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Summer广州站春日光时间线混乱的repo

其实主要是记一下talking留点东西供自己活过三年

————————


毫无意外地从融雪之前开始。

小场景一点都没有影响灯光和背景的效果,或者说更让人有身临其境感了。

然后在我还只看到幽暗舞台上的几个人影时响起了“某夜/你离开”。眼泪就涌了上来。融雪真是整张专最喜欢的歌。没什么改动,但现场感觉那种力量和温柔强烈百倍,到“天地不慢不快/不好不坏”时已经是边跟唱边吃眼泪。

然后就是牧神搭上春日的列车,大家也一起跟唱了欸,不过大概其实也就是这首只有“啦啦啦”的歌能唱齐整首吧(×)。然后是日光,做了改编,前奏加了稍显激烈的吉他和贝司。然后整个气氛就起来了。虽然歌词还是太难跟不上(×)。接下来就还是逐一展现专辑的曲目。各站停靠的意境表现得美到不像话,深沉之余我团的游刃有余又让整首歌感觉很舒服。然后异次元的玫瑰啊,这首啊也是前奏一出就心都塌陷了,跟唱到哑。中途都没有怎么停下来说话,只是青峰老是去跟旁边的阿福闹。

专辑告一段落后,大家下台了一段时间。等待中播放了故事未了的花絮。天啊好像连那两场也跟上T T

大家回来后开始第二轮表演,一开始就是一首没听过的歌,一脸懵逼了一会儿后发现大家基本跟我一样懵逼我就放心了。忘了记歌词暂时不知道是什么歌T T然后这样两三首(都不知道名字又听太认真忘了记词宛如智障)之后,就是talking。

好像先问了哪些是广州人,然后全场举手。然后问那些不是广州人,然后全场举手。问了一两次之后主唱就明白了观众的套路。

问起广州有什么好玩的,然后点了前排的妹子回答,妹子说去我家!全场笑。青峰惊讶说去你家,去你家是要玩什么?旁边的妹子好像也附和说一起去,然后青峰吓到,我和她一起去你家玩?玩大富翁吗?要别人去你家玩你这是犯法哦。

结果车一开起来就刹不住,再点了另一个姑娘,也推荐了自己的宿舍。青峰问男生能进女生宿舍吗??全场齐答可——以——。

青峰就仿佛相信了,说,我们那边是不可以的欸,像我要进去啊都得带个假发。(然后好像阿福提到家凯)哦,家凯不一样他都翻墙进的。欸你们广州怎么都那么开放啊。

然后说起春日光,说自己也知道是苏打绿的专辑里比较被冷落的一张,因为它的内涵比较超然(骄傲状)。没想到牧神搭上春日的火车唱完后会有掌声,因为以前表演,像在台湾那场,完全没有人鼓掌,因为没有人觉得那是一首歌。

然后问有没有人是为了这张专特地从外地到广州来的。艰难听清前排人的声音后青峰复述出来:

上海?

北京?

乌鲁木齐?

丽江?

赣州?

塔克拉玛干沙漠?

马里亚纳海沟(听不清是不是这个)?

坐在中后区的我表示看到了一列轰鸣的火车从舞台碾过。

然后青峰转了话锋,问,你们知道世界上最大的海沟在哪里吗?

然后指向了馨仪。

馨仪没有mic,笑说了什么,青峰复述出来,我的海沟。

然后全场都被色胚团撩high了。

然后轮到馨仪来介绍下一part,是夏宇作词青峰作曲的两首别人的歌。首次演绎苏打绿的版本。很成功的安利。一首是许茹芸的最难得是相遇,一首是张信哲的柔软。果然很神奇啊,原唱都挺有点都市味道的,但在我团这里又变得寥远清澈起来了。顺便感叹夏宇的词。每天到底有多少人/死于心碎。

然后还有talking,开始前馨仪先打了个招呼,声音略软好好听。青峰说大家的回答都有点被酥麻的感觉了。然后他又突然指着屏幕说怎么屏幕在抖,拍到馨仪的时候就在抖。

然后大家望向远方摄像机问摄影师大哥怎么了。然后等了一会儿还是一直拍着馨仪,而且抖得越来越厉害。青峰说这抖的频率很奇怪哦。然后大家都懂了,爆笑。

青峰接着形容说这好像¥#@¥&#¥%?

讲了句闽南话。最后几个字听起来像像galang sui这样的音。然后他问有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大多数都不知道。然后他就开始解释,就是呢,台湾有个习俗,小孩子晚上睡觉容易尿床的话,大人就会切一些冷笋(?),然后夹在他的大腿间。

大家听了各种欸————

然后主唱各种大笑,说在香港的时候也跟他们讲过这个故事,然后他们真的一脸“真的吗?!”的样子。

我们就明白他在胡说八道了。然后他解释其实就是尿尿之后抖两抖的意思,笑得超开心。

台下就有人喊“幼稚鬼!”

