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温柔哲学

 @YUKA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那篇点文吗?

旅行回来终于是决定放弃纠缠这一篇了T T虽然最后才发但这是我构思最早的点文,真的超想写好,无奈文力不够还一遍遍推翻了自己的大纲,一年来换了五六种思路吧大概orz成品还只是粗糙的脑洞实在是太惭愧了(土下座)

另外有很欠揍的一点,cp变成了这样↓

佐佐仓X神乐  波多野X龙

——————

作为调酒师,每天都能与很多人相遇。

如果那觥筹间浅尝辄止的目光交接可以称为相遇的话。

 

Bar,栖木。

飞鸟在此得到休憩与温柔,却不作长久停留。

 

第一次见面是在Eden。

一身黑衣,肤色却可谓苍白,穿过橘色光线贴近吧台,手还插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就直直投来与他的金属细边镜框一样冷丝丝的目光。

“我们那桌点的曼哈顿,不要加酒。”

他这样说。理所当然一般。

佐佐仓在一瞬间皱了皱眉。

“保持清醒,工作需要。“

想看懂了他的疑惑,那人低声解释道。

佐佐仓扬起嘴角已准备好一句“不好意思Eden只提供酒“就要回敬这位客人无理的自说自话,却见他扬起下巴回头朝那个坐着两个穿正装的男人的卡座望了一眼,又倏地俯身更贴近吧台下达命令般说了句:“听到了吗?”

可惜幼犬似的脸让言语里的气势降了大半。

佐佐仓便不禁笑了起来。

“好吧,曼哈顿的美味,希望您以后能有机会遇到恰合的时机来品尝。”

 

那时佐佐仓想,那桌的另外两位客人以前也曾光顾,从衣着举止佐佐仓猜想大概是教授之类的人物。很久很久之后他才知道他的猜想没有错,只是他们,是为政府办事的“教授“。

所以不喝酒是因为连工作伙伴也无法信任吗?

当然,当初让佐佐仓更介怀的只是客人过于傲慢的态度。

明明瞳孔是那么好看的曼哈顿色。

 

在那之后的一两个月里他们也偶尔会光临。那时佐佐仓还没意识到他的小酒吧原来是个颇好的秘密基地。不过倒是从偶尔听到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神乐龙平”这个名字。

这样看来神乐也只是普通的一名客人,甚至并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温柔。

如果龙没有出现的话。

 

那天神乐等不到人,落了单。

佐佐仓想起了某个遗憾,不假思索地调了一杯曼哈顿,乘着暖光走了过去。

可神乐没有看见来者,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要走,浮光掠影间酒杯便在地面重重地掷成碎片。

啊……好可惜……

神乐退开一步,在刺耳的脆响中看向微怔的佐佐仓,“啧”了一声蹲下了身。

“我来就好。”

佐佐仓迅速蹲下来阻止神乐伸向玻璃碎片的手,可神乐誓把果断落实到每一件事般在话音未落间就握起了一片。他一惊便只好握住他的手抬了起来。

哦,比本人可爱多了的手感。

佐佐仓暗想着,忽然醒觉失礼,连忙放开了他的手。

但放开的瞬间那双手重新追了上来——

神乐握住了佐佐仓手,力道甚至有些重,微微颤抖着传递出不安分的心跳。

“……不好意思,刚才是我鲁莽了。”

佐佐仓心下诧异,面上保持微笑,却在看见神乐眼神的下一秒怔住了。

和平常完全不同的下目线,眼底毫无防备的生涩和紧张,一丝丝跳跃着柔和的光。

佐佐仓几乎感知到了一丝甜味。

但他转而听见他呢喃:“波多野桑……”

波多野?

“神乐桑你没事吧?”

佐佐仓疑惑着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某种模式的开关被关上了一般,那只手突然失去了力道。

神乐恍然低头看自己的手搭在佐佐仓的手上,立刻松开,站起身来,不过似乎对自己的失误有所知觉般找不到理由再立起上目线来。

“大丈夫?”

