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纷纭13

久等。远在历史烟尘里的上一章

——————

重要戏份的剪辑二宫硬是坚持自己把关,折腾下来差不多有一个月,终于是肯放手了,跟发行那边商量过后,定在10月上映。

摆脱固定工作后二宫就再不提电影,他一向将工作和休息分得很清。相叶曾说过他抽离得那么快,真是厉害得让人觉得有点可怕。

“只是不如相叶桑敬业,没那么入戏。”

“不不不,还是我没监督专业,不懂技巧。”

说起来他们之间总是这种没营养的对话。二宫这边有时间了,相叶那边还是一如既往的忙,有时一个星期也就见一两次,或者该算是一两夜,两人也没什么珍惜时间的意识,不做揣揣不安的试探,没有抒发寂寞的情话,打游戏看漫画,偶尔相叶哼哼新歌,二宫随手拿起吉他给他伴奏,才不紧不慢顺其自然,滑入漫长的午夜场。

只是结束后相叶习惯搂紧二宫便直接睡着,不留一点冷静下来的空隙。

而相反二宫偶尔等他睡熟了,会再爬起来抽支烟。好像偏要用清醒来给自己留下余地。

 

相叶的新专辑定于九月发售,主题还是和以往差不多的抽象笼统的梦想和爱。番宣随之涌来,但二宫已不怎么看相叶的综艺,虽然他的off和on状态没自己那么区别明显,但现在的二宫已经能轻易看出蛛丝马。而且数数,又是半月未见了,要是再整天看荧幕里的他,可能就得忘记真正的他并没有那么开朗坚强了。

专辑宣传忙完还不能歇,电影番宣又排上来了。

多是访谈型的节目还好,当看到日程里竟然还有常识竞猜节目的时候,相叶的心结实地咯噔一跳。

“J……”相叶皱眉,“你还记得上一会我参加这节目的时候表现有多出众吗?”

松本笑着揉揉相叶的头发,说:“没事没事,就是答不出来才好看。”

进入宣传期,主演们再次碰头,各人都有了些变化,Akira的金发染黑剪短,相叶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Akira在常识竞猜节目开始前的等待时间一直不说话,直到stand by的时候才沉着嗓音对队友们说了句“没事的,我已经背了一个星期的汉字”。

听到这相叶作为过来人,只能苦笑心疼,事实也的确证明flag就是flag,在哪儿都能起效。主演三人外加一对搞笑艺人助阵,单靠Akira一人的正常思维救不了团队拼词的烂摊子。

第二关惊险过关之后主持人用有些替他们担心语气说:“哎呀看你们刚才的样子真是好想冲上去替你们写你们知道吗?!”

身为队长的相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而佯装生气地说:“你倒是来啊!”

“好!”

主持者回答听得相叶一愣,谁知突然,上场的门就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穿着宽松的白色帽衫的人,一瞬间,喷干冰的声音和凌乱迸发的掌声交杂,相叶便更是手足无措了。

“欢迎《纷纭》的监督二宫和也先生!”

被叫到名字的人走到主持身边去,向大家举了个躬,简单地打了招呼。

“很抱歉今天临时参战,但真不是我想的,我就是在电视台乱逛不小心碰到了这节目的监督,就被顺便拎过来了。”

知道着肯定是跑火车,全场笑了起来。

主持问道:“有没有觉得是被骗过来的,来捡这个烂摊子?”

二宫看向答题区那头的主演们,Akira已经不瞒主持的这种说法把手交叉抱在胸前一脸郁闷,他笑了起来,说:“果然是这样吧?但没关系啦,反正最后都会赢的。”

全场掌声再起,纷纷起哄等着看戏。

相叶摇头笑了起来,看着二宫小跑着来到他们队伍之中,和每个人击了一次掌。并在用力拍相叶的手掌时,背对镜头,做了个行云流水的wink。

仿佛感觉到了镁光灯前所未有的热度,他们短暂地相视一笑。

二宫不是信口开河,让大家真真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神助攻,最终团队是有惊无险一路闯到了最后,获了100万奖金,算是给电影一个开门红的好兆头。

 

结束之后相叶坐上二宫的车,两人一起开门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挺有趣。

“看来同性还是有些好处,一起去吃饭喝酒也不会有人怀疑。”

二宫笑,“所以?想去吃个饭喝个酒?”

相叶侧身过去帮二宫系好安全带,说:“走走走,去你家吃,去你家喝——啊,难得出门了不如我们先去散个步?”

