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一切阴差阳错都是命中注定(中)

话唠碎碎念时间

————————

6

最终还是不明朗。

彼氏さん到底有没有目击犯罪现场。

但虽然玲子也似乎没有任何异样,第二日清晨,二宫还是把她的水瓶从窗台撤下,用报纸包起来扔到了上学路边的垃圾桶。

没错,游溢着日光的水中闪耀着多么美好的幻想和悸动,但他害怕这样的行为,让他不得不承认,单恋的可悲。只能在黑暗中营生,偷偷摸摸的,渺小而卑微的……

尤其是在那样的阳光下——那个叫相叶雅纪的人如此光明磊落理所当然却又无可挑剔地站在玲子身边。天衣无缝般……

二宫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所以他不想输得太彻底。

7

但神様没有给二宫那么多时间惆怅——

昨天注意力都用在了躲避相叶上,忽略了玲子……

而今天一拉开自己班的门,二宫就马上祈求快被刺瞎眼——玲子手里的水瓶,竟然和二十分钟前自己亲手打包扔进垃圾筒里的那个……一模一样……

诶?

马上就买回了同款吗?玲子原来是个念旧的人?

二宫转念一想,完了,到底还是让人家多花了份钱,这件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了。二宫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让别人破费,于是马上开启隐身模式藏回角落的位置。


无论如何心里还是有些不甘与失落,就像寄生在蚂蚁身上的真菌猖狂地生长,把宿主弄得半死不活。放学铃一响二宫拿起书包就走,不料跨出门便碰上来找玲子的相叶,后者却没让开,也没跟从身后走来的玲子打声招呼,半藏在长刘海后的眼睛眨了眨,有些小心地问了句:“一起走吧?”

被堵住路的二宫扯起嘴角礼貌性地笑了笑,下意识地回头,正好看见玲子走近来朝她笑了笑,又把视线投向了相叶。

昨日的羞耻心今早的文艺痛顿时溃烂成渣,二宫只迅速被一个念头铺天盖地──

和这家伙成为朋友,未尝不是接近玲子的好方法……
二宫又转而看看相叶,想起昨天的种种,更觉眼前的人单纯至极,应该很容易接近……

这会不会有点卑鄙?

无论如何,身体已经很诚实地点了点头。

相叶马上弯起了眼睛:“走吧!”

“那个……”玲子跟上两人,“那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跟二宫君商量……”

于是变成了愉快的三人行。二宫顿时感谢自己的英明决策。

“玲酱,你想说的是什么事?”
两人被相叶带领着像理所当然一般就跨进了拉面馆,只好随遇而安点了叉烧面,二宫一直惦记着玲子说的话,但不好表现得太在意,相叶的话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二宫表面平静抿了口茶看着玲子。
玲子似乎想到自己要说的话就忍不住有些羞怯,笑了:“其实就是……一个月后期末的才艺比赛…我想试一下呢…”
二宫对此并不意外,同班一年,早就清楚玲子的歌喉是数一数二的,于是他回以肯定的笑,“玲子さん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嗯,玲酱从小就很会唱歌哦。”相叶自豪地说。二宫被“从小”二字狠狠戳了一下——原来还是青梅竹马呢。

 “很丢人啦别说了!”玲子马上止住相叶,转而继续,“二宫君,我听说你会弹吉他……所以,这次的比赛,我可以……请你伴奏吗?”

二宫看着玲子一瞬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直到相叶吸面条把汤汁溅到自己的手背,他才有些恍惚地,点了点头:“呃,其实也就学了两年,不知道上不上得了台面……”

玲子摇摇头:“二宫君谦虚了,这次比赛,我真的很希望能用吉他伴奏……不过如果二宫君没有时间的话……”

“有的!有的……只是突然被玲子さん拜托有些受宠若惊了……那……就请多指教了!”二宫保持着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在心里放起了烟花。

玲子高兴地笑了:“请多指教!”

