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 11.

监督N  偶像A

大家不要怪夏子老是乱翻手机,只是我想借她做个上帝视角罢了

引用歌曲选了最爱的拔solo夜风

 ——————

今天结束得比预计早了不少,staff满意鼓掌,组队喝酒,速速收拾便离开了。

相叶没跟上人群,独自先下了停车场,静静站着在昏暗的角落。

他要等二宫。

自那晚后已过两天,两人却因为赶拍摄的进度毫无闲暇坐下来谈谈。

已快进入午夜,一整天的庞大工作量下大家都累了。相叶没想着今天能谈出点什么来,只是,能好好说上两句话也是好的。

因为,他怀疑二宫是在有意地躲避着他的。

大概所有人都认为相叶是个盲目的乐天派,但实际上一旦他落下单来,便会敏感至极,容易胡思乱想走死胡同。

所以那天有多亲密,现下就有多困惑。

二宫喜欢他。他确定的。

只是这种喜欢是怎样的类别和程度,他就不好说了。

虽然他一开始就赌是更为恻隐的那一种。

二宫从电梯口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夏子,一脸倦容,刘海还有些乱。

两人同时看见了对方,二宫朝夏子说了点什么,径直向相叶走去。

“在等我吗?”

相叶点头,但看着对方早有预料般的表情,忽然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头了。

他尚且还不甘心想成为更在意的那一方。

二宫似又看透他的心思,先开了口:“我们是该好好谈谈……”

相叶抿了抿嘴唇,正欲说什么,却听二宫道:“等你杀青之后吧。这几天正好也……”

二宫躲开了他的视线。

“都冷静一下。”

相叶垂了垂头,再抬起来一张无大所谓的笑脸。

“那好。晚安。”

 

松本看着披星戴月的相叶钻进车里,将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Walkman扔到了他怀中。

“……新专的歌?”

“嗯。”

相叶系好安全带,自觉打开它,塞好了耳机。

心思却全不在这上面。

松本看出他的阴沉,无可避免向某个方向做出了猜测。

“这两天你忙,大概没有留意樱井的新闻……”

相叶回过神来,侧头去看松本,见他神色倒还轻松。

“闹挺大的,都快一个星期了,本人也再无回应,议论却还是热度不减。”

相叶张张嘴正欲说什么,却被松本提高声量打断:“就算是文学界的青年代表,有文艺这种不羁的借口,世间对他也没多一丝宽容。”

松本扭头直直看向了相叶。

“陷进这种事情里的代价,太高了。”

相叶看着松本微蹙的眉头,垂下眼睑,半晌只憋得出几天前那句“放心吧”。

松本冷笑。

“每次你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你已经听不进劝的时候。”

“……抱歉。”

松本久久没有回答,过了一个街区,才无奈叹了口气。

“小心点。”

“……嗯。”

耳机里的乐声被相叶强行塞进脑子里,他听着演唱的人熟悉的声音,突然有些难过。

每年一张的专辑,工作之余听熟新曲的秋季度,A面主打的电子舞曲,B面主打的伤心情歌,仿佛足以总结他大半个偶像生涯。

他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正在做梦。

明明自己唱过的歌,这个幕后小歌手也全都唱过,甚至有时唱得比自己要好。

他自己只不过是多了一番精心打造吧?

没有了这一切,他还能做什么?

耳机里的人正唱着抒情而不失张狂的摇滚。

 

总以为那是永恒的存在

总相信着有无边无际

化作红色的河 追逐着

追逐着白色云朵 不断奔跑

 

黑白夜晚的窗帘上

追到疲累时的天空中

却都看不见你的身影

我静静伫立了许久

 

相叶看着窗外的明灭灯火,突然有溺水般的错觉。

 

第二天没有相叶的戏份。

“相叶桑也快要杀青了啊……寂寞哇……”

夏子翻翻工作安排,感叹了起来。

二宫没有回应,放下脚本去找灯光师商量细节。

夏子看着他的背影,皱眉。她从不认为自己神经大条,但也愣是没看明白自家监督跟爱豆到底有何纠葛,一时熟稔一时疏离。这样的情况放在别人身上或许倒还正常,但相叶桑一贯擅长与人保持友好适当的距离,而自家监督外冷内热得来又不会斤斤计较,一旦认定是朋友,他都会珍惜有加。

这种套路还是第一次见啊。

正思忖着桌子另一头响起了铃声。是监督的手机。

夏子拿起来一看,正是相叶打来的,便要给二宫送过去。

“监督!电话!”

