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 4.

监督N  偶像A


终于按时了TT

脑子正在流出黄色液体写正经东西好困难

——————————

从稻毛回来没两天,便是约好拍摄宣传照的日子。

是的,拍摄还不到半程呢,宣传就忙起来了。

二宫拍文艺片,不代表就不营销,相反,他要让投资回足本,证明自己口碑票房能兼顾。即使是冲着卡司冲着同志题材而来,他也不在意,说到钱的问题有数字就够了。

 

照惯例由夏子开车,二宫在后座补觉。结果在系安全带时,夏子余光瞥见副驾上放着点什么,定睛一看,一本是掀开的原稿纸,一页纸大大地写着“相叶雅纪”四字,一笔一划写得很有力。

“监督你……你写的?”

二宫艰难抬头,看到她手里的纸,说:“让他签的。”

“诶?!”

“给我姐的。老姐是他的饭。”

“诶?!啊!怪不得你把角色给他的时候倒挺爽快……等等相叶桑的事务所不让签名的啊!”

“是啊,所以才叫他签的。”

“啧啧,以权谋私!”夏子不忿,转念一想,“诶,相叶桑坐过这车?”

“呃,嘛……”二宫自觉解释了起来,“昨天去看了家咖啡店。我不是一直还剩个取景没决定好吗,那家伙给我推荐了一家,就去了。”

“啧,关系很好嘛……”夏子心下不甘寂寞了一秒,回头看二宫,只见他睁大眼盯着椅背已经恍了神,“监督,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啊。”

“嗯?”二宫回过神来,却为这话又有些迷糊,他的确有什么塞满胸口似的欲诉不得,但仔细想想明明就是诸如自家姐姐饭爱豆的心路历程这种琐事,说出口来也难有趣味,便揉揉眉心,说没什么。

“……”夏子迟疑半晌,面带忧伤,“监督——你这话一出这段就结束了哇我又没戏了啊你看我上一章还被旁白带过了呢这章得补多点啊还有……”

 

负责拍摄的是业界知名摄影师荒木,外行人对他简单粗暴的概括就是四个字:黑白,情 色。他有只拍黑白照的原则,且擅长用性作切入点表达对世界的理解。

当然小爱豆是不能脱的,大师倒也不计较用温和点的表达方式。最后决定三位主演分开,只 拍单人,配合剧情选了有代表性的几个场景。

第一天安排的是相叶,首先来到了学校。一进场二宫就注意到了,相叶不仅换上了整洁笔挺的西装,还带了个口罩,待他像学生对师长般来给自己和荒木打招呼时,二宫问他:“花粉症?”

相叶捂捂口罩,笑着点头,说保证在拍摄时尽量忍住,二宫不置可否地努努嘴,朝荒木说:“看吧这个麻烦的孩子。”

荒木看着他俩,意味不明地点点头。

第一个场景是在仓田被同学围堵的角落,荒木就这么让相叶走到那个阳光关照不及的墙角,趁着他一脸迷茫的时候拍了一张,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细想发生了什么,荒木又让他坐下来,以成人的仓田的身份回忆被堵截的事情。

相叶松散盘起腿,侧着脑袋看着雨水未褪的地面,半晌,他缓缓抬头,看向了荒木的方向。他的眼神逐渐深远,与镜头之间仿佛横亘着另一片风景。二宫眯起眼睛看着屏幕中的相叶就这么厚重而遥不可及地凝望着自己,而他眼里的是另一个穿白色校服的身影,那头金发盛着余晖,他跑向他,向他伸出手来……

“啊——嘁!”

一个石破天惊的喷嚏,画面里只剩两根飞扬的呆毛。

Staff哭笑不得。相叶捏起鼻子连连道歉,马上从口袋里掏出张纸巾急匆匆地擤了两下。

荒木也笑了,表示这个场景已经完成。

相叶对这样的顺利当然是惊讶,但毕竟是好事,便更多是高兴,高兴起来,就在前往下个拍摄地时蹭了二宫的车。

 

“所以监督要用我推荐的店吗?”相叶抱着纸巾盒在副驾回头说。

“嗯……”

“不用也没关系哦我还有其他推荐反正那是最后拍的场景吧那就不急了我们慢慢……”

“有喷嚏就打!”

“啊——嘁!!”用掉了最后一张面纸。

夏子无奈腾出手拿出一包新的,暗怨为何两个大男人在这儿,小女子还要负责开车。

“谢谢……”相叶锲而不舍,“所以监督……”

“嘛……大概就是它了吧……”二宫话锋一转,“倒挺意外的你竟然会去那么浪漫小资的地方,跟老板还挺熟的样子……”

夏子灵光一现:“前女友推荐的吧!”
这话信息量挺大。

相叶脑中滚出一些诸如“为什么你肯定是前任而不是现任”的问题,一时不知从哪个下手吐槽,二宫倒一下子笑了出来:“谁要去前任推荐的店啦,你又肯定他没现任?”

现任倒是确实没有,相叶瞪大了眼:“喂喂这脑洞可越开越大了啊!”

夏子泄气:“监督,我不就是想探一探吗,有点默契好吗?”

谁知二宫较真了似的,倒头一躺,说:“人气爱豆身边没人?可能吗?”