二宫还正想回以微笑,一旁的相叶灌了两口汤,哈了口气,忽然喃喃了一句:“真想听nino弹吉他啊……”

 

8

脑子里还盘旋着那声猝不及防的“nino”,两人已经走进了地铁站。

不小心提起了漫画碰到了相叶的high点,于是那人滔滔不绝地就讲起了少年jump的新连载,车门关上的瞬间还在二宫背后说“说真的哦,杀老师的声音一定超可爱”,二宫突然觉得这场景与昨日诡异地相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相叶さん你现在应该在站台挥手说再见才对吧?!”

相叶一下停了嘴,侧着脑袋想了想,也瞪圆了眼:“啊!搭错了!”

二宫马上逮住了马脚:“…所以…相叶さん的家根本就和我不同路吧?”

“额……啊,那个,昨天,是去参加红白喜事来着,才搭这条线的!”

看着相叶装作平静却不争气地憋红了的脸,二宫不知该说是无力吐槽还是不忍心歧视天然,不过好歹,对手是这种笨蛋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成功吧……

回到家后回想着玲子的邀请,二宫刷着吉他把这两年里自己创作的曲子鬼哭狼嚎了个遍,直到被姐姐警告不是你死就是马里奥亡。但平静下来后胸中不禁还是有些不解,口琴是相叶的看家技能,玲子干嘛不干脆找他伴奏?而相叶,看着自己女朋友跟别的男生越走越近的倾向就一点不着急?

到底是真傻还是瞧不起?

不过第二天玲子递给自己一份谱子——伴随着不少人或艳羡或玩味的眼光时,二宫心中充盈的感动与虚荣终于带给他美好的实感。

二宫看着玲子的笑容,捏紧了谱子,他好像隐隐能看见,三个命运的齿轮终于卡到了一起,牵动着彼此慢慢运转起来。


9

玲子和二宫约好先各自练熟了曲子,一个星期后来合一遍。

放学后的三人行不成文地就成了定番,相叶课间偶尔来找玲子时也时常跟二宫打闹起来就忘了十分钟的概念,还多半揣着个相机来一副正经讨论专业知识的样子。一周时间里三人就渐渐熟稔,虽然很明显的,二宫还需要有相叶做桥梁,才能与玲子接近,但他也尚有些觊觎者的自觉——

人不能太贪心是吧?

并不是!

在面对相叶的时候,二宫果然还是不得不抗议老天回报他的太少——能忍这家伙的各种一时兴起和笨蛋行径,我应该加官进爵一世平安!

当初认为他私底下是个安静的美男子,是二宫十六年来最大的失误,这个人的怕生根本只是怕被讨厌,对任何人。所以只要当这种人确认了眼前的人不会嫌弃自己后,他们就会把之前闷起来的元气变本加厉地施展开来。

具体到相叶这个人的话,大概可以说是抖s。虽然在遭到足以把人生信念轰炸成蜂窝煤状的吐槽时,相叶总会咧开大白牙笑得“嘿嘿嘿”,但霸道起来却也理所当然水到渠成,比如说当他习惯突然把食物往你嘴里塞的时候。

“nino,竹轮!”

“nino,仙贝!”

“nino,文字烧!”

“nino,麻婆豆腐!”

“哇烫!啊!辣!!”

 

自麻婆豆腐后二宫倒再没敢喊一次烫──因为相叶在看到二宫痛苦的表情后说着“ごめんごめん!”就马上伸手过来抹干净他嘴唇上残留的酱汁,二宫的表情只能更为严峻。
但这种逗比剧场总能引得玲子发笑,二宫咬咬牙安慰自己能让女神高兴也算是功德圆满。

10

第一次在没有相叶的情况下和玲子独处,是在第一次的合作练习的时候。相叶有篮球队的训练,便只剩两人在放学后无人的教室弹唱。

玲子选的是柴田さん的「片想い」,二宫是柴田的饭,初见谱上的歌名时便既是惊喜,又是意外。

合了两遍,两人渐渐有了默契,二宫紧跟着玲子的情不自禁随时调整,配合度让两个人都有些吃惊。

玲子的声线比柴田さん要薄,更为清澈,但少了柴田驾轻就熟的慵懒,也更多了些青涩的执拗。阳光斜斜照进课室,勾勒着少女紧闭双眼,微微颤动着的睫毛。二宫突然觉得有些灼眼,赶紧移开了视线。

