅纪把翻到四分之一的剧本放在膝上,不知是该继续翻页还是冷静合上。

松本整理了他番组过后换下的衣服,挑眉摇头:“当然。因为就是事务所谋回来的差事。”

“诶?”

“现在是存亡之秋啦,上头都指着你救命呢。”松本在沙发另一头坐下,腿一翘扭成了个S形,“咱们事务所本不算势单力薄,但在近五年力推的三个人中,你看看,戏剧担当松下拍戏受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站起来,偶像担当本田前两个月又曝出丑闻,被以进修为名送出国去避风头了,就剩你……”

“等一下,”相叶蹙眉尔康手,“本田酱是偶像担当,原来我们角色一直重叠了啊?”

“没有啊,你是搞笑担当。”

“哦。”

松本接着说:“所以你说,他们不压榨你压榨谁?”

“这我知道,”相叶低头,“但那为什么还让我去挑战尺度?很危险吧,大家真的接受得了吗?”

“上头当然有考量到这个,”松本托腮叹气,“但也只能赌一赌了。毕竟你都快三十了,再继续靠唱唱口水歌、在综艺卖卖蠢来维持人气并不现实,所以趁着这个节点,让你逐渐转型,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这部片既是文艺片,容易体现演技,又没什么太抢眼的演员,不会抢你风头,然后……这个题材,搞不好能收点男饭呢。”

“……哦。”相叶喝了口水,“松润你说话越来越像妈妈桑了。”

拍头+戒指暴击。

“嘛,本质上倒也没差就是了。”松本努努嘴巴,又上手去摸摸相叶的脑袋,笑吟吟,“过两天就开新闻发布会了,我给你挤出了这个日程,休息时间缩短,好好工作哦my good girl~”

 

会场不大,布置简单,舞台背景贴了张概念版海报,用的还是绘本里的画,只是大家都注意到了它的重点——片名改了,叫《纷纭》。

男一由大器晚成的新人Akira担任已是惊喜,男二的妻子又由人气一直保持中上的优香出演,更不用提super idol相叶雅纪的参演了,整个卡司名单刚公布便掀起了发布会的小高潮,各家媒体涌上前来递话筒。

二宫穿得也并不大正式,趁着这档口便退到了演员身后。所幸有主持人控场,优香桑也很健谈,对记者们的提问回答得俏皮而得体。

“小爱豆到底来是不来?”二宫退到舞台边俯身问台下的夏子。

“我打了二十通电话,第一通说在路上,后面的全拒接了。哎呀喂,”夏子急得跺脚,“你,你快过去啊,那个笨蛋很不会讲话啦还让他来回答!!”

二宫皱眉,双手交叉于胸前,倒待在角落咬定青山不放松了。

“优香桑和相叶桑的确是个养眼的组合,但片中Akira桑和相叶桑也有过感情纠葛呢,对于这角色,Akira桑有什么想法呢?”

“……是呢……”AKira已经为新片准备好了新发型,有点哑的金色,发根还染不仔细,掺着黑,配着一副童颜,叛逆少年形象立刻就凸显了,“角色之间的情感历程是片子最吸引人的地方了,我希望能演出让观众们都能有共鸣的感觉,也很期待和相叶桑的合作。”

真是会避重就轻。二宫赞赏地勾勾嘴角,忽然听见舞台后方传来疾走的声音。

说着就窜出了个人来,黑色西装一看就是定制的,贴合地展现出那人颀长的身姿,伴着小步跑,柔顺的栗色短发一蹦一蹦的像只小动物。

小爱豆。

二宫认出来人,侧身让了让路,那人便咻地从他面前飞跃上台了。

“啊,相叶雅纪桑终于到了呢!”主持人还没记者眼尖,说这话时记者们已经开始涌动了。

相叶走到前方,对演员们和记者们分别鞠了个90°的躬,双手合十皱起鼻子来连连说抱歉抱歉,环视了一下,突然发现了什么,“诶?二宫监督呢?”

主持人说:“哈哈,躲后头去了呢。”

目光便全都投了过去,二宫抿抿嘴,直起腰来假装害羞地笑了笑。相叶转身,马上明白自己刚才是把人家当staff桑直接无视了,嘴巴呈菱形愣了一下,只能尴尬地笑起来赶紧走过去人跟前,鞠了个100°的躬,说:“对不起,监督!!”

二宫拍拍他肩膀说“大丈夫”,两人同走回舞台前方,与一众演员并列。

有记者问:“相叶桑迟到了三十分钟是为什么呢?”

相叶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笑说:“录制番组时出了点问题得重来,就耽搁了,是我想的不周全呢……总觉得,这还没拍就要被减戏了呢……”

二宫蹙眉:“这都被你发现了。”

“哈哈哈哈……”哄笑响起,主演迟到的尴尬也淡去,提问便得以顺利进行,自然更多是围绕相叶的问题,他回答得当然也是恰到好处。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主持人说:“最后一个问题了哦!”

一个声音尖利的女记者拔得头筹:“二宫监督选择相叶桑来演这个重要的角色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被点名的两人皆愣了愣,但二宫收敛得快,无人察觉,他低头笑出齿列,说:“那当然,是因为相叶桑适合这个角色啊。”

相叶看着身侧的二宫,因为高出半个头,看不清他的眼神。

“善良,温柔,治愈,希望通过这部影片,相叶桑的这些特质也能被更多地注意到呢。”

然后相叶视线里的二宫抬起头来,嘴巴抿得像小猫一样笑了笑,不知真假地露出求表扬的神色,说:“是吧?相叶桑?”

 

----------------------------------------

第一话加长放映

但往后大概也是个又长又臭的故事

然后本月尽量坚持隔天更!!

评论(19)
热度(159)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