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 2016冬季连多《电波传情》番外SP

又名操碎了心的leader

感谢 @相叶腿毛也觉得萌萌哒 的点梗~而我,仿佛,又写偏了……土下座……

反现实的现实向,微微微的翔润

————————

同为团员那么多年,大野智觉得二宫并不是一个会做无理由的事情的人,虽然他表面看来随心所欲,见步行步,但再看深一点,那只不过是他的深思熟虑已经轻车熟路到没有痕迹。

所以。

“厉害呀你们,这点小事又上新闻了。”

录制刚结束,大野坐到沙发上,喝了口热茶。他身旁的是松本,自然也早知道这事,搭腔说道:“跑跑火车就能有这曝光率,好事好事。”

刚换完衣服回来的樱井坐到大野另一侧,以为自己少听了一段,“什么?谁?”

目光聚到一直没有说话的两人身上,他们仿佛事不关己,分踞两头的单人沙发,相隔最远。

樱井没说什么,拿大野的手机划了两下看所谓新闻,看毕,了无意趣地还了手机,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刺啦打开了报纸。

一时乐屋又沉默下来。

大野想起最近好像才被问过在乐屋里大家都做什么,当时他想想根本就是各干各的,但实话说出来的话多伤他们团爱的形象啊,不行不行。

是的,即便是看起来与世无争如大野,好歹还是在意这份工作的。一个组合能走到今天,一步步都靠经营,即使大家关系的确很好,但普通的好值得受到关注吗?值得大家掏钱吗?当然不能,他们五个人要相亲相爱,命中注定,非彼此不可。

所以。

“说真的nino,你这火车,方向有点奇怪啊。”

松本有些惊讶于大野似乎不打算放过这个问题,他抬头看看二宫,那人眼睛一点不离游戏机,不负影帝盛名好似没有听清问话般,从喉咙里意味不明地闷闷地嗯了一声。

其实松本不是没生过成员的气的,特别是这种时候的二宫和也,要么是冷漠脸,要么是发挥童颜优势装懵扮傻,太不上道了。他扭头去瞧瞧相叶,那人竟也是一脸不理世事地翻着杂志。

他于是就不忍了。

“我说你们最近干什么呢?我知道你们厉害,私底下不来往也能说得像同居,但有事情就得好好谈谈,干脆利落地解决,拖着总不是办法,二宫和也,你确定你这次一点也没有把个人情绪掺进去?”

被说穿了,二宫不装了:“这话等你敢跟樱井翔对视十秒再说吧。”

“……”

一旁大野智轻轻啊了一声,他这才想起来,是啊,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算什么,最要命的是松本润和樱井翔啊,可就在他开始有点偏头痛的一瞬间,樱井翔发话了,声音撞在报纸上,再反弹到他的脑瓜,更疼了的感觉。

他说:“猜个拳呗,输的人背锅。”

玩游戏的,翻杂志的,都停了手。
“哈哈哈什么啦……”大野以为他在开玩笑,笑着跟松本吐槽,结果只见松本挠挠脖子看向了相叶。

于是两人瞪着一人。

相叶先笑了出来,说:“你们这,弄的像夫妇吵架家长出面调和。”
长沙发上三人被这话一激都竖起了眉毛。

 

你知道啊!

 

“咳咳。”

突然,二宫清了清嗓子打断他们,头也不抬,说了句“さいしょはぐう!じゃん、けん、ぽい”。

手起拳落。

“我输了。”相叶说。各自收回手。

“……”

大野看着瞬间又回到各自忙活状态的乐屋,身心疲惫。

 

人是很容易被催眠的。所以大野觉得很多事情就是梗说多了,慢慢地被信以为真了罢了。

比如说相叶雅纪是二宫和也最好的朋友这件事。

说真的,番组上说私下去吃饭什么的到底是能有几次啦,只不过是把那一次翻来覆去讲几遍罢了。工作时就更清楚了,nino都只和我黏黏糊糊嘛。

所以在两周后的生日收到了相叶和二宫合送的全套海外多拉马时,大野看着他们,只能熟练扯出一个恍若从硬照上复制下来的笑容。

还合送呢,怎么突然又跟一家子似的了?

或许总武线二人組还存在着他暂时琢磨不透的变量。大野想想,换一个例子。

就比如相叶雅纪温柔善良体贴这个吧。

 

在三个星期后看到推上在刷相叶的广播的时候,他觉得录那天的广播的可能是个假相叶雅纪——

不是说好了输的人背锅吗?!!