莫名的意外感终于明朗,在玲子忘情地唱着那一句时:

どうして あなたじゃなきゃダメなの?ダメなんだろう…

 

那个幸福的人,完美的人,被追随的人,竟闪现着深深的不甘与无奈。

 

休息的间隙,二宫问起了选这首歌的理由,玲子想了想:“因为喜欢啊。”

二宫笑道:“这个回答也太相叶了。”

玲子也笑了起来,歪着脑袋挠挠后脑勺:“牙白,被笨蛋传染了呢……”

二宫见玲子的动作又想起了相叶,笑得更厉害,但看着她甜蜜的笑容,一转念又有些惝恍——恋人们果然倒映着彼此的影子……

玲子是真的喜欢着相叶。

二宫想。

 

11

晚饭后仍是觉得心里乱乱的,抱起吉他来练起那首旋律,玲子和相叶的脸交叠着在脑海里转个不停。

姐姐拐进了二宫的小房间,看到笔记本还没关的校园BBS网页,顺手就刷了起来。

“老姐,别乱动我的东西啦……”

被称老姐的人完全知道了解弟弟本质上是个好欺负的小动物,头也不回地继续翻帖子,“哎呀,虽然毕业两年了我还是要关心一下母校的嘛。”

二宫无奈。只是自从玲子和自己一起参赛的消息传开,自己的知名度一下飙升,竟也成了八卦的常驻人物。不知老姐看了是个什么反映?

“哇,ニノさん你红了啊!”

果然……二宫叹了口气。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正好显示着罪魁祸首的名字。

“もしもし・・・”

“nino!怎么样?曲子?”

“啊……挺好的……”二宫听着相叶高tension的声音突然有些疲于应付,开了扬声把手机放到床上,又按起了弦。

“诶,nino还在练习吗?”

“嗯。”

“诶……”

老姐大概以为自己碍着小男生的谈话,端着笔记本出了卧室。但其实二宫确实没什么要说,眼看对话中断他也懒得去救。重复了两遍副歌的旋律,手不听话地弹错了好几个音。

半晌还是相叶开了口:“……nino心情不好吗?”

“……”二宫本想否认,但自知表现得太明显了,便随口编了个借口,“啊……来来回回练这一段都练不好啊……”

还以为相叶一定会用高八度的嗓音应援,不成想电话彼端一下没了声息,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几乎过了一分钟,二宫终于忍不住问了句“もしもし?”

“セーノ!”

紧接着传来一阵乐声,透过电话显得沙哑,但二宫马上听出来,是口琴。不同于钢琴的柔缓和吉他的疏朗,口琴的悠扬,飘飘地能把人带回昭和年代,原本在单恋中心痛的少女,似乎变成了已逾不惑的妇人,在黄昏回忆起青春往事,隐隐浮起了平静而释然的笑。

二宫一时觉得时间停止了流动。

曲终,相叶缓了缓气息,似乎笑了笑:“以后我陪nino一起练吧!”

沙软的嗓音似乎慢慢地往二宫的心脏里灌注新鲜滚烫的血液,一下子跳快了半拍。

好像有点懂了,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这个笨蛋何以被玲子喜欢。

“nino?”

“啊……”被叫名字的人恍过神来,掩饰住自己的慌乱,“电话费很贵诶笨蛋!”

“大丈夫哟~是我打给你的嘛~”

“噗,败家!”二宫被这人的脑回路彻底打败,干脆顺水推舟,“那,柚子,听吗?”

“嗯嗯,大饭!!”

“じゃあ、せーの!”