这话相叶听了心里无奈,是人气爱豆所以不能有人啊!

而夏子听了有些奇怪,怪什么?

这措辞这语调,是所谓二宫流撒娇吗?

 

第二个场景与第一个场景正相反,是相叶穿着校服在会社中拍摄工作的样子,一路进行下来荒木都挺满意,下午三点就完成了。

最后一个场景荒木没有提前说明,他在staff收拾道具的时候找到二宫,开门见山问:“你觉得相叶君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二宫的咖啡杯正举到半路,他为这突然的提问愣了半晌,低头露齿一笑,习惯性地用羞涩和笨拙掩饰措手不及,他迎上荒木时刻探索着什么的眼神,稍卸防备,在脑海中描摹起那人的样子,一阵暖意从脚尖悄悄往上蔓延。

“相叶桑啊,初见觉得是个老好人,深一层……就觉得他真是让人残念,做事总是力不从心的,真让人替他着急……但再深一层的话……

“却大概是,像水一样吧……

“遇到礁石就攀沿它而过的圆滑,任鱼和落花畅游的包容,盛在手里却会轻易流淌的自由……”

二宫说着,抓了抓耳朵,突然轻笑了起来:“某种意义上来讲,又让人挺讨厌的呢,对谁都温柔的少女杀手,岂非男性公敌?”

荒木笑笑,扶了扶眼镜,似对他的话细琢了一番,点点头:“果然吧,镜头下,有些东西会放大数倍。”

他没等二宫回答,径自又问:“你给我的片段,我看了。看到了你形容的相叶君。但我有些好奇,你要拍的到底是脚本里的人,还是相叶君?”

二宫怔忡。

荒木却没再深究:“谢谢,我大概想到下个场景的样子了。”

 

最后找了一处废旧的和式屋子,现场布置得如经过洗劫一般破落,荒木让相叶坐在废墟般的门庭,解开白色衬衫往后脱下,同时似乎听到呼喊一般回过头来。

空气中弥漫着木材沾水的气味,破裂的门板被放倒在地,这一方毫无生气的脏乱景象,添上个相叶雅纪后,竟突然明亮了起来,如在残垣断壁长出一朵白莲。

一记漂亮的擦边球。

镜头在俯视相叶的角度特写他裸露出来的颈项,慢慢延伸到柔软的耳廓,干燥而鲜艳的唇尖,逐渐模糊,再到睫毛投下来的淡影,没有一丝杂质的醇黑的眸子。

二宫看着屏幕中的黑白世界,质感细腻的明暗表现让他仿佛能触到那颈椎的骨骼,一节一节,扭曲成优雅而性感的蛇形,他听到它们,在嘶嘶地,吐着鲜红的信子,逼近他的胸腔。

 

离开之时二宫依旧窝在后座。

他看着前方景色不断被甩在身后,车子沿着笔直的公路驶向暗红色的天空,却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结界,然后渐渐地,黑夜将前路遮掩。

他说不清此刻的情绪到底是困惑或是什么。

自处女作以来听得最多的负评,大概就是说自己太限制演员的自我表现,演员从来都被他捏塑成他想要的风格,让影片的完美显得不自然。

而荒木的话正相反。

他放开了相叶。

还是,他束缚不住相叶?

 

十三年前旧电视里的相叶羞涩紧张地念着听起来就知道背了好久的出道宣言,棕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凌乱,在画质糟糕的影像中二宫甚至找不到他的眼白。

“牙白。”

一旁的姐姐放下了手里的薯片,盯着屏幕的眼神从欣喜变痴傻。

二宫后来知道了,他那是见证了一个人坠入爱河的瞬间。

他再认真看看那把衣服穿得松松垮垮的傻小子,只摇摇头。

但无奈姐姐爱得疯狂,海报杂志电视,哪里都是相叶雅纪,二宫十六岁到十八岁离家之前这一段岁月,竟被一个小爱豆占了不少份额。大概是听多了姐姐的夸赞,二宫也渐渐注意到了他努力的一面,在心里对他的定义成了优质偶像。

不过他更喜欢在番组里看到他偶然大起胆子来欺负同伴,然后笑得把褶子都挤了出来,下唇看起来肉墩墩的,正好被门牙压出浅浅的影子,每当这时候二宫都会觉得他跟班里一个恬静的女生长得微妙地像。

“像吗?”

屏幕里的相叶突然撑起圆圆的眼睛来问他。

“很像。”

坐在床头的他回答。

“是吗……”相叶在床边坐下,握住他的双手,“她是你喜欢的女生?”

二宫愣愣看着眼前的相叶,说:“不是。”

“是吗……”

手上的力度突然加重,相叶偏了偏脑袋,用肉墩墩的嘴唇,衔住了他的嘴唇。

 

二宫猛然睁眼。

依然是在摇晃的车内。一片漆黑。

关于少年的绮梦,惹起二十九岁无从解脱的燥热。

 

他没有坠入爱河的瞬间,相叶雅纪擅长的,是扮猪吃老虎,温水煮青蛙。


————————


关于少年两宫对爱拔有没有感情呢其实我也是不知道的(喂!

更多的是欣赏和普通地觉得这人很有趣吧,又或者有但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喂!!



评论(10)
热度(134)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