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无事生非 .上.

标题乱起的。有点后悔。是不是因为这标题我才选不到课的(。
有存在感很低的ABO设定(但是双A所以……嗯。

有少年n寄住在青年a家的有点养成的设定

还有久别重逢和办公时间谈恋爱的狗血设定

————————
1

相叶在酒吧后门外找到二宫的时候,那人身旁的垃圾桶上已经铺着两个American spirit的残骸,还在手里的颤了一颤,抖落灰烬,露出猩红。

“好久不见。”

大概是带着点抢到主导权的窃喜的。相叶柔和地朝他笑着说。

秋夜的风冷得细切,在颈项间摩挲像随时会勒紧的绳索。

面前的人,多年过去,仍是轻易地用浑然天成的温柔沉稳将他们划开成长后两辈。

于是二宫咽了咽唾沫,真如被扼住咽喉般,猛然说不出话来。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刚才欢迎会的插曲他绝对不会去掺和。

欢迎的是从东京总部调来的营业部新任部长相叶。

二宫借口还有工作没完成,加了两个小时班,向同部门的山本探听到已经快要结束了,才懒懒散散地搭上电车。

然后路上他谴责了一下自己。

那种灯红酒绿的场合,明明想隐藏是多简单的事,有什么好逃避。

结果人算总不如天算。

包厢都还没找到,他便见到了相叶。

还有一个搂着他把他逼到墙角的陌生男子。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瘦瘦弱弱的样子说是beta都没人信!”

男子醉醺醺地凑近相叶笑道。

紧紧扣住他的肩膀的手,明晃晃的走道的深红色。

 

二宫大概就只看到了这些,下一秒便已掐住那只粗鲁肮脏的手往后一拐把人生生扒开。

“喂喂喂住手住手你个小毛孩!是Alpha就能不尊重长辈了?!”

二宫放开男子,一侧身顺势挡在相叶面前,眼神不知何时已冷冽了起来。

“啧,虚伪的人可真是越来越多了,”男子揉揉手腕,朝他身后的相叶不甘心地嘲讽,“还真以为有出于正义出手相救的alpha吗?呵!”

“你大概是说对了。”

二宫面不改色。

“啊?”

 

“但他是我的omega。”

 

 

“不喜欢吗?欢迎会什么的……”相叶自顾自地也掏出了烟,与二宫并排倚着墙,“虽然是欢迎我的……”

对于相叶这一连串自寻尴尬的举动二宫不愿奉陪,他看着地上两人的影子在放大后,手臂交叠,又想起了刚才赶走无礼男子后相叶看他的神色。

 

那是一种平静的,探索的目光。

 

他一声不吭地,在那目光中逃走了。

 

果然就不该多管这种闲事,二宫和也何曾是个爱行侠仗义的人了?而相叶雅纪他堂堂一个三十代的alpha,又怎会对付不了一个武力值一般的醉鬼?所以到底是抽了什么风才会脱口说出那种煞有介事的谎?!

 

二宫狠命抽着烟冷静了下来,终于是骗不了自己那冲动的因由。

 

果然是因为alpha天性里强烈的占有欲吧。

 

果然……七年过去。

 

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二宫曾因到东京读书的原因在相叶家借住过。那年相叶二十四,二宫十六。

相叶跟二宫没有亲缘,自己提出帮忙,是因为他童年还在千叶时,爸妈忙着开店,总是把他交给邻居的二宫家照看,出于感恩便帮了这个忙作回报。

听说了这件事的朋友都表示无法理解,毕竟他个刚出社会的小白领养活自己就够累的了,还得养个毛头小子?

“还好吧……我小时候见过他的,很乖很可爱的孩子。”

“嗯?omega?”

“啊,听阿姨说好像还没显性征呢。”

“诶?那么晚?那可就更麻烦了啊……”

相叶一脸你别小题大做的嫌弃,之后朋友再说什么也没听进去。

但毕竟上一次见到二宫时小家伙才三四岁,刚在车站领人时看见二宫的一头金毛,相叶的热血忍不住就静止了一秒。

直到那穿着臃肿大衣把下巴埋在灰色围巾里孩子展开蚕宝宝一样的眉毛,朝他有些羞涩地笑了笑。

 

“接下来就拜托相叶桑了。”

 

这才又忽然舒下整颗心来。

 

幸好。还是一样地可爱。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离开东京后就会了。”

“欸……”相叶轻轻笑了笑,“我以前抽烟怕是带坏你了。其实对身体真的不好呢,我已经很少抽了。”

二宫听着他的声音便感知得到他大概在看着自己,记忆还能自动虚构他的气息在侧脸徘徊的温热。

“你对我已经没有这种关心的责任了。”

二宫直了直腰,不露痕迹地别开了脸。

“而且,别高估你自己的影响力。”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长出一口气。

“也是……你说得对。

“刚才谢谢了。

“Alpha桑。”

