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So Yellow 1. 有明功一×波多野卓巳

 #甜点店欺诈事件#

依旧起名无能,其实这孩子的文档名是【龟波气功】.

————————————————————————————

         “我怀孕了! ”

最后功一是憋红了耳朵,捏着嗓子尖声细气地用最快的语速扔下一句然后立即挂掉电话。一连串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果不其然地引起了波多野下一秒就要断气般的笑声。

耻辱感瞬间翻倍的功一怒而拍桌道:                

“笑什么啊你! ”

波多野满眼泪花艰难地扯出一个整句:

“真想看看高木さん的表情!”

“喂,你可记得要向人家解释清楚这只是玩大冒险!我可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哈哈哈”波多野在笑得不成人样之时终于捧着肚子缓了下来,“大丈夫大丈夫,高木さん应该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功一翻了个白眼,“啧,大叔的腔调。”

明明只是看在是老顾客的份上,打烊了还是给他做了份林氏盖饭,这家伙一时高兴又说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第一轮功一就输了,只能照波多野的命令给那位未曾谋面的高木さん打了个电话通报喜讯。

“女子力不减当年哦! ”

“……”

相隔两年再见面,好歹也在意一下气氛吧!别一出场就一副老子跟你很熟的样子。

想着功一便闷闷地吐了声“该打烊了。”

“哦。”

功一准备好的台词被意料之外的回复截住,一时竟有些空落。波多野倒爽快,提起公文包便站了起来。

“那去散散步吧。”礼貌周正地笑道。

“……”

突然又回到了意料之中的感觉忽然让功一有点想笑,最后还是做出吐槽无力的表情,不说一句地解开了围裙。

顺手拿了件外套披上,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回来再收拾。”

 

嬉闹的骤然停止让波多野不得不重新面对此刻的不真实感,半个小时前微微在胸中晃荡的忐忑,被眼前猫背前行的身躯稳稳地压下。

 

多年后波多野再回想起今天时,心中隐隐觉得,如果眼前的人此刻不是穿着那件蓝色格子衬衫,不是在相似的夜里久别重逢,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两年前最后见面的那个夜晚,功一忽然带自己到横须贺来看星星,结果也没什么特别的星象,某人只是坐在草地上喝得有些迷糊,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十几年来只是做无用功,在原地打转。波多野当时还不清楚他的故事,淡淡的问了句“怎么会想到找我说这些?”

“因为我没什么朋友啊!”

功一提高小尖嗓理直气壮地反驳。

他不知道自己泛着水光的眼睛在波多野的记忆里印得何其清晰,以致两年后的此刻,波多野都有些怀疑时光是不是一直没有前行过。

喝醉后没逻辑但坦率的样子可爱多了啊!

当波多野意识到那是告别时,功一早已自首。有明三剑客的事迹波多野是从静奈口里打听到的。

出狱的日子也是。

都一个月了,如果我不来,这家伙是不是永远不会联系?

波多野突然意识到,差一点他们也会萍水相逢擦身而过。

还以为至少是朋友了呢。

看着眼前微微猫背的年轻人利索地把垃圾扔进铁桶,盖上盖子的动作在空寂的小巷里没有一点声响。

波多野定了定心神,迂回了几番措辞,终于是被那人扫了一眼,而后惊讶地再次回头,就这么滞住了开门的动作。

“好久不见。”

波多野最终还是吐出不即不离的调子,好像只是同级生隔了一个春假在校道相遇的问候。

功一显然迟疑了。不知心里如何考量揣度此刻的情形,略带疲惫的眼睛里没有泄漏什么惊喜或不安,只是如波多野般不轻不重地道了句:“好久不见。”

说是认识了两年,但除却功一入狱的时间,其实只有一个月;说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其实也只是去gerogeclooney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说是久别重逢,其实也只是一个月里都等不到他的联系,今天下班突然特别想吃盖饭,于是就从东京开到了横须贺,好像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心血来潮吧——而这个人,时隔两年,会不会又换回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今天,打烊了?”

“嗯。”

“残念。”

拉开门。功一低了低头,昏暗中也看不出神色,只是用手背摸了摸额头,发出了个吸鼻子的声音,在波多野以为相聚行将潦草落幕时,柔软温厚地吐出一句“倒还有剩。”

于是时光在停止了两年后再度流转起来。

 

傍晚下了场绵密不断的雨,地上还残留着雨水,微弱地闪烁,像坠落了一潭星辰。早春的夜还是有凛冽的寒意,功一把手缩在口袋里缩起了身子。

“所以呢?我们是要走去看看今天交通事故伤亡人数是否为零吗? ”

“我们倒着走吧! ”

波多野无视功一无语的表情,情绪颇高的笑着,便转过身来面向功一,一步步后退起来。

猫背青年有些无奈,尖起嗓子说了句“你都三十一了吧大叔?”

倒也悠悠地转过身来。

走在功一身后,波多野忽然很喜欢这种感觉,用背影来回应,却用脚步追随,似乎距离间也是默契的相连。

但波多野猜想,这家伙没有联系,说不定也是没有自信吧?说透了就是对波多野也并不信任。

“这样很容易摔跤欸。”

“没关系,我走在你后面。”

“啧啧,你是要多受女生欢迎啊? ”

“嘛,还好吧。”

“哇哇,还真敢讲。”

功一抱起手用力弓了弓背,像配合吐槽,或许也是真的冷。

波多野“呵呵”地笑着敷衍。从见面那一刻起,心里便有些什么么萦绕着,呼之欲出,却捉摸不清。想问在围墙里的生活还好吗,想问这段日子能适应吗,一个人忙得过来吗……好像又不是……想问为什么隐瞒寻找凶手的事,想问为什么连个正经的告别都没有难道后会无期也没关系吗?

啊——简直像少女心事。真麻烦。

“欸……”

像是引导自己一样。

“干嘛。”

“嘛……忘了恭喜你,重新开张了,有明洋食店。”

“……谢谢。”功一抬头张望着夜空,“虽然最近都快听厌了。”

“也是呢。”

“……”

“不过,终于能回到正轨了,真的值得祝贺呢……”

“……”

“只是我吃顿盖饭的成本直线上升了,呵呵……”

“我不知道……”

“欸?”

两人间的对话即将沦入勉强维系的自言自语之时,功一才悠悠地开口,似乎终于划开了雨后空气里的沉闷湿困。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却打开了另一番黏重。

“……守着这个地方有用吗? ”

波多野小心地掂量着话语的轻重:

“……我看见了,你们的照片。十四年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是幸福的样子哦。”

功一顿了顿,地下了头,仿佛专注着后退的脚步。

但时间向前。过去的就是过去的。十四年前的流星羁绊住的人,似乎随着案件时效的到来一同失效。果然是没办法哪。

“……一切都不同了。”

功一轻描淡写地说着,一番苦涩上泛,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寂寞就说出来啊。”

波多野学着这般云淡风轻的调子。

没有。

否认的话就在嘴边,最终却被心里的一丝动摇拦截住,怎么也说不出口。

果然是寂寞了吗?

功一怔忡了片刻,摇摇头想扯个苦笑来关闭可怜模式。

却蹭到了什么失掉重心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波多野的声音在耳畔扩散出咖啡般醇厚的苦甜。

“总有人能分担的。”

¥¥¥¥¥¥¥¥¥¥¥¥¥¥¥¥¥¥¥¥¥¥¥

画风好像变了

不过节奏还是一样慢对不对(并不是好事

今天的我也如此话唠

突然越到两年后

所以周更是为了让民那体会时间跨度

评论(3)
热度(81)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