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 3.

监督N 偶像A

进度放慢。之前再熬点文,是的猴年马月的点文还没写完呢,然后还卡了,然后就勉为其难地去玩了三天,然后隔天更什么的就让往事随风带走了。

——————

“我总觉得监督好像不大待见我。”

拍摄进行了一周后,相叶如是对经纪人说。

“哦。”

经纪人头也不回,专心开车。

“就哦??”

“反正你一向觉得全世界99.9%的人都不待见你。”

“哦。其实世界0.1%也有很多人了啊松润……”相叶撇撇嘴,埋头拆开零食包装袋,“你只是想说99.9吧?”

“啊你说啥?我听不懂。”

 

与其说不想被工作伙伴讨厌,不如说是相叶害怕那种给别人添了麻烦的感觉,让自己觉得自己很没用。因而一开始为演技被二宫训斥的时候,相叶消沉得不要不要的。他利用碎片的休息时间反复看脚本,又叫松本找来了原著绘本,耐着性子翻了五六遍,终没悟出什么东西,只好厚着脸皮去找二宫指导,又总被推托,说到现场再说。

相叶救不了自己的愧疚,转了个弯,决定先收买人心,每天尽早到片场,无一例外地带上一堆零食小吃,保证至少人手一份,当然,擒贼先擒王,有针对性地购入润喉糖和汉堡肉更是必须的。

于是没多久——相叶就和夏子混熟了。曲线救国,曲线救国。通过夏子提供的情报,相叶得知了二宫生平最爱的三件事,存钱,打游戏,被请吃饭。

第一项,如果直接送钱能解决问题的话相叶当然乐意,但这有贿赂嫌疑,不,这就是。第二项活动因为电影制作的紧张程序而暂被搁置了。而第三项,不仅是唯一办法,看起来也比前两项温和有效。

事不宜迟,择日不如撞日。

当天结束拍摄是在九点左右,正是去吃个夜宵,喝个小酒,培养个男人间的友谊的好时候。相叶换下戏服,故意等到staff散的差不多了才跟着二宫走进停车场,然后突然加快两步走到他前头说:“啊,监督好巧啊,附近有不错的店哦我们……”

迎上来的却是二宫苍白的神色和语言:“我有点累了,不好意思相叶桑。”

相叶还竖着大拇指指着后头的方向,脸上的笑容滞了滞,但他见二宫真的满眼血丝,也不好再说什么:“啊啊,也是啊,那辛苦了二宫桑,回见。”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琢磨着今天说话的过分不自然,摸摸脸,竟然是烫的。

“等等相叶桑!”身后的二宫叫住他。

“嗯?”相叶回头。

二宫说:“别太勉强自己了相叶桑。到目前为止你的演绎都没什么大问题的,有的话我都已经纠正了,大丈夫哟。”

他的眼里没什么色彩,让人读不懂这到底是安慰还是劝降。

“是。谢谢监督。”相叶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

是因为被小看了?不,不全是。

 

什么招都没用,当天晚上,他只好再次翻开绘本。

 

第二天的戏在海滩拍摄,剧组选择去稻毛,估摸着两天拍完,还多是夜景,便干脆安排了住宿,全体待上一晚。

回到千叶,相叶顶着东道主身份,tension似乎也高了不少,准备机器时,二宫在人群中看见那人捧着原著绘本跟浓颜经纪人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

这场戏背景是泰之和仓田毕业三年后的同窗会,大家在海边开派对,从黄昏玩到深夜。

三年再见,从泰之一个掩抑着千言万语的眼神开始。他眼里的仓田再无高中时期那样羞涩,却仍是温和干净,显然已朝向立派的成年人方向大步迈进。他默默抓了抓自己的金发,便打消了上前搭话的念头。

海滩,烟火,五颜六色的青春,像烧烤冒出的撩人白烟般的荷尔蒙。仓田被打趣问怎么没有带女朋友过来,他脸一红,说还没有呢。跟仓田同校的男生马上站出来指证,“昨天才跟追了你半年的学妹去吃饭了来着吧?”粉红色的哄笑声顿起。

泰之冷眼看着一切,转身走出人群去浅滩踩水。过了一会儿,他看见仓田走出来接电话,听不清在说什么,但眉目笑得温柔。泰之魔怔一般径直走向了他,抢过了他的手机,问:“女朋友?”

仓田愣住,他能看出泰之的眼神赤裸地表达着什么。脚本中的他停顿半晌,再度客套地笑起来,说:“饶了我吧,真的没有哦。”

Akira目光灼灼地看着相叶,嘴角却是漫不经心地笑意,心酸和无赖的分量把握得恰到好处,他问:“女朋友?”

相叶愣愣看了他半晌,突然丢盔卸甲般垂下眼睑。

他说:“饶了我吧,真的。”

 

他没有按脚本走。

 

Akira自然最先暗喊“牙白”,但全场反应过来后,竟也没有听到二宫的指令,全员只好硬着头皮继续。

残阳如血,海波粼粼,相叶染回栗色的发丝被风吹乱,Akira再迈上前一步,牵起了他的手。

 

“Cut!”

