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静谧年月

补海外多拉马时开的脑洞。毒有。Bug有。大纲没有。

刚赶完社团任务,身边的人却遇到了不幸的事。状态很差,大概这一周都还不能更之前的文。所以先不负责任地发这点存货。

————————

看到墙角的监视器亮着红色灯光时相叶的手还是滞了滞的,粘稠的血液未干,掌心湿滑,大包装的牛肉罐头“砰”地砸到了地上。

“怎么了?”货架另一侧,二宫迅速抬头看过来,压低声音问道。

“抱歉抱歉,手滑。”相叶皱皱鼻子,捡起罐头往背包一塞,朝外头看了看,脸色沉下来“啊,这就来了,咱们走吧。”

二宫听得也朝便利店的玻璃往外望去,只见两个体无完肤、摇摇晃晃的死体难耐地低吼着靠近,不出五米。

“啧。”他转身快速地揽了瓶机油,另一只手抽出了系在腰上的短刀,“走吧。”

 

紧靠店门两侧,等死体笨拙地把脑袋撞上玻璃,打开五厘米的门缝,一刀直穿眼窝捅至大脑,血液和脑浆迸溅出依然鲜活的声音。

 

一连串动作不到三十秒,两人干脆利落地解决了麻烦,回到车上关紧了门,才抱着扫劫回来的物资急促喘起来。

逼近加油站的死体不断增加,二宫把怀里的背包扔到后座,一拧钥匙绝尘而去。
高速公路上多半都发生过尸群暴乱,左不过一公里绝对已经堵死。他们一路沿小路来。

今天是进入静冈的第二天。

半晌相叶回过了神来,低头翻着灰溜溜的背包里的物资。残念。这次还没装满。

二宫似感应到了他的想法,半开了车窗透气,说:“够的。”

相叶努努嘴,“要不是刚才看到监视器的光,下意识心虚了一下……”

二宫知道他的意思,“都是没人消费的东西,拿来救两个大活人,总比放着给死体看的好。”

“嘛……”相叶笑了起来,“其实要不是怕太大声引来死体,我还真的很想试试砸开自动贩卖机的。”

“蛤?”

“想试试直接从里面拿饮料的感觉,每次都要掏硬币好烦啊。”

“所以货架上也有啊!”二宫道,“mets也有好吗谁让你就只拿纯净水!”

“啊啊啊mets!”相叶摸摸鼻子,“不过要mets也没用了啊现在……欸,啤酒倒可以拿点哦……”

二宫被他的脑回路绕得几欲晕在方向盘上,“可乐没用啤酒就能有用了?”

“当然……”相叶百无聊赖,用手指磨磨自己已经蓄了约莫半厘米的胡子,“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每一刻都挺有用的。”

正午的日头直打在小镇上,屋顶,沥青路,无人修正的草地,全都反射着刺眼的光。二宫眯着眼睛,觉得车窗外的景色蒸腾得有些迷幻。

果然还是会有些期待。

如果这一切只是一个梦就好了。

“呐!”

滑向黑暗的思绪被打断,相叶伸手把什么东西抵到了二宫的嘴边。

他皱眉看向相叶。

“Pino!”相叶道。

 

于是他又笑出了齿列。

 

 

距离动乱发生,相叶数着日子的,96天了。

他记得爆发的那天他正在工地出外景,但开场白还没讲完,入口处便突然出现一个行为古怪的工人,脸色惨白,浑身无力,腿却拼命踉跄地往前移动。在相叶身边接受采访的工头见状,请求了中止,走向那位工人去。

“齐藤桑,你没事吧?”

那位工人听到了,兴奋的迎向了他。

然后众人便看着他双手扣住工头的肩膀,脖子一歪,在肩窝一口咬下,在惨烈的哀号声中扯出一块模糊血肉。

两人扑倒在血泊,那位工人露出了后背,已只剩骨架和掉出一半的肠子。

惊叫,慌乱,逃跑。

但还是不断有人被袭击撕咬。相叶毛骨悚然得往后退的脚步也瞬间虚浮了,这种身陷战场般的狼狈恐怖,本是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体验到的感觉。

摄制组跟着一批工人想先搭升降机上未建成的大楼躲避,但相叶记得他在奔跑中途回头看见负责他的AD掉了队,背后还紧跟着一只狰狞的怪物,他没有思考便冲了过去,搬起AD不肯丢下的摄像机抵住那血盆大口,三人混乱厮打起来,突然之间他被甩到了一旁,头正撞上一旁轿车的车门,便只觉天旋地转,就此昏迷了过去。

那次昏迷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仿佛只是一场随时会醒的睡眠,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再度有意识的时候,他感觉被泼了一身的水,冰凉透心,全身无力,脑袋剧烈地疼痛,周遭环绕着那日工地里一般的凄厉惨叫。

堕入地狱的梦?

直到他在叫喊中听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快醒醒相叶雅纪!”

 

他猛然睁眼。

果真是二宫,就在自己床边的二宫。

“雅纪……”二宫惊喜,立刻俯下身来擦拭他脸上的水渍,声音极其沙哑,“抱歉……”

顾不上疑惑自己置身的阴暗狭窄的屋子究竟是哪里,他看着眼睛红得可怕的二宫,下意识地伸手去安抚,但二宫直接握住了他的手,将他的背扶起来,不顾扯得他一阵钝痛,与他平视着,努力冷静下来般说道:

“听着,相叶桑,现在我们要逃出这个地方,我们一路会遇到很多变异者……总之,一旦有看起来人不像人的东西扑向你,赶紧躲开,不要被咬到,也不能被抓伤。如果有人向你求救……也不要理会。记住,跟紧我。”

相叶完全听不明白,但着实被二宫的语气吓得清醒了过来,由着二宫扔给他一个旅行包,拉着他冲出了房间。

狂奔着的不止有他们。这个建筑的房间布局与小型公寓有些像,但顶上密封,走廊漫长,恐怖的嘶吼混乱似乎在身后逼近。相叶正有些疑惑有动乱为什么不干脆躲在房间里,面前的升降机前打开了。逃跑到这的人都停了下来。

厢里,一具只剩上半身的躯体,趴在一位白领模样的人身上啃噬着他的内脏。

相叶控制不住发颤,工地里的记忆顿时全部翻涌起来。

堕入地狱似乎并不是一场梦。

一声尖细的鸣响中止了他的惶惑。

子弹在那个枯皱的脑勺上钻出一个小洞,半张脸的血肉爆裂了出来。半具身躯应声倒下,血泊蔓延得更加迅速,从升降机的缝隙泻了下去。

相叶扭头看向紧握着装上消声器的手枪的二宫,那人脸上没有一丝震恐,也没给他接受这一切的时间,往刚被咬死的人脑袋又是一枪,把相叶推进了厢。

其他逃亡的人也踏着两具尸首涌进来,超载装不下的人被厢内的直接武力威胁,锁在门外。相叶被逼到角落,他光脚踩着了粘稠的血,二宫环住了他的腰,他不知为何地,丝毫不敢动弹。

升降机很快降至一楼,相叶看见门前的人都拿出了棒棍和刀,他感觉二宫往他手里塞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把军用的开山刀。“小心点。”二宫说。

门一寸寸打开,外面是一个空旷的大堂,三四十个变异者聚集在前台,拥挤向一个中心,大约是在抢夺一份美味。听到升降机“叮”的轻响后,它们纷纷张望向这边。


TBC?

评论(3)
热度(89)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