二宫听完,摁熄了还未到头的烟,打开门回到了酒吧里。

 

2

相叶还是到了这公司才知道二宫也在这里就职的。也是到了这公司才从人员资料上看到二宫的性别,原来也是alpha。

二宫在相熟的同事间风评不错,在大家看来他就是个除了长相之外,什么都很alpha的alpha。

七年前的小黄毛,已变成黑发西装的沉稳社会人。相叶偶尔从办公室的百叶窗里看见他恭恭敬敬地接电话,下意识总会有点怀疑那人到底是不是二宫和也。

不过其实相叶也早觉二宫的早慧。

那孩子十六岁的眼睛里藏的东西简直比他自己二十四岁的要多得多。

所以要说起和二宫一起生活这件事,真是一点都不麻烦的。虽然性格有点别扭,但善解人意,又擅长做家务,相叶与其说是照顾这孩子,不如说是雇了个小保姆。

只是无论如何好歹是寄人篱下,二宫却毫无自觉,除了初见时讲了句真正包含了敬重意味的“相叶桑”,后来便只有“相叶”或讽刺意味的“相叶桑”。还会抢走刚买回家的Jump,明明可以一起看却一定要把相叶推开。或是在好不容易有时间去打棒球的时候狠心决绝,逼得相叶向一个小孩子连番撒娇。

 

相叶在东京总部只是课长,关于这调职,同僚都猜测是上头对他的考验,干好了,东京那边的部长位置也不是坐不成的。以相叶的工龄来看,有这样的机会是很稀罕的。

相叶心下苦笑。坐在这个办公室里,真的很难有专注工作的心情啊。

 

营业部应酬频繁,要哄客户开心,自然团队间也得合作融洽。

欢迎会那夜,二宫回去酒吧后便融入了欢乐氛围,在相叶返回酒席后也能毫无痕迹地和同事起哄。仿佛就是要告诉相叶,他们只是普通的,需要社交技巧来维系关系的上下属。

相叶对这态度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应酬时需要演什么戏码,也毫不避忌地和二宫配合。

相叶在工作空余陆续跟部门里的员工当面谈话。终于有天二宫因为的课长不在,只能直接把企划书交给部长过目,让相叶找到个空儿。

他让二宫坐下,稍微谈两句。

“不用,既然就两句话,我站着就行。”二宫说。

相叶笑了,说:“倒没什么关系,只是我不习惯看着比我高的二宫君就是了。”

二宫眼神一恼,相叶却没等他说话,也站了起来。

“以前给你量身高的表我带过来了贴在公寓里。要不要过来看看这些年没有长高?”

二宫听着惊讶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相叶的微笑。他触火般转开视线,轻轻咬了咬牙:

“不用了……觉得扔掉浪费的话,就留给部长将来的孩子吧。”

 

 

3

 

到底是成了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更何况还是上下级,在公事面前只能认真听候吩咐,之前几次三番呛人,二宫事后也是日渐堆积起几万吨尴尬。

一晃半个月,部门里的人对相叶意外地一致好评,说什么温柔,想法新颖,担得了门面,搞起笑来又毫无包袱的。

“以前有二宫君就差不多能撑一个应酬了,现在再加个相叶部长,我仿佛在看漫才。”

这样的评价也参杂其中。

二宫对同事的回应一律是无言围笑。

呵呵,是啊,都能被当作Omega了的温柔呢。

记忆中的相叶,温柔得还没那么招摇,把它看成笨蛋的人远多于把他当作依靠的。

 

多好。

 

十七岁的二宫有时会这样想。

 

“那么咸的麻婆豆腐真的没问题?”

嘴上是疑问句手却已经扔下勺子的二宫在桌前看着还没脱围裙只顾着看着他吃的相叶,眼神里有未老先衰的凝重疲惫。

“麻婆豆腐就是要咸辣嘛,我就抓了一把盐下去咯。”

“把??什么叫把??下次盐的量词可以用撮吗谢谢!!”

而对这样毫不掩饰的委屈和责难,相叶皱皱鼻子,说:“小孩子真麻烦啊——”

“明显是你自己的问题啊笨蛋唔!!”

话音未落就被糊了脸,然后他听到相叶气冲冲地说:

“知道啦现在去给你买汉堡肉啦!!”

 

做个菜也蹩脚,吵个架也蹩脚,道个歉都蹩脚。真是笨到家了。

哪里像现在这个做什么都得心应手的样子?

不过到底是alpha,工作能力本就不会差。这么说来……说不定其实从前的相叶在工作时也并不是在家里的笨拙模样吧?