对这种建议吐槽了一番,但节目过后兴奋感还缓不下来,二宫到底还是把车开到港区海边。已过十点,人不多。两人沿着桥走了下去。

相叶心里算算,四个多月了,两人还是第一次以恋人身份这么光明正大地一起走在路上。二宫习惯性地走在相叶稍后一点的位置,结果一不留神被相叶揽上前去。

“有点冷欸。”相叶在他耳边说。

二宫笑,搂住相叶的腰,说:“这么巧,我也是。”

隔着一片安静的微浪,高楼明灭。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停在这一秒大概就已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真实的生活不会给你挑选最适合的时机来收梢。二宫有时想,他沉迷电影大概是一种无奈之举。

所以当第二天一早看见夏子的邮件附带截图时,二宫心里有种还没梦醒的错觉。

推上有人发了一张他们昨夜散步的照片,他们各自单手搂住对方,脸部轮廓有些模糊,但依凭身型还是足以肯定身份。

虽然早就预想过这种事发生时应该如何应对,但真实发生后,二宮倒是被自己的冷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打开推看了看,关了屏幕。看向还没未醒来的相叶。他静静看了半晌,终是把人叫醒了。

相叶迷迷糊糊地感觉被轻轻揉了揉头发,听到头顶传来一句:

“松本桑大概正满世界找你呢。”

定定神,看见二宫已经起床套衣服。他打开手机瞧了瞧,果然有十几个松本的未接来电。

“怎么了?”相叶还有点起床气,不满地喃喃自语。

二宫把窗帘打开一条缝隙,说:“我们昨天在港区被拍到了。”

相叶愣了半晌,清醒了。

他沉默下来,回拨了松本的电话。松本很快接了,只冷冰冰的说已经到了二宫的公寓附近,让他快下来。

 

“好早啊……”

 

相叶苦笑,看向窗前的二宫,他一半在影中一半在光里,两边都看不明晰。

二宫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他知道相叶说的是什么。

演艺圈里一段恋情四个月才被发现实在算不上快。只是普通的恋情,打打太极,混着混着便能悄悄维持。

但他们并不是普通的恋人,一点点的疏漏可能都意味着结束。

 

“趁着还早人不多,先离开这儿吧。”二宫穿好衣服,转身一如往常般在他额头留下一个吻。

 

之后便两人无话。相叶收拾好自己,直到即将打开门,才终于是在玄关转过身来,把二宫搂紧狠狠吻了一记,说:“有什么事要先跟我商量,别擅自作决定。”

二宫点头。

“路上小心。”

 

上了车,松本自然先给相叶看看那张照片。

发照片的是个未曾听闻的自由撰稿娱记。粉丝本身不多,但涉及的人事有些爆点,传播的还是飞快。

连带着当然已引来许多人发表意见,虽然表示不相信者还是居多,但也有不少已经开始了亢骂诅咒。

“现在先回公司?”相叶合上手机。

“不,先回你家。”

“嗯?上头还不知道?”

“呵,现在知道心虚了?”松本的语气不带火药味,只是车速飞快,“单凭那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还用不着上头管。”

“那为什么……”相叶一时有了些希望。
“麻烦的是他们手上还有其他照片。”

“嗯?”果然没那么简单,“我们其实一向不会在公开场合见面的啊……”

 

“你说的没错,拍的的确不是公开场合。”

 

飞驰到了相叶家,松本甩出一个信封。

“匿名信,今早寄到的……呵,这速度,说不定是亲自送的。”

打开,是一沓照片,看起来至少有三四十张,背景清一色都是二宫公寓的楼道。

相叶着实愣住了,那些照片上,在不同的时间里,他们都曾拿出钥匙来娴熟地开门,而且进出的时间多是深夜和早晨。从角度来看,大概是在窗户边上窥视过去的。

“大概是早就安装了摄像头了吧。”松本说。

“可是……”相叶脑子里已是一团乱麻。

狗仔的嗅觉再灵敏,也不会直接发现他们的关系,还当机立断装上摄像头长期观察吧?

“这些东西我待会拿去烧掉。”松本明白他的疑惑,叹了口气,把照片尽数收了起来,

“没猜错的话,应该有人在背后指使……

“找到他,就有办法了。”

——————

虐不起来好气哦。

点文的少女~等着你们哦~(虽然已经开了两个新坑

评论(29)
热度(78)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