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 9.

监督N  偶像A

其实在我想象中Akira就是拭去泪水的两宫啦所以……

(还有微到应该看不出来的山组

 

————————

闭上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微弱的天光,再度睁开眼的相叶在看到手机显示的7:08时,无奈接受了自己只睡了不到两小时的事实。

揉揉脑瓜子,相叶轻手轻脚地走近二宫的房间,推门,却见床上空无一人。

诶?已经起来了吗?

相叶正要转去厨房瞧瞧,忽闻一阵开锁声,探头去看玄关,果然是二宫开门走了进来。

“早上好。”二宫看也没看他一眼,把手里的袋子放到茶几上,“去买早餐了。”

“啊,啊……早上好……”相叶看着他毫无异常的样子,心里骤然有些失落。

三两下用二宫给他买的新牙刷刷了牙,相叶回到客厅,也在沙发下面坐下,从纸袋里拿出了咖喱面包。昨天check过行程,大概八点钟松本就会来到楼下了。

二宫咬了口面包,打开了电视。

相叶瞟了一眼饭桌,堆了不少东西,一看就不常用。

真是标准的单身狗生活。

“过两天相叶桑也要回剧组来了。”二宫百无聊赖般说。

相叶看看他盯着电视的目光,撇撇嘴:“是啊……”

“最近在忙什么?”

“这几天在为新的个人番组做准备,后天大概就要录了。”

“哦……”

“说起来,之前在KTV见到的那位PD,nino怎么也认识?”

“啊……以前在电视台干过。”

“诶?”相叶丝毫没有留意到二宫轻描淡写的意图,“Nino以前是电视人?”

“嘛,刚离家出来混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就先在电视台学习、积累经验了。”二宫挠挠脖子,依旧看着电视,像是在讲他人的故事般。

“诶——那后来导演PV的时候呢,已经是个人接的工作了吗?”

“你还知道这个?”二宫终于是扭头来看了相叶一眼,“……嘛,那是我加入电影工作室后朋友介绍的……”

相叶被面包塞成面包脸,唯一能表达感情的眼睛瞪圆起来:“很厉害哇!那时你才二十出头啊!”

二宫蹙眉苦笑:“二十几岁的时候你已经出演过电影了吧相叶桑?我可是还在冬冷夏热的小公寓里玩命地看租回来的碟啊……”

“诶?玩命地看电影?”

“是啊……”二宫的视线转回到电视画面上,屏幕上的五彩光影投进他的眼里,闪烁跳跃着,“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想让自己的作品变成熟,所以工作结束后的时间基本上都用来看电影了,至少保持每天两部。”

这话说完那厢却沉默了,二宫也觉得自己的措辞实在有些讨同情的嫌疑,复说:“倒也没什么啦,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相叶微微蹙眉,往后靠在了沙发边上:“有些意外啊……没想到监督看起来那么游刃有余的样子,当年也是诚惶诚恐营营汲汲过的呢……”

二宫笑了:“真的是逮着机会就拍马屁啊你。”

“……”相叶也笑起来,“那当然!”

他看着二宫投映着光影的眼睛,忽觉心脏飘悠了起来。

靠近他的时候,他总会让人觉得他眼里只有自己实家的小宅子,不管外界什么风云变化,他只管悠哉悠哉地躺在延廊上看漫画。

可相叶没有忘记真实的他,眼里的世界有多宽,似乎能收容整个宇宙一般,想要到达的目的地,无一不是唾手可得。

二宫发现了相叶的视线,蜷起眉毛:“怎么了?”

相叶摇摇头,松了口气般,笑说:“真想早点认识你。”

二宫在片刻加深了回望他的目光,半晌后,回了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离开之前二宫顺便将两天后要拍的脚本给了相叶,终于是肯正正经经地为昨晚的照顾道了个谢。

相叶闻言笑了起来,只是淡淡回了句“我走了”。

这场景,这台词,实在是有种扭捏的缱绻。

 

真是……

 

就算是另有图谋,被骗着试试看也无妨吧……

 

关门的瞬间,二宫自暴自弃地想。

 

 

一天忙下来时间过得飞快,相叶瘫在乐屋沙发上抓紧时间看看电视。

“说两件事。”

松本忽然把一本杂志摊到相叶腿上。

“第一件,看这个,你电影原作的作者樱井桑。好像很少接受采访的,结果一采就一鸣惊人。”

“诶?”相叶拿起来一看便看到了标题里可以放大的“同性爱”字眼。

篇幅并不长的报道,照片也只有一张半身照,一如往常出现在公众面前那样的整齐的西服装扮,乍看还以为是个商社社长,只是眼睛里倒藏不住作家特有的锐利和自由。

看相叶一脸懵逼,松本没好气直指采访第三问的框:“从这里看起。”

 

“Q3:参与创作的绘本《听说》改编为电影后加入了boy’s love的故事,对此樱井桑有什么想法吗?