主唱听到马上说,幼稚鬼?啊你们不就是喜欢我幼稚哦?

啊啊啊啊————说不出不喜欢啊生气!!

然后再来了两首翻唱。

有天地合!萨顶顶的歌里最喜欢的一首!摇滚版本超赞!开心!细想是跟春日光有些相通的歌呢。
接下来talking小威才讲了一下话好像。主要是说吃的啦哈哈,说了广东的叉烧很好吃之类的。
然后青峰去撩家凯。直接上手搂,整个身子靠在他身上,开始讲肉麻话,家凯配合,大家各种起哄。青峰说,你看大家好像很喜欢看我们这个人样子诶。然后越讲越肉麻,什么,刚才不是说在广州要去哪里玩,我就觉得有你在去哪都好啊。之类的。
家凯就绷不住了。
青峰就对观众说,他昨天下台后还说要不我们明天亲一下吧。全场沸腾,喊亲一个亲一个。结果青峰突然一转身,去搂着馨仪亲了一下。啊啊啊我还顾着多看两眼家凯!再看大屏幕的时候主唱和性感贝斯手已经分开了!人生走马灯里一定会有这个遗憾片段!然后主唱亲完还云淡风轻对阿龚说,阿龚别生气哦。

好气哦!(ಥ_ಥ)

然后说起家凯的孩子。主唱说有段时间家凯在培养自己的孩子让他能待在主唱家过夜。
然后大家又各种懂。
主唱又说,不过等孩子真的想留下的时候,他还是会把他带走的。大概是怕孩子跟我太熟。他都叫我青峰爸爸嘛。
然后话匣子打开了,主唱说孩子对家凯说话超搞笑,就大家都在讲话不听他说的时候,他会说(凶)家凯你不要讲话!
还有一次,说是有影片存档的,孩子说了,青峰爸爸!我跟家凯叔叔不熟!
主唱又爱演,全场笑死。

然后好像就是点歌了吧。被点到的幸运儿们啊啊啊。
第一首是女爵!开心fly!然后是我的未来不是梦,然后有被雨伤透,好好爱我,追追追,近未来!拾穗!近未来是热门我知道啦但还是好开心。唱之前主唱说今天大家那么热烈,看来我们势必是要回来的了。
然后在说点歌是最后一part时大家虽然有诶——但主唱嫌弃地挨着馨仪说你看我们说了会回来后他们都不怎么欸了。于是我们又重新演了一遍。
—接下来是最后一part了。
—诶!!!

陪你玩陪你玩。
点的歌唱完后真的就下场了,虽然知道会返场(喂)但还是有些揪心。然后满场喊安可。
然后果然是回来了。不。然后他们就真的回来了!
然后还是一轮点歌。一开始点到的总是没有在准备歌单里,最后选中了是我的海和十年一刻。
天啊是我的海!点歌的人我敬你是条汉子在离别倒数的时候主动求虐!?然后主唱就当然是唱到了,你知道我不想离开/你知道我有多无奈/如果时间一直走的那么快/我怎么对你依赖。
开始哭第二轮。
哭完,十年一刻还是要跟唱的。然后是山顶的黑狗兄。还好还好。欢欢喜喜地结束了。他们在“苏打绿!苏打绿!”的呼喊中深深鞠躬,然后背过身来跟全场合影。然后真的就挥手说谢谢和再见了。

真的。就。提前预习几次了嘛。结束那刻还是觉得猝不及防。

开场前段主唱和吉他手就半调侃说今天表现很好诶,都跟得上呢。然后鼓掌又很热烈,听的又很认真。主唱说你们是不是其实是临演啊。我们都笑。其实还是主唱自己也知道这张专被冷落的程度吧,把mic递给我们时都是很简单的词,听一遍就学会了。

主唱也有说这张专辑是他个人最喜欢的一张苏打绿的专辑。因为他讲了一些比较特别的,天地万物这样的(大概)东西,不是谁都能懂的东西。可能你到死之前一刻就会突然懂了吧。
其实我本来也还真的对春日光不太熟悉的,买到这场才强制复习了半个月,但认真听过几遍就真心开始喜欢这张专了。像小情歌的旋律带起全场最高的澎湃这样的事。无所谓好坏,还是存在的。不论是每场演唱,还是接下来的三年休团,他们为的都是能坚持去表达自己想说的美好的东西。或许这三年也能让他们身上的标签重新洗涮,在未来演绎更纯粹的故事吧。期待。等待。

 




评论(6)
热度(10)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