是嘛……

要是同一屋檐下的十七岁的二宫和也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二十五岁的二宫和也在办公时间罕有地走了个神,抬眼正见端着咖啡走进办公室的相叶,白色衬衫显得要背挺直纤细。忽然视线里闯入了个蓝色的文件夹,然后是前辈森山的脸。

他把两个文件夹放在二宫桌上,说:“下个周三安排了跟部长去神奈川出差两天,我之前负责的客户突然有约,名额就让给你吧nino不用谢谢我。

“啊我已经跟部长说了。他同意了。”

 

 

4

 

二宫察觉到自己喜欢相叶是在十七岁那年的圣诞节。

那年的平安夜相叶与朋友出去庆生,二宫说不想错失节假日那么好的赚钱机会去找了临时工,不想凑那种热闹。

可半夜回家后相叶还没有回来。二宫打了两通电话没有人接,一时有些无措。

也不是担心,大概就是被打工时见的成双成群感染了,突然回到了没有任何节日痕迹的家,仿佛突然被扔出了这个宇宙一般,让人心里发慌。

书包被里面的物品挤出几个角来,他打开,拿出里面的绿色盒子,走向饭桌,放下,又拿起,摸了摸盒子上的蝴蝶结。

盒子里装的是给相叶的礼物,一条红色的围巾,是他打完零工后到银座去鼓起勇气走进好几家高级的店里挑选的。

明朗艳丽,柔软温暖。

那样缠绕上相叶的颈项。再适合不过。

但二宫最后是捧着它放回了自己的卧室。

大概是因为不知道要用怎么样地神情送出去,用什么样的话来表达祝福,不知道如果相叶没那么喜欢这份礼物时该怎么面对……这到底是什么芝麻绿豆大点的事啊!

但二宫就是突然,十分地不安。

 

第二天睁开眼,二宫却发现那条红色围巾竟出现在自己的肩上——

还有一半搭在身边的相叶的脖子上。

他看看床头柜上被拆开的礼盒,明白了。

相叶还没醒,擅自抢走了大半的被子,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一点门牙,没点大人的样子,。二宫慢慢靠近,慢慢地嗅到了清淡的竹香,他伸出手,穿过冰冷的空气,碰了碰相叶的上唇。

 

如果时间能就这样停住,或者我们就这样死去。

 

这样地喜欢他。

 

没有预兆,又似乎顺理成章的念头。

二宫怔了怔,看着相叶睁开眼睛,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早上好……”相叶打着哈欠说。

“圣诞快乐啊相叶桑。”

“啊……”相叶清醒过来,“nino的礼物!谢谢!我很喜欢!!”

“啧,我连个卡片都没写你又知道是给你的?!”二宫作势把他脖子上的围巾取回去。

“欸欸欸——”相叶的脑袋追上去,“绝对是给我的吧?!”

二宫咯咯笑起来,“昨天一定收到很多礼物了吧一个半个还那么计较!”

“kazu的当然不一样啊……”相叶把围巾绕回自己的脖子,“说起来昨天呐……”

二宫还在意着前半句的意味,继而却听得相叶说出了这样的后半句:

“我决定和玲花交往了……”

 

二十五岁的二宫早已忘记自己当时做了什么回应,但那一秒钟的滋味,他至今仍然记忆清晰。

一个陌生的名字,要代替他,拥有相叶。

刚意识到坠入恋爱的时候,便失恋了。

这样的滋味。

 

不能去参加这次出差。

二宫坚定地想。

无奈一整天里都没机会找相叶推掉,拖着拖着就到了当晚公司的酒会。等级有别,小社员之流跟部长以上的人没什么交流机会,大多数是不尴不尬地喝喝香槟,跟同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虚度光阴。

二宫先离开,在大厅等了一个小时后相叶终于是走下来了,跟另两个高层勾肩搭背晃晃悠悠地。

倒霉。

只得把另两位先送上计程车,再头疼如何跟酒醉的人谈事情。

谁知一回头只见相叶站得直挺挺的,波澜不惊地看着自己。

“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二宫君也早点回吧。”

“额……”二宫一愣,把人带到路边,“既然相叶桑还清醒着,那我就顺便说一下吧。下周四我有些私事处理,本想请假的,如果跟相叶桑去出差的话恐怕很难赶回……”

“既然知道我还清醒就别撒这种一点都不让人信服的谎啊……”

相叶没等二宫说完,继而微微俯身贴近了他的耳侧。

“你躲得那么明显,只会让我更多想。”

温热的酒气笼罩过来,二宫忙后推开一步,复镇定下来,轻笑一声,“呵,那可就是相叶桑自己的问题了吧,怀疑部下对自己有什么心思……”

相叶也笑了,直起腰来,转身离去,说:

“没办法啊,毕竟是,曾经那么喜欢我的部下。”

————————

哎乱一个月前开的坑七八糟无大纲,本来想写完全篇一发完,但掐指一算考试前后都不太有心思写字,就先扔上来证明存活吧,顺便让你们想我(不是

评论(9)
热度(190)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