 

相叶下意识抬头张望,一下子找到了二宫从监视器另一旁抬起来的脑袋。

四目相对,皆蹙着眉。

相叶是担心,担心他的擅自改动会令二宫不满。所以他当然也读不懂,二宫其实是在检索,研究着相叶雅纪这整一个人。

最后二宫果然还是说:“再来一次。相叶桑,请照脚本再来一次。”

黄昏的戏结束得快,士气高涨,连带着夜晚的戏也提早完成了。

全员在海边的旅馆下榻,相叶跟松本一间,某人兴奋劲儿没过,在松本洗澡时闯进去企图共浴,结果遭到教科书般的嫌弃并被踹了出门。相叶心里委屈,趿着拖鞋出去散步。

远远便见有几个staff在海滩续起了摊,心下一喜便要过去,谁知一个转角,却见二宫正坐在延廊,身着暗色和服,披着蓝色大衣,神色有些沉郁。

“要散散步吗,监督?”

灯光突然被遮掩,二宫回过神来只见俯身浅笑的相叶。

“走吧。”他从善如流。

静谧的夜色下两人并排而走,一路跟着闪烁的星辰和细密的潮声。

二宫对相叶的改动始终没有明确表态,大概是后来按照剧本的演法进行顺利,便不再追究了?无论如何,相叶还是先主动认了错:“监督,今天我没照脚本来演,给大家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二宫对他的道歉不置可否,倒说:“为什么会这样改?你很想跟我说说的吧?”

“诶!”相叶被看透心思,有些不好意思,“嘛,是的呢,我是根据脚本和原著对仓田的塑造,才做了些改动的……”

“嗯?”二宫示意他继续说。

相叶舔了舔嘴唇,说:“夏日用艳阳烤灼我的心脏,他用春雨把它泡得更烂。”

二宫抬眼看了看他。这是绘本中出现于同窗会情节的配文,也是让他对仓田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的一句话。

在现实之下寂寞困苦的泰之得到仓田客气疏离的回应时,感受到温柔的刀锋。

二宫是这样理解和诠释的。

而相叶接着说:“泰之对仓田的倾慕,年复一年,逐渐发酵,他痛苦,却耽溺,而此时如果仓田对他稍卸了防备,那么,泰之一定会……铁了心地沉溺到底的吧。”

二宫望着海面,沉吟半晌,问:“那你又怎么肯定仓田是会松懈的人呢?”

相叶笑了起来,说:“是呢,这我确定不了,只是……”

“只是?”

“那天约二宫桑吃饭不仅被拒绝,还被说了些像哄小孩一样的话,心里真是有些不痛快呢……监督其实对我是有不满意的吧?好像是体谅我而安慰我,却并没有想过要接受我吧?不过我只是个合作伙伴嘛,不像仓田和泰之——我想,仓田对于他喜欢的人,是做不到这种地步的。”

二宫被说得愣愣的,过了片刻才皱起眉来:“等等,相叶雅纪,明明是你演不好戏怎么搞得好像是我不对了?”

相叶皱起鼻子来连连抱歉,说不小心讲了多余的话。

二宫看着他又径自切换回了滑稽的模式,一时也不知该说点什么,明明那一通话堆砌了多少混杂的情绪在他的心里,他忙于安放还措手不及。

这个人究竟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什么啊?还有,谁告诉他我对他不满意了?

“啊!”

正想着二宫的水平线位置突然空阔了,低头一看,相叶竟摔进了沙子里。

二宫扶额,替他庆幸有黑夜作掩护没人看见super idol的丑相,无奈给他伸了把手。

“谢谢,二宫桑。”相叶握着他的手起来,回身看看,发现了沙堆里露出小角的石头,“是杠杆定理啊。”

“叫nino。”

“……二宫。”

“倒不用那么不客气,叫nino……”

“Kazunari。”

“……”

便见相叶在眼睛旁比了个树杈,做了个抽搐一般的wink。

二宫看着他得意的样子,眯起眼,停下了脚步,说:“相叶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一直没跟你说呢……”

“诶?”相叶听了,也驻住脚,把眼睛撑得圆圆的。

“我家姐姐,是你的饭哦。”

“诶?!”

“真的,从你出道开始,至今。”二宫双手环胸,眼睛亮亮的,像盛满了月光。

相叶果不其然地感到惊喜,但他心绪一转,又发现了什么:“诶,所以nino早就认识我啦?”

“是啊……”不知为何二宫觉着这话说得有些丢人,他抓抓后脑勺,“当初还是走王子路线的呢,我早就跟我姐说了你迟早就是个谐星,她还不信。”

无奈相叶的毒舌闪躲功能重启:“nino你观察真入微啊。”

二宫别过脸去:“没办法嘛天天被逼着看。”

相叶便笑起来捂脸:“啊啊——总觉得有点哈族卡西啊,nino其实我的隐藏饭吧!”

“不。”

 

真是的,又岔开话题了。

我想讲的是……我一直知道你很努力啊。

————————

这章终于短了点,做个过渡。两宫对爱拔的感情变化还是没被本人察觉,我写的也就模模糊糊了(等一下你不是作者么
得嘞下一张就让他觉醒吧!古拉那黑暗魔法!

评论(15)
热度(127)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