“没事。”

神乐轻咳了一声,不留余地地回答,让佐佐仓也不好再问,于是只能在他拢上外套离开之前说上一句“总觉得,神乐君的神秘感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

那个背影果不其然地怔了怔,没再回头快步走出了eden。

 

佐佐仓看着落下的门抿了抿嘴唇。他也不知道他是否,是在期待着什么。

 

 

神乐喜欢DNA。

整齐排列着唯一的答案,绝对理性,安全得迷人。

所以对龙的存在,无论如何都有些抗拒。

 

那次在eden,是神乐第一次那么清晰地感应到那孩子的意志。

佐佐仓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同时神乐正好抬起了眼,距离近得可以看见他睫毛投下的一小片柔软的阴影。

一瞬间身体里的另一个意志猛烈地冲撞了出来。

神乐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微微发烫。

 

与水上教授交代完这件事后,神乐看见她浅浅的笑了起来喃喃了一句“有这样的事啊……”却没多言语。他揉了揉眉间,为自己的叙述里隐去了佐佐仓这个角色有些莫名的心虚。

 

和那家伙有关吗……

 

佐佐仓记得他本以为那年情人节会在情侣顾客们你侬我侬的目光中开始,而在美和从怨念变得凶狠的目光中结束。

佐佐仓擦着酒杯故意不提起她身边那个系着蝴蝶结的红色包装袋。

今年也是放弃了把礼物送出去的人满肚子委屈。

“……佐佐仓你真是……”

“……怎么了吗?”

“……”

美和站起身来拿起了袋子。

“看起来是体贴,实际上却谁都无法走近……”

佐佐仓张了张嘴,门却已经落下。

 

他不意外。

毕竟栖木盛过的飞鸟何其多。却一只也留不住。

反正大家更期待的温柔,是无条件包容而不纠缠的。

 

“咳。说是节日所以让大家提早结束了我只是打发时间……”

走近吧台的神乐在忍受了佐佐仓滞留的目光三秒后只能解释点什么来打破奇怪的氛围。

“可是快十二点了啊……”

“打烊?”

“不,是说,神乐君并没有提早走却还是……想来这里,吧?”

“……”

“喝酒?”

“不要。”

“那……”

佐佐仓放下手里的活儿,挂起了职业微笑。

“神乐君可以给我讲讲那天的事吧?”

神乐一怔。

然后他那个抬高下巴眯起眼且撇撇嘴的表情让佐佐仓一瞬间就明白他猜对了神乐的来意。

不爽地讲了。那孩子的事。神乐不喜欢叙述故事,话还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却没半点实感。不过回忆一环扣一环的,到底是一点一点地说了不少。末了他皱皱眉,心想调酒师一脸诚恳的样子果然会让人忘记保留。

“上次……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意外……”

佐佐仓听完,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神乐也知道这种事旁人很难理解,看他迷惑的样子便觉自己刚才长篇大论有些可笑,于是补了一句“也不是什么大事……”

谁知佐佐仓回过神来般抬头浅笑起来,说:“听起来,比起神乐君,龙君大概更适合情人节啊……”

看见神乐猝不及防的疑惑,他又接着了一句:”感觉是会陷入恋爱的人……“

神乐怔怔看着微笑的佐佐仓,最终是鬼使神差般叹了口气说:”有的吧,恋人什么的……那家伙……“

”哦?“轮到佐佐仓惊讶。

”果然共用一个身体就是麻烦……“

“……难道是说……“

”嘛……最近偶尔……有察觉不妥……“

”……“

一阵沉默。神乐忽而觉得佐佐仓看过来的目光有些变化了,他看不明白便本着探究精神也回望了过去。就在这对视长久地即将融化在午夜的冷意中时,佐佐仓抿抿嘴说了一句:

”不想试试吗……龙能体验到的人生……“

 

佐佐仓很感激独自守店到午夜的自己,让他能顺水推舟而一往无前地吻住神乐。

在他手中的神乐的肩头轻轻颤了颤,没有躲开,一如他的嘴唇没有躲开佐佐仓的舌尖。

不知道是冬日里对温暖的本能渴求,还是佐佐仓一反温润常态的进攻姿态带来了新鲜和期待,神乐惊讶地看着自己被工工整整摆上吧台,就像待宰的鱼,却说不出那心里一遍遍重复的那句“别闹了”,并真真正正地如缺水的鱼般瘫软了起来,只能认命地等待渡来的氧气。

调酒师纤长有力的手徘徊在寒天里干燥的皮肤上。它们平日里在吧台的柔光中回旋于冰冷的器具,优雅,温柔,像高贵冷艳的舞蹈,好看而触不可及。

神乐忽而笑了出来。

“这个样子的调酒师被看见了,一定会有很多女顾客伤心的。”

佐佐仓勾起了嘴角,咬住了神乐的耳垂。

“黑色的神乐桑……变成了粉红色的呢……”

 

飞鸟离开时候,栖木长成了参天大树,让枝条追向飞鸟的轨迹。

对于真正想要留住的人,才不会温柔呢。

在那之后,神乐开始喝酒,佐佐仓的小船屋也不再寂寞。

End.

——————

希望有人接回家把这脑洞续下去(凭什么????

我继续去面壁。



评论(10)
热度(62)
  1. YUKATokage 转载了此文字
    又一次重温!還是很感謝大大w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