“A3:嗯……是呢,是有这么回事……但其实,大家不知道吧,把故事具象成同性恋情,是我提出来的。所以当然,对这个改编我很满意。

“Q4:这个灵感是从何而来的呢?

“A4:该说是灵感吗?与其说是灵感,不如说,这就是事实。这本绘本原本就是以现实故事为基础的。(能请问一下现实中的主人公是谁吗?)这么说可能有些唐突,在这种场合更是不合适……但,主人公其中一个就是我呢。是的,不是玩笑。另一个人?大家再猜猜吧。我唯一能说的就是,现实版的结局,是happy ending哦(笑)。”

 

相叶看到此便停了,他眨眨眼,没抬起头来,喃喃说了句“原来如此”。

“就这反应?真该让fan看看你的on和off差别有多大……”松本拿回杂志,嘴上说得失望,心里更多是不解,“虽然这种新闻肯定能给电影吸引更多关注,但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啊……你就没一点惊讶?”

相叶托起腮,若有所思:“嗯……是有点,本来以为只是nino自己的主意呢,最近还想问问他为什么非得选这个题材……”

松本合上了杂志,眯起眼:“……相叶,老实说昨天我就想问了……”

“嗯?”

“你不觉得你对二宫监督,有些太……特别了吗?”

“特别?”

“你可别跟我说你对谁都那么好。”

相叶看了松本一眼,那眼里分明写着已经明白一切的了然。他揉揉脸,说:“没事啦,松润你先别想太多。”

松本扶额:“求你了,别让我失望。”

“……放心吧。”相叶拍拍他的肩膀。

“第二件事——啊,真不想接着这件事来讲……”松本无奈从包里拿出脚本扔给相叶,“刚才看了一下你后天要用的脚本,我觉得你还是早点看看,做好心理准备比较好。”

相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翻开脚本。

第五十九场;地点:泰之的房间;人物:仓田,泰之。

……

【仓田将泰之推倒在床,泰之反压,两人缠绵】

……

两人缠绵,即不可描述了吧?

相叶眨眨眼,又把头埋了起来。

 

第二日,剧组那边已经完成了Akira的单人戏份。

夏子满心忧虑地翻着脚本,果然是忍不住去拽住了即将离开的Akira。

“喂,下一场戏……你想好了吗?”

Akira自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蹙眉挠挠后脑勺,摇头:“你就别管了。”

夏子看出了他的羞赧,自己也有些不自在,只好作罢,转身去找她家监督。

找到二宫时,他正倚着车看手机。

看见了夏子,手一伸,说:“有带上脚本吗?”

上了车,夏子把脚本递给他,问:“怎么了?”

“没什么……”二宫躺下去,“真是这场啊。”

“诶?!监督你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要拍什么的吗?!”

“嗯?我知道啊,明天就到你最想看的戏了嘛~”

“才不是!!”夏子差点一掌拍在了喇叭上,“监督你看看你的脚本,就写那么几个字是想怎样?”

“那种东西我怎么写得出手。”

“那你就拍得出手哦!!一想到是我哥和相叶桑……啊啊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那就别想!”

二宫一把将脚本扔到前座,“啪”地直拍在了车窗。

 

该来的总会来的。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但要拍的是夜戏所以反而要等更晚再开始。

二宫坚持用真实的场景,不搭棚,而泰之的房子照人设来说小得很,于是干脆只带了十人的团队去拍摄。这倒也方便了这场戏的演绎,人少一点尴尬也少一点。

Akira早早就来了,二宫破天荒地提前跟他讲了讲戏。

“这场戏是由你来主导的。”二宫觉得他很开门见山。

“啊……”Akira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是脚本里说得模糊……我到底该做什么……?”

“……就跟着泰之的情绪去做吧。”二宫磕磕绊绊地组织着语言,“泰之预感到这是仓田要离开他的前兆,他长久以来的不安全感让他爆发了,他,急需发泄他的愤怒……但,这一切又是出于,太深的爱,所以……把握好人物情感,放开去演就好了。”

Akira沉吟半晌,吸了口气:“那……要到什么地步?”

二宫愣了愣,手里夹着的烟恰巧断了节,还带着猩红火光的灰烬直落到他的手上,他倒吸了口气,掸了掸,说:“亲吻,爱抚……镜头尚能表现的一切……”

 

相叶难得地姗姗来迟。

晚上七点,天黑尽,拉上窗帘,已是能佯装深夜的样子。

打光在做最后的准备,二宫看到相叶正在背台词,走过去说了句“别紧张”。

相叶笑了起来,点点头,说:“哈哈,比起我,我的经纪人紧张多了——他还找了不少电影给我参考……”

二宫哭笑不得:“那你……看了什么片子?”