站在绿幕前的二宫头也没回。

“谁?”

“相叶桑……”

“先拒接吧。”

“诶?”

夏子停在五步之遥,看着二宫指挥临演的动作丝毫不断,犹豫一秒,扭过头去接通了电话。

 

“喂?相叶桑?”

“夏子酱?”

“是我。监督正在忙,你有什么要我转告的吗?”

“嘛,没什么啦,录影还没开始,问声好罢了……对了,昨晚给监督打电话没有人接,电话也没关机,没什么事吧?”

“嗯?没什么事吧……昨天送他回到家都快一点了,照他的性子应该是倒头睡了,片场开的静音忘记关了吧……”

“啊,是嘛,也是啊,谁那么晚了还打电话打扰呢……那就这样吧,帮我向大家问好哦!”

 

结束了通话,夏子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

手机自动转回的画面是通话记录的界面,的确,今天凌晨有三通来自相叶的电话。

但监督是不是真的只是没有听到所以才没有接呢?

夏子想了想,除此之外需要提示音的东西,最先想到的就是邮件了。于是她回身瞧瞧二宫,见他专注于拍摄,便钻进角落打开了信箱。

没有未查阅的短信,而第一封就是凌晨一点半发送的,来自相叶。

 

主题:(无)

其实是顾虑我的身份吧?

说实话我也还没有下定决心。

总差那么一点呢。

 

?????

夏子倒回去又看了眼署名,确定是“相叶雅纪”无误,只剩一头雾水。

不过至少可以看出,二宫因为静音而错过了电话的猜测,可信度并不高。

 

午间大部队又离开了摄影棚出外取景,夏子趁着转场间隙想套话,却不大敢开口。

今天的二宫,脸色阴沉得不一般。

一场一场地拍摄着,休息时间里她一直留意,发现二宫像忘记了相叶有打过电话这件事一般,完全没有要回复的意思。

夏子回想起相叶在电话里说话的语气一如以往的亲切自然,不禁叹气。

冷漠起来的二宫,可不是谁都能招架的。

好不容易捱过了一下午的暴晒,夜晚还剩两个场景。夏子在路边长椅吃着便当,觉得暑气未退,根本没胃口,干脆拿手机出来耍耍。

正好看见关注中有人发了段相叶的节目cut,便点开看了。

是动物园,主题是初心之旅。

夏子刚开始还以为要搞什么感人回忆杀了呢,结果看着看着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怎么,怎么就去跟狮子踢球了呢?

夏子咬着筷子,肩膀随着那狮子的扑跃一耸一耸,心惊肉跳,特别是相叶踢中了狮子的正脸那一秒,简直就像噩梦醒来前一秒一样冒了一头冷汗。

“喂。”

“啊!”

夏子尖叫了出来,转身才见一脸无表情的二宫。

“监督……”

二宫走上前:“干嘛那么大反应?”

“没什么……”夏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摆手。

二宫似见怪不怪,把手机递到夏子跟前,说:“帮我找这个出来。”

夏子接过手机,还想问点什么,那人已经走开了。

一看手机,回一封邮件,署名老姐。

 

主题:果然……

昨天看了相叶桑的节目……

可能是我太玻璃心吧,但毕竟是这么危险的事啊T T

如果可以的话,想对相叶桑说声辛苦了。当然以你的名义就好了。

 

昨天的节目……就是指正在看的动物园吧?

 

 

“别开玩笑了!”

前辈劈头盖脸一顿吐槽,相叶在一旁皱着鼻子笑着说不诚恳的抱歉,又完美配合了一个段子。

今天的番组没什么特殊任务,基本上就是露个脸再见缝插针地为个番做个宣传就好。

但意外地,炙热的灯光打下来的瞬间就给他带来了温厚的安定感。

果然努力就能把握好的事情才适合我啊。下场后相叶不禁想。

回到乐屋,松本不在,相叶坐到沙发上,顺手拿出手机,解了锁,愣神两秒,又将它扔到了沙发另一头,打开了电视。

转来转去,少有地停在了一个故作玄虚的刑侦剧,相叶盯着电视,什么也看不进去。

 

啊啊,如果没有打那么多通电话就好了。

或许人家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地,玩玩罢了。

这种忖度,其实也一直就没有驱散过。

但只要,只要那么一点回应……一点回应……

相叶把脸埋进手心。

 

“叩叩。”

响起了敲门声。

“谁?”