二宫说着便弹起了《いつか》,不过几秒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口琴音,认真地跟着自己的节奏。二宫不禁笑了起来,投入到这奇怪的合奏中。

いつか又どうしょうもなく 寂しくなったそのは

何にいても何をしてても けつけてあげるから

副歌部分二宫自然地就唱了起来,正好没有口琴部分相叶也不甘落后,两人唱着唱着还心照不宣地分了声部,扯着嗓子好好地无病呻吟撕心裂肺了一回。

最后是因为相叶穿过电话刺耳万分的破音而停止的,二宫笑得在地上滚了几个来回,相叶忍不住笑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辩解“演出事故什么的总会有的嘛!”

二宫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什么嘛你就是鸭公嗓别狡辩了。”

“我知道了!”相叶泄了气,倒不大在意,“那怎么样嘛?”

“什么?”

“以后,我们一起练习,怎么样?”

“……”还以为只是那人无心的一句场面话,没想到还惦记着,二宫有些懊恼,平时能灵活掌控谈话的自己,为什么总是抓不住这个笨蛋的思维走向,“不要。”

“为什么?!”电话那头果不其然地炸开了,却在这一句懊丧之后骤然静了下来。

二宫弹了几个音,没听到回答,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不客气,正要问声“大丈夫?”,那边忽而又传来了低低的一声“nino……”

“难道不觉得我们还挺有默契吗?”

似摸索试探着迷雾中的前路般小心翼翼,还莫名地透露着以为已被熟稔抹去了的生涩。

二宫一时不知该用什么态度来回应才不会矫情,却能显出此刻的认真。

沉默半晌,他最终是轻轻吐了一声“嗯”,一瞬有些无奈,到底是我攻略相叶,还是相叶攻略我啊?!

12

不过这样的温情在二宫心里没有维持多久。

三天后,新一期的校报出了。二宫翻了翻,影协的作品最后也只登了玲子的一张作品。

正好路经艺术楼碰到了会长,会长一见他就拍拍他肩膀说:“你那张照片我很喜欢哦。”

二宫浅笑着点了点头,“嗯……其实我刚才看见你挖鼻子了。”

会长闻言抽回了手,“fufu”地笑了两声,转了话锋,“但是,怎么你和相叶他们都取了同一个地方的景啊?而且相叶用的是你的相机吧?”

这下二宫有些惊讶了,“是啊,你怎么知道?”

“相叶的相机有黄昏滤镜,可是他交上来的那张照片没有效果——话说二宫君你就打算一直用普通的数码了嘛?”

二宫被戳中有些不服:“或许他那天正好就只带了部普通的数码呢~”

“怎么可能?”会长的态度认真起来,想着是时候有点会长的样子了,“那天开会前相叶还给我看过他的单反里的照片,虽然为什么他有那么好的相机不用我是不知道了——但是二宫君你总是玩票我倒是知道的哦……”

“等一下!”

后半句责怪二宫一个字也接收不到,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句“那天开会前相叶还给我看过他的单反里的照片”——

“也就是说,那天,相叶是有带自己的相机的?”

“是啊!为别转移话题……”

这个信息在二宫心里炸成无数碎片漫天凌乱地纷飞,回溯着记忆的轨道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天下午——

那我们放学后见!到你了!发给我就行了!我也走这边!我也是坐这条线回家的,在你的下一个站下车。我,我有见到过你哦……

相叶的话语在一瞬之间重播了个遍,最后定格在那人喊“二宫君”时恰到好处的笑容。

既然他有带相机,那为什么还要找我借?

难道是看出了我对玲子的……想制造机会宣告主权?

难道全都不是巧合——是算计。

二宫的心颤了颤,却无力推翻这个假设。

可是……

“二宫君?”会长又上手去抓住二宫的肩膀摇了摇。

二宫回过神来,发现比起被拆穿的恐惧,更清晰的,是昨天电话里传来的,沙哑的口琴声。


————

仍然是铺垫,为了那一个小小的梗说着说着就一万字了


评论(6)
热度(84)

© Tokage | Powered by LOFTER