“我只看了《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这部电影……”二宫有些吃惊,“似乎并没有……可以学习的地方吧?”

相叶却莫名坚定地摇头。

“这一部就够了。”

 

黑夜,只开了一盏壁灯的房间。

矮桌上放着仓田的就职指南,被泰之喝剩的酒濡湿。就像这个房子的各个角落,都是两个人生活痕迹的交织。

仓田回来了,疲惫得没有一句“我回来了”。

泰之坐在床边,说:“你是不是要走了?”

仓田一愣,没有回答,他回忆起前些日子独自到泰之父母家里拜访的事。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是个让人羡慕的温馨的家庭。

叫人怎么也不忍心去破坏它。

泰之厌倦了仓田的沉默,他冷笑说:“走就走吧,我又拦不了你。”

仓田看着他冷清的神色,心里生起了怒火,他一把推倒了泰之。

“你什么都不明白!”

泰之眼神一暗,狠狠将仓田反压了回去。

 

被褥在推搡中绽开了张牙舞爪的褶纹,相叶摔落其中,像落入一潭深水。

Akira的吻来势汹汹地印在了他的颈项,吮吸之中带上啃咬,一路逡巡至锁骨。相叶用力抵着他的肩膀企图推开,却让Akira趁势脱掉了他的衬衫,吻落在了他的腰腹,激起他的一阵震颤。

画面中只拍摄着两人的上半身,赤裸的身躯相贴,Akira扣着相叶的脑袋逼他接受亲吻,吻毫无温柔可言,下颚撑开到夸张的程度,嘴唇的张合辗转间闪现着纠缠不放的舌头,简直是要将对方吞食入腹。相叶的手渐渐放松,抚上Akira的肩胛。

Akira捞起相叶的腿箍在自己的腰间,做起了律动的动作,相叶马上配合了起来,随着猛烈的撞击痛苦地弓起了背,下意识般,用双腿缠紧了Akira。他紧皱着眉,努力睁开的眼里透露着意识的涣散,一开始是如溺水般空张着嘴却无法呼吸,逐渐地他展开了眉目,咬着嘴唇哼哼了起来。

他的手紧紧扣着Akira的后背,明明从晃动的频率与两人的呻吟看来一切都渐入佳境,可那双手臂上的青筋却愈发明显,他低低地呼唤了起来,叫着泰之的名字,越来越急,越来越散乱,不知不觉间流下泪来。

 

难得的一条过。

照明马上撤了打在演员身上的光,staff很快地散开,各自收拾起来,说话声被刻意压低,全场都在心照不宣地回避着什么似的。

 

相叶穿好衣服,先去洗了把脸,甩了甩脑袋,却还是有些昏沉的感觉。

他想着可能是昨天晚上熬夜看电影的缘故,看着staff已经开始开便当了,便随意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想借张床补个眠。

一开,只见黑暗中放着一片微蓝的光。

不止,光里头坐着个二宫和也。他在看监视器检查刚才拍的内容。

相叶心下一颤,他当然知道他在看的是什么,但不知为何却突然有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兴奋。

二宫见到开门进来的人是相叶,向屏幕挑挑眉。

“要看看吗?”

相叶走到床沿,坐在了二宫的身旁。

屏幕里,年轻肉体的纠缠散发着馥郁的芳香。

二宫有些好奇,相叶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被汗水黏在额头的发丝,痛苦又享受的神情……他是否也觉察出了其中,干净与脏乱、纯洁与色气交织的美妙……

却只见相叶突然看了过来。

他说:“所以说,那一部电影就够了吧?”

 

强烈的爱意,强烈的压抑。

 

“我看未必……”二宫扭头回望他,“拍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相叶笑了。

“我在想你。”

 

世界忽而陷入无声。

 

在变幻的光线中显得光怪陆离的脸不由分说地靠近,一个很轻的吻,印在二宫干燥的嘴唇上,没有任何痕迹。

二宫没有什么反应,甚至没有闭眼,也没有看相叶。

相叶愣住了,苦笑着拉开了距离,正想轻咳一声说抱歉,结果先响起了敲门声。

“相叶桑?可以过来准备一下下个场景的打光吗?”

于尴尬情状来看真是根救命稻草,相叶应了门外一声便起身欲走,岂料一旁的人也跟着站了起来,相叶扭头看他,只见他阖上的双眼蓦然凑了过来。

 

啊,是几天前领略过的。

 

湿热急切的吻。

——————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强行出镜,真的好喜欢这片

不知道为什么这章写得很嗨森,从这不受控的文风应该可以看出来……orz

最近懒于校稿,有bug快留言我哦~,heart,heart

评论(28)
热度(142)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