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 7.

监督N  偶像A

现在还有心情搞西皮真的好吗(笑泪

我相信,一是比我懂他的人千千万,不管是真是假也轮不到我哔哔;二是声称着喜欢他,便已经因为他而更爱这个世界了吧?我对他还该有何求?

监督N  偶像A

————————

两日后相叶出差四天。

主演不在,大伙儿又那么累,这不就是休假的信号吗?

但二宫一横眉,直截了当,说这三天里要将Akira的其他戏份先拍完。

一众工作人员疲惫得不知该如何反抗这种马不停蹄,在片场掰指头数数,开拍至今快一个月了,竟只放过一次假,登时觉得肝都衰竭了一半。

跟久了二宫的老人不以为然,咋舌说你们不知道这家伙的绰号是“童颜暴君”吗。

 

另一头,相叶也在抵达俄亥俄州的第一天投入了工作。

所幸第一天的工作还算轻松,主要是带大家逛逛,拍些街景的镜头,没想到这个往常只会以凶案发生现场出现在日本报纸角落的县实际上也是个普通的,会在夜晚亮起灯火后充满生活味道的地方。

不过愣是倒不过这时差,夜晚回到旅馆和AD桑小酌一杯,仍毫无睡意。

望着天花板发呆将近半个小时后,他好像受什么指引似的,打开pad,在检索栏填上了“二宫和也”。

从没有用这种途径了解合作伙伴过。

与其说什么比起他人评价和媒体前的表现,他更相信自己的感知,不如说他就是普通地忘了有这种方式可以使用罢了,又或者是因为那些对工作有用的信息,松本总会先于自己察觉到并仔细罗列。

大概是因为现在与二宫拉开了遥远距离,相叶想起这个人的时候忽觉没了什么实感。

网页马上显示出二宫的三部电影长片作品,评分清一色是中高等级,再看下去,还有好几个学院赏的新人奖和最佳入围。

相叶皱着眉,翻开百科瞧瞧那人出生年月,还真是比自己晚半年,眉头更皱,不禁溢出一声“すげー”。

再往后翻去,相叶猝不及防地发现一些六七年前的短片和PV中还有两支是自己看过的,倒灌而下的时光突然浇得他浑身打冷战。

 

那些年岁里,自己徘徊挣扎的年岁里,他也在努力前进着。

 

颇有另一个自己的味道。

 

相叶搬了把椅子坐在窗边,逐个打开为数不多的访谈,看那个人在跳跃的日期中,眉目由尖锐变柔软,谈吐由认真变儿戏,自信由深藏不露变欲盖弥彰。

凉风将他吹得越发清醒,他也仿佛早没了睡觉的兴味。

 

第二天早上相叶还特地让松本多备了点咖啡,结果得知了任务后已如被打了兴奋剂——他要和狮子一起愉快地踢球。

上场前他看了眼AD,颇有一眼万年的味道。

比想象中更惊险百倍,特别是没控制好方向正踢中lion桑的门面的时候,那零点二秒里一人一狮的对峙绝对是能出现在日后的人生走马灯中的。结束这场博弈后相叶拖着只剩一半的魂魄,立刻让松本快快送他回酒店睡觉定惊。

再醒来已是第三天早上。松本破门而入,硬是把人从被窝里拉了出来:“你他妈的忘了今天要去哥伦布给长颈鹿踹吗?!”

相叶的头沉沉的,分不清此时是现实还是梦境,直到盯着松本过分有真实感的浓颜看了三秒,才清醒了点,慢慢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系列险象环生,心里忽有一丝浮沉不定的感觉。

在松本催促的目光下叼上牙刷,偷偷拿起了手机。

 

只亮着橘黄色台灯的房间里,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震。

正伏在床头柜写便利贴的夏子自是看见了,她扭头看了眼在一旁睡得极沉的二宫,解锁打开,看见发件人的名字,便放下顾忌点开了邮件。

 

“今天大概会去买伴手礼哦,监督有什么想要的吗?”

 

夏子叹气,回复起来。

 

“(;^;)夏子是也。监督病了,正在睡觉。其实监督对礼物什么的没计较的,随便给他买件文化衫吧,他平时穿那两件衫的领子都松了。”

 

那边很快便回复了。

 

“诶?生病了?严重吗?”

 

“只是感冒发烧,但是我猜他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给他买了点会产生疲惫的感冒药,让他好好睡一觉,顺便给大家放两天假。”

 

“原来如此……听起来最操心的还是夏子酱啊!不过总觉得监督醒来会暴走诶小心哦!”

 

“放心啦,不是我自夸,虽然我只是助理,但监督待我还是像待亲妹妹一样的,最多说两句呗,哄哄就好了。”

 

这话发送过去后夏子思索着自己的措辞,忽有些得意,又看向了一旁的二宫。

那人睡着的样子,倒根本不像是兄长,相反,柔软无害得像只小奶狗。

她心下一暖,拍了张照传给了相叶。

这下却久久没有回复。收拾好东西的夏子临走前才看见了新邮件,相叶只回了一句话。

 

“如果能把整个世界都给他就好了。”

 

啧。

这两个人的温柔真是有的一拼。

夏子笑笑,但突然想起自己刚才的一番大言不惭,果然有些怂,一个手快,将刚才的对话统统删除。

 