“相叶桑?我是中岛铃,想说最近还有共演,希望来跟相叶桑打声招呼这样……”

是下期个番的嘉宾,最近人气挺高的小女优,也是刚才录制的番组的壁花之一,但唯独不是有过交集的人。相叶心下疑惑,但还是请她进来了。

中岛推门而入,还没换掉番组里的衣服,粉色小短裙把她衬得格外娇俏可爱。她笑着浅浅鞠了一躬,用后辈的语气对相叶说辛苦了。

相叶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应,脑海中大概猜测出了两个走向,一是这位果真是个兢兢业业的谦逊后生,就像自己,对于去乐屋问候前辈这种事从不含糊;二是……可能大概莫非,就是想搭讪?

相叶表面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了些关于新番组的事,心里竟有些无所适从。明明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中岛倒也没有过分客气,大大方方地聊了起来,就像录制前和搭档对台本——直到谈话尾声互留联系方式的请求,也说得顺理成章。

“相叶桑可以和我互加一下line吗?”

“……”

相叶怔忡了一下,笑了出来。

这年头的小姑娘啊……这进度真是行云流水呢……

“别紧张啦,工作上的问题staff会尽早通知的。”

“但是如果工作以外,也想交前辈这个朋友呢?”

中岛微笑着,眼眸明亮,语气自然得让人不知从何以拒。

相叶有些动摇。毕竟这样可爱而勇敢的女孩子,是自己的type吧?

可是……

果然总缺了点什么似的……

正胶着着,眼看要陷进尴尬的沉默,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响起了短促的提示音。

“啊,大概是经纪人的邮件,我得先看看,抱歉。”

“没关系,请。”

相叶打开新邮件一看,竟然是来自Nino的。

 

这还是二宫第一次主动发来邮件……

 

主题:(无)

下次要和恐龙打架的话请不要让我知道。

 

相叶皱眉愣了半晌,抬头对中岛说:“不好意思,是工作上的急事,现在要马上赶过去呢。”

马上收拾好了东西冲出乐屋,拨通了松本的电话。

“松润!”

“嗯?我这边还有些东西没……”

“你知道昨天的动物园播了什么吗?我是说我的外景部分!”

“吼什么啊你个千叶乡下人不会刷推吗?!”

“所以播了什么?去美国录得那个吗?”

“是啊,全世界都在关心你呢……”

 

全世界……全世界什么的……

 

相叶笑了笑,挂掉电话,加快了脚步。

 

九点多拍摄结束,今天的场景已经不会再派上用场,二宫破天荒不急着离开,看着staff一点点把它拆掉。

有开始就有结束。这种道理在这种兵荒马乱的片场讲起来恰合却还是矫情。

回程一路夏子竟然也反常地没有一点聒噪,二宫想了想,大概自己看完推之后的脸色真是难看得过分了。

坐电梯时正好碰上一对年轻的夫妇,二宫向来不闪避恩爱的放闪,他站在他们背后瞧瞧打量起来。

意外地没有一点肢体接触。

各自低头看着手机,女生低声说从天气预报看到的明天要下雨的消息,男生就回答一句哦。

真是。毫无看头。

他轻轻笑了笑,说好的非谁莫属呢。

 

但跨出电梯的一瞬间,这种事不关己的调侃心情,一扫而空。

 

他看见自家门前站着个颀长身影,戴着口罩,兜起了蓝色连帽衫的帽子。

那人转身过来看着二宫,杏眼的光彩在灯下流转,每个动作都透着漫不经心。

这应该是自己希望见到的相叶。冷静地回到从前的相叶。二宫这么想着,却做不到像以往一样跟他自然地说声晚上好。

 

到底还是有非谁莫属的。

 

相叶看着二宫愣在电梯口,也没有走向他,只是慢慢摘掉了口罩和帽子,说:“怕你担心,就过来让你见一见。”

二宫滞了滞呼吸,看着相叶绷了那么久还没笑出来的脸,自己先笑了出来。他揉了揉脸,走上前低头呢喃了一句。

 

“在一起吧,我们……”

——————

啊啊最近几天都在生某婊的闷气没心情,唉。

真的不想被认为是“恋爱的绊脚石”。明明饭里面真正心疼他的人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不管了,反正舍不下竹马。

让我开个短篇写写少年N回回神。

评论(16)
热度(83)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