大嘘って何なん??好了好了,现在是一个逢场作戏,一个谎话连篇,你们还要不要当艺能人了?啊?Leader的话也不听了吗!我的相叶酱……

 

看来自己作为leader而有名无实,是另一个令人信以为真的梗。

 

“你们。对。你们。”
排练结束,大野汗也没擦,指着二宫和相叶说道。

“去吃个饭,好好谈谈。”
被指的两人面面相觑半秒没有得到拒绝的机会,在大野的监督下胡乱收拾了下自己,被送到了料理店。

两人入座,小狗一样向主人茫然抬头,大野拧着眉毛什么也不说,只缓缓关上了门。

 

大野前脚踏出去二宫便猫腰缩在座位里开始苦战。

相叶心下笑笑,看吧,吃饭什么的对二宫和也来说只是换个地方打游戏而已。
点好菜,店员离开后包厢里又是一片沉默。相叶喝口水,看起手机来。
曾几何时还对更新换代飞快的智能产品有些抵触,没想到用起来还是适应得很快,这一年里已经有些依赖了。他有时会想对新事物的排斥会不会只是自己的懒惰和不安,或许跨出了一步后面就能顺其自然接受了。
但后来他觉得,就算是,他也不一定喜欢。不一定喜欢不再喜欢旧习惯的自己。
沉默持续到上了第一盘菜,相叶说了声我开动了,便先吃了起来,这时二宫终于抬起头,等他吃完一口,说:“我还不饿。”
相叶皱了皱眉,仿佛料理不对胃口,说:“其实我也。”他又吃了一口,“但是记进O酱的账诶,不吃好像又不太好。”
“……”

二宫翻了个白眼。拿起了筷子。

一口煎饺下肚,二宫笑笑,道:“也难怪leader着急,相叶桑,我说你的回应真是……绝对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听众认定是我恶人先告状啊。”
“是啊是啊,我那时就是想啊……”相叶边吃边说,一脸真诚,“再不济也就是真的有人会怀疑nino的人品嘛,反正你本来的形象就是这样不怕不怕。”
“喂喂喂!!”

“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相邻的包厢里,贴着墙壁的大野一脸严肃。这辈子没做过这种特工任务,头一回竟就这么错综复杂。

 

说好的逢场作戏呢?为什么突然那么热络了?

 

墙壁另一头相叶笑了好一会儿,突然又停下了,语气有些幸灾乐祸:“等等这都是nino起头的好嘛?!”

“蛤蛤蛤???”二宫出色的声音演技让大野眼前马上出现了他的无辜脸。

(.°ω°)。

(‘◇‘):“你看,是nino先在番组里说我在你的朋友间有人气的嘛!”

(.°ω°):“嗯。”

(‘◇‘):“哪有这回事啦,你的朋友是哪拨人我好歹知道一点。”

(.°ω°):“嘛,节目效果……”

(‘◇‘):“哪有哪有,才不是必要的!我不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说一起去吃饭的嘛!”

(.°一°):“……那怎样!就随口说说嘛反正也没人会讨厌你啊!!”
(‘◇‘):“……犯规!!”

 

大概可以想象相叶双手捂脸的样子。反正大野是捂着了。

突然没了谈话声,大野隔着墙听不见什么,半晌是二宫短促的一句“バカ”,从喉咙里颤上来的那种,甜甜腻腻。

被骂的人没有回嘴,话锋一转:

“话说回来,为什么nino不直接说其实那天是去我家了啊?”

大野皱起了眉。

“诶?嘛,开个玩笑嘛……况且——去你家我也没吃着饭!”

“还被吃了。”

“……”

“啊啊我错了nino你先别走啊不要浪费O酱的钱啊!”

大野的眉头皱得发痛。

“啧。”二宫的语气忽然变得无奈,“说起来,Leader啊……”

“O酱好像是真的担心我们的关系,我们是有点过分了。”

听罢二宫却fufu笑了起来。

“不是很可爱嘛~”

“嘛~倒也是呢哈哈哈哈哈哈……”

大野心里噌噌窜起小火苗,拳头一握就要冲过去隔壁,谁知手突然被拉住了。

一扭头,旁边并排贴着樱井,松本在他身后伸出脑袋,摆了个噤声的手势。

 

2016年12月18日,晚,10:17

广播里是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自言自语似的。

“那就这样呗,百分百地相信相叶桑吧。这样做也可以的,相信他也可以的我觉得。只是如果哪天我死了,我是肯定会变成那个湾岸的演播厅的地缚灵然后一直等在那,原因就是他说了要去吃饭嘛,他说了‘录完节目后去吃饭吧’这样,我的念头就没办法消失了嘛,我就只能抱着这个念想直到死掉,也就是说我已经决定了要在那里一直等下去了嘛……我会一直一直在那儿等下去的……”

 

最近Arashi内建了个三人的组,以便讨论团内某件重要突发事件。这一刻,全员上线。

 

S.S:呜哇这剧本写得真好。

MJ:啧,只要二宫和也想告白,什么掰不出来。

OHNO:好气哦!出来吃饭吧!!!

S.S:或许我们可以考虑一下把这两个星期的消息记录发到五人组去。

OHNO:sho酱好可怕但我采用了!!!

MJ:喂别惹祸上身啊笨蛋!!

S.S:Satoshi我觉得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比较好。

OHNO:????????


————————

写这篇超没自信……啊,首先因为大家都知道的,这个连多支线有点多,本来开的脑洞写了一半被推翻了……然后就是,正如爱拔桑所言:”你尽管写同人,甜得过官方算我输“……

真是痛并快乐着!!

最后给大家拜个不算太早的早年~

评论(7)
热度(138)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