休息两日是不足以回血的。

但看着第二日苏醒的二宫非但没有暴走反而十分平和的样子,大家都害怕其中有诈,纷纷卯起来工作,一口气补完了昨天的进度。

下午下起了小雨,傍晚时分天已全黑。剧组在一座和式宅子里拍摄泰之在实家初次见到男三的场景。

晚饭时间有电视台的人来取材,为一周之后主题曲的公布准备好宣传素材,主要是披露电影拍摄花絮,记者找到和staff边吃边聊的二宫,说要做点访谈。

二宫故作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撅嘴说问吧问吧,惹得旁人都笑了。

记者当然也因这举动放松下来,访问便在二宫真假参半的回答中融洽进行了起来。

结果没过一会儿,院里亮起一声“我回来了!”,大家一扭头,只见两人撑着伞走近,那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便是几日不见的相叶。

两手挽着两袋子伴手礼,一副跑腿小弟的架势,只是随意中透着品味的私服和明亮的笑容又将他清明与众人分别开了。

二宫看着他坐到自己身旁,带来一阵清新的湿气,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无视了录影,伸了手去捻走他刘海上的水珠。

气氛似乎并没有因分别几日而变化丝毫,相叶笑说了声谢谢,便向镜头招手:“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记者顺势将话题转到了伴手礼,相叶便正好也一样样拿出来分给staff,果干坚果巧克力、奇形怪状的U盘、快艇和骑士的帽子,何止人手一样,还有得挑呢。

可眼见着相叶分的开心,大伙挑得痛快,转眼袋子就要空了,记者问:“二宫监督不占占便宜吗?”

二宫听了正要笑笑说没关系,那头相叶就停下了分赃,冲镜头比个尔康手:“扎死他阿魔门,普利斯!”

画面外的松本适时将一个黑色大块头捧给了相叶,二宫一皱眉,送吉他琴箱?

但显然不是,琴箱沉甸甸的,随着相叶打开的动作,出现一把褐色民谣吉他,在灯光下,一点点展现出上乘的色泽。

“はい!给监督的伴手礼。”

二宫摸摸耳朵,把盖子掀起来瞧准了那牌子,眉头更紧:“……这……”

Staff显然也察觉了这等级差别,倒也不恼,开玩笑似的揶揄相叶太会拍马屁,相叶不理,只把琴往二宫怀里送。

二宫接过吉他抱在怀里,还是止不住吃惊,又不好在镜头渲染这礼物的贵重程度,迟疑半晌,开口又成了吐槽:“也没听说过吉他算那边的特产啊!”

相叶自知理亏般笑笑:“在你以前上的番组里看到你说你喜欢的东西,吉他算一样,所以我心血来潮,就买了一把,正好也算是谢谢监督一直以来的指教嘛。”

“既然说了喜欢,那就应该知道我本来就有啊。”

相叶噘噘嘴,答得理直气壮:“可那不是我的啊。”

这话又让二宫愣了一把,他摸摸鼻子:“反正,你送给我的话就是我的啦,也不是你的。”

一来一去逗得大伙儿都笑了,纷纷起哄让二宫露一手。

二宫讪笑看看镜头,看看相叶,再低头看看吉他,调整了坐姿当做默许。

相叶盘坐在他后侧方,看他弹出几个零碎的音再调调弦钮,房间里的笑闹声没停,staff的玩笑他也一个不落地接上,但半晌后倏地低了低头,带出一段流畅旋律,大家便静了。

是陌生的旋律,却有熟悉的昭和味道。

昏黄灯光下,随着和弦转换,那背影中的瘦削肩胛微微耸动,覆盖其上的白色T恤如一片轻轻起浪的湖水。

真是很适合他的调子。

细腻而让人安心。

一曲终了,二宫没等大伙儿回过神来,先伸手抓了抓脑后的头毛:“啊啊,错了几个音……”

众人错过鼓掌时机,不干了:“为什么没有把吉他写到特技那一栏?!”

二宫又低下头去笑。

记者意外找到这么个好素材,不放过了:“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没想到监督连吉他也弹得那么上手!不知道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呢?”

“痕迹。”二宫说。

“嗯……?”意外普通的名字,“是哪位的版本呢?”

二宫抿抿嘴:“其实是我自己胡乱写的。”

“真的吗?!好厉害!自己作曲?!”众人又是狠狠吃了一惊。

二宫的耳根都开始红了,他连连摆手说写得并不多,下意识想转移话题,结果一扭头便看见了相叶,正静静地抿嘴看着他,眼里有丝像是骄傲的笑意。

二宫霎时转开了眼眸。

完全没用上好演技,这动作里的慌不择路绝对能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他觉得瞳孔颤了颤。

众人自是没表达够汹涌的崇拜之情,二宫顺着转身的姿势干脆回应起他们:“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会弹吉他怎么会拍戏呢?不会作曲怎么会拍戏呢?”

“哈哈哈哈……”众人笑,staff开始互指,说你看你还只是个灯光肯定是因为你不会弹吉他,你混了十年还是美工肯定是因为你不会作曲。

趁乱却让相叶凑到了过来,二宫见他一脸笑意地问“喜欢吗”,带着几分不自在地点了头。

对方得赏了般笑得更深,越过二宫的肩头朝镜头比了个树杈:“Yeah!礼物作战,大成功!!”
二宫抖了抖肩膀装出笑意,扭头去和相叶再度对上了目光,心里无奈摇头。

 

这人的心思真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他对自己的,非同一般的心思……

 

可二宫看着那双丢失了眼白的小鹿眼,压下了涌动的欣喜,想起了杉山薰的话。

 

其实自己又何尝了解他?

 

又怎么知道这非同一般,是情不自禁,还是另有图谋……

 

庭院里雨水击打叶片的声音穿过人声吵杂,声声入耳,二宫轻轻将吉他放回琴箱,朝相叶说了声谢谢。

——————

我还相信大概很多gn还记得爱拔桑和石油王子的人气爱情系列(误)吧?

我把地点改了改

吉他没写明是啥牌子,私心想是Gibson……因为我也想有人送我把……


评论(10